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me·偷嗑】姚以緹詮釋機器人直呼:壓力大 盼觀眾看《科學少女》思考如何告別

2022/08/18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攝影/林威
由台劇《神之鄉》導演莊景燊執導的電影《科學少女》,是台灣首部以AI為主題的作品,由盧以恩、王傳一、姚以緹、林暉閔等人主演,電影以AI人工智慧為主題,深入探討科技、生命與親子教育,詮釋人性與科技間的衝突與包容。
在《科學少女》中一人分飾兩角的姚以緹,除了飾演盧以恩的母親外,更首次挑戰詮釋搭載人工智慧的機器人「艾普洛」,她不僅得將肢體動作、表情及語氣詮釋的如同機器人般,在面對其他演員傳遞出來的情緒,姚以緹還要克制自己的情感,讓首次演出機器人的她大喊:「難度很高」!
姚以緹演機器人揣摩Siri 出演《科學少女》挑戰肢體硬邦邦
姚以緹首次挑戰詮釋AI機器人,從眼神到肢體都需要非常注意
(照片來源:《科學少女》粉絲團)
這幾年無論在電影或戲劇上,都有亮眼表現的姚以緹,這次在《科學少女》中,不僅得一次詮釋兩個角色,還要揣摩機器人來詮釋「艾普洛」這個角色,問到為什麼想接演這部片,姚以緹的回答出乎意料的單純:「就沒有演過機器人。」
但姚以緹坦言,沒想到演機器人比想像中更困難,光是在肢體上就下了很大的功夫:「有特別練習關節轉動,她(指艾普洛)的轉身、轉頭、拿東西,要熟悉整個身體構造後,把動作放慢、放大後呈現出來的機械感,所以每個動作都要有軸心感。」姚以緹說,除了肢體動作,包括眼神等,在拍攝過程中都會跟導演討論、一步步讓表演到位。
對姚以緹來說,詮釋機器人其中一個難關,就是「不能眨眼」
除此之外,機器人「不能眨眼」對姚以緹來說,也是一大挑戰:「眼睛超乾!而且很多次因為眼睛睜太久,一喊卡,眼淚就一直流、一直流。」至於語氣方面,為了更像是機器人,包括像聲音、語速、講話的咬字跟節奏感等,姚以緹都以siri為範本,務求讓整體表現更接近角色設定。
從出道至今其實詮釋過不少角色的姚以緹,不諱言這次飾演機器人對她來說,是非常大的挑戰,不只是肢體動作或語氣,就連情緒都要盡可能讓自己如同機器人般心如止水:「不只是肢體,還不能有情緒。」姚以緹解釋,過去演戲,都會跟對手演員有互動、有交流,但艾普洛不行,因為她是機器人,所以無法接受其他人類給予的情感:「但我自己還是接收的到其他演員丟出來的情感,可我就是要演一個無感的機器人,我覺得這個蠻難的。」
姚以緹詮釋機器人直呼壓力大 坦言演完留下後遺症
姚以緹表示,詮釋機器人不僅得注意肢體動作,就連情緒都不能有起伏
之所以要忍住情緒,是《科學少女》雖是以AI為主題,卻也呈現了人類情感,包括像親情或愛情,而姚以緹飾演的艾普洛,其實是以片中盧以恩已故母親的外型所打造,所以兩人之間有很多情緒飽滿的對手戲,但這對姚以緹而言,只能用機器人的方式來回應這些情感:「這些情緒張力很強的戲,其實我都很有感覺,但我只能表現得很無感,我真的是頭一次這樣。」姚以緹說,以前會觀察演員拋出來的反應或情感,但在這部電影裡,她只能不斷阻擋讓這些情緒流進自己心中,藉此展現機器人的特性。
姚以緹進一步解釋詮釋艾普洛的困難:「我覺得難度是我一直在克制自己、一直給自己限制,因為以前演戲可能會有很多發揮,或是跟對手交流,可以有很多其他的想法,或跟導演討論更多發展,但艾普洛就是機器人,所以只能在很有限的條件下表演。」
姚以緹坦言詮釋機器人,壓力不小
姚以緹坦言為了詮釋好機器人,其實自己的壓力不小:「那時候最大的壓力,是因為我好像很難去使用自己的器官。」姚以緹解釋,因為片中有很多特寫,所以肢體、表情,甚至是呼吸都不能太大,擔心若透過大銀幕播出時會很明顯,只能一直維持住角色狀態。
姚以緹也透露,就算拍完到家,連卸妝都讓她吃足苦頭:「艾普洛有化很多細節,像假睫毛、皮膚上要做出機械感,然後頭髮也都是膠,所以拍完回到家,卸妝、洗頭髮還要花一個多小時!」
姚以緹坦言,即便是下戲,也會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是否符合機器人
(照片來源:《科學少女》粉絲團)
在詮釋過這麼難的角色後,姚以緹直言有留下些後遺症:「因為在生活上就會提醒自己。」姚以緹表示,因為自己不管演什麼角色,都在會生活上練習像是思考、行為方向等:「所以演艾普洛的時候,沒事就在練習,洗澡的時候最明顯!」姚以緹說,因為洗澡是一個人的空間,而且會在洗澡的時候消化一整天的工作內容,所以拿蓮蓬頭、按沐浴乳都會有機械感,這種感覺直到拍完都還存留在身上一陣子。
詮釋機器人細節多 姚以緹越演越有靈魂
針對片中機器人的細節,姚以緹表示從讀本階段就經過許多討論,最終成為了電影中的樣子
《科學少女》是由科技部指導,東海大學、臺灣師範大學、東吳大學及大渡山學會共同出品,主要是為了藉由影像故事,將科技可能帶來的影響,呈現在青少年觀眾面前,藉此提升台灣青少年對數理科學的熱忱;因此,從劇本到演員的表現,都花了不少時間調整。
對此,姚以緹表示從讀本階段,就已經針對艾普洛這個人工智慧機器人的細節,做過不少討論:「因為機器人可以有很多種設定,所以我們讀本時有過很多討論,想找到一個共識。」姚以緹解釋,艾普洛在片中因為要照顧人類,所以有模仿人類的功能,那模仿的跨度可以做到多少?功能性有多強?劇本可以發展到什麼程度?這些都會影響到艾普洛跟其他人之間的互動,因此在讀本階段,就為了細節進行過許多討論,拍攝期間也不斷與導演討論後,慢慢呈現出艾普洛該有的樣貌。
連導演都稱讚姚以緹詮釋的「艾普洛」,越演越有靈魂
(照片來源:《科學少女》粉絲團)
有趣的是,在拍攝的過程中,連導演都稱讚在姚以緹的詮釋下,艾普洛這個角色也慢慢從無到有,逐漸生長出靈魂:「導演有說,雖然還是機器人,但覺得我後面越演越有真人的眼神、越有靈魂的感覺。」而這樣的狀態也很符合艾普洛可以模仿人類的設定,觀眾也能夠感受到,這台機器人在與人類的相處過程中,似乎逐漸有了不同的成長。
姚以緹演直播主好嗨 盼觀眾看《科學少女》思考:如何告別
這次在片中除了艾普洛這角色,姚以緹也在片中與盧以恩飾演一對感情很要好的母女,而這位媽媽「蔡宜君」,在片中設定是一位料理直播主,無論個性或舉手投足,都與冷冰冰的艾普洛是截然不同的個體,在詮釋上是不是會比較輕鬆?對此,姚以緹笑說:「也是蠻累的欸!」她解釋,因為蔡宜君這個角色很活潑、很溫暖,尤其角色的背景設定,又會直播教做菜,中氣十足、非常熱情,讓姚以緹笑稱:「角色情緒很極端。」
此次與姚以緹有最多對手戲的,當屬飾演她女兒的盧以恩,姚以緹也分享了拍攝過程中,讓她難忘的一場戲:「有一場吵架的戲,印象蠻深刻的。」
在片中與盧以恩有不少對手戲的姚以緹,對於幾場充滿情感的戲,仍記憶猶深
姚以緹表示,當初在開拍前的走位,她們就一直在找角色間的衝擊:「那場戲很重要,衝擊要大一點,所以以恩很辛苦,要讓情緒很大,然後我也要很使力的表達艾普洛的立場,但又要表現得很無感。」姚以緹認為,這場戲呈現出一般人類跟機器人吵架的場面,但因為機器人沒有情感,所以畫面看起來有些微的滑稽,卻充滿了情感的張力與衝突,這也是讓她覺得這部電影有趣的原因之一。
說起當媽媽,不免讓人好奇,姚以緹有想過未來會是什麼樣的媽媽?
姚以緹表示,若未來有機會成為媽媽,希望自己是個隨時保持好心情的媽媽,才不會給孩子太多壓力
對此,姚以緹笑說:「我期待的是當一個心情好就好的媽媽,因為媽媽心情好,家庭就快樂!」姚以緹解釋,不想給孩子太多壓力,一旦太過緊迫逼人,別說孩子不開心,就連大人都難受,所以希望未來能在兼顧媽媽及孩子的心情下,教育孩子。
在姚以緹眼中,《科學少女》除了有科普、有情感,也是個很好懂的故事:「它沒有在炫技,或是硬要拉一個很架空的世界觀,是一個蠻貼近觀眾的故事。」而且探討的議題也很多元,不只透過科學探討親情,也探討了失去:「當你面對失去的時候,你會怎麼樣面對你的人生?」
對姚以緹來說,希望觀眾在看完《科學少女》後,可以思考如何練習告別:「當你可能曾經或正在面臨失去,對你來說很重要的人事物的時候,學習放下、或是跟悲傷共處、怎麼找回生活,這都是需要練習的。」
credit
服裝品牌/Sandro
造型/ Charlie Tsai from 青春期影視娛樂有限公司
化妝/ Jimy Wu from Backstage Studio
化妝助理/ Sylvia from Backstage Studio
髮型/ Nelson Kuo from ZOOM Hairstyling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好•嗑電影》
《好•嗑電影》
獅子座的魯大叔,曾待過公關公司、媒體業。因熱愛電影而成立了【好•嗑電影】粉絲團,擅長看見電影裡美好的一面。 那【好•嗑電影】嗑什麼? 嗑,電影、嗑,娛樂 嗑,時事、嗑,心得 反正什麼都嗑,什麼聊!歡迎愛所有電影娛樂的朋友一起來聊聊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