【每週一篇.長篇樂評】誰說新舊 只有對立——謝安琪Kay Tse《憶年》閱評流閱評流

【每週一篇.長篇樂評】誰說新舊 只有對立——謝安琪Kay Tse《憶年》

2022-08-06|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La La La…La La La La La La…La La La La…
十三句「La」的哼唱,星期六的早上,應該是天清氣朗,怎能讓烏雲遮蔽著?久違了的好心情,是時候要撥開雲霧,解開愁緒。
不如,就跟著謝安琪,出外走走?
車子經過彌敦大道,平日我們總是在人群之中追追趕趕,沒有時間將速度減慢半分,以為舊的街角一直被新的高樓取締著。終於到了星期六,終於到了可以放慢腳步的一天。聽著謝安琪放輕了的聲線,沒有沉重的工作壓力壓著自己,抬起頭望一次,在登打士街至窩打老道,新的、舊的,原來一直也在共存著。
新和舊,一定是對立嗎?《憶年》,是要強行把舊的事物說成世間罕有、新的東西難以取代嗎?說到這裡,T-Rexx跟謝安琪不禁皺起眉頭——「新」和「舊」,只是相對性的概念,從來也沒有絕對的定義;然而新的舊的之間,也沒有互相排斥的特性,畢竟「新」是由「舊」累積而來。新和舊,一樣可以在同一空間出現,繪出最有層次的圖畫。
沒有被取代的不安,也沒有取代不了對方的怒憤,Kay在《憶年》之中就是一位旅人,輕鬆地、舒坦地在Cousin Fung創作的旋律裡溜達,留在最自在的音階,不需要繃緊地擠出高音假音,懷著舊的記憶,走進新的世界。即使Cousin Fung在編曲的時候,也添上了甚具八、九十年代的Synth和結構,聽起來卻不覺落伍。
與其壁壘分明地排斥對方的存在,不如拾回那顆互相尊重的心,尊重對方存在的權利,儘管沒有主動的交雜,也能拼湊出一幀摩登風景畫。新與舊怎麼是對立?也許吧,但最少證明了新與舊必須共存,才可以對立起來。
耳窩聽著的是憶蓮還是《憶年》也好,望出窗外,想著的,是新和舊交疊的景象:新的城市,舊的記憶。因為有舊的出現,才孕育出新…
—CLS 閱評流—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culturebeathaha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作者介紹
閱評流
閱評流
2015年踏上這無盡旅途,用文字品味廣東歌,每星期最少一篇樂評,與讀者益友講講港音樂。最心痛是,愛得太遲,一同保衛廣東歌這我們僅存的本地文化。
本文發佈於
來自香港的閱評流,每星期都會為各位朋友送上不能只有我自己聽到的廣東及華語音樂選擇。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 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