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懷沈錦惠教授

2022/09/03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日前在Facebook上看到了一場公民培訓活動,平日不大投入公民議題,也不讀社會運動書籍,興之所至報了名。活動開場前在會場內發現一大櫃書,多數我都沒看過。其中一本引起了我的注意,書名叫《QBQ!問題背後的問題》。這是大學時期某堂課的指定參考書,課堂教授是令人敬愛的 沈錦惠教授,通常口語傳播系學生會親暱的叫“沈媽”,他也會親切的稱呼學生們“寶貝蛋”。
活動開始前,隨意滑了下臉書,歷史回顧跳出七年前的PO文,照片上是世新傳播大廈5樓,口傳系辦公室走廊上滿滿的花及貼滿小卡的研究室大門。那是2015年沈媽因病離世,我在自己FB上的貼文:
敬愛的沈媽:
畢業後每次回到學校
我總會敲敲您研究室的門
沒人回應時
我總會留下一張名片
名片背後留下幾行字向您問好
您百忙之中
卻總會撥電話關心
今天
我很失禮地沒敲門
我的新名片還沒印好
我只能呆坐在門口
想念
歲月是把殺豬刀,除了在邁入中年的我臉上刻下道道皺紋外,怕哪天當我得了阿茲海默,它把腦中的記憶也給殺了。今天,來寫寫我記憶中的沈媽。
2003年推甄上口傳系,面試委員其中一位就是沈媽。面試官針對備審資料內容提了幾個中文問題後,由於系上注重口語英文,面試時自然有考官以英文發問。英文底子不佳的我雖然聽得懂問題,但無法以英文回應考官。還記得當時場子瞬間冷了,我陷入慌張與尷尬,嗯嗯啊啊半天擠不出半句英文回應。沈媽這時開了口:「同學不要緊張,沒辦法用英文回答,你可以說中文沒關係。」我這才回過神來重新組織思路回答考官問題。雖自認面試表現不佳,最後竟幸運錄取。後來有次在研究室跟沈媽聊天時,我當面跟沈媽道謝,沈媽以他獨特笑聲呵呵呵地笑著說:「有嗎有這回事?」一邊鼓勵我說你加油。
口傳系分甲、乙兩班,當年還是小大一時,某天行經傳院大廈玻璃屋前小路,我被一位不大熟的乙班同學叫住,問我是不是某某某,我輕輕點了頭,乙班同學說沈媽在課堂上請全班同學傳閱我的某份作業報告,對於內容多有讚許。這讓我感到十分意外,自認不是用功認真好學生,報告作業多是應付交代,卻得到了老師肯定與認同,令我受寵若驚。因而開始有了一絲自信,或許,我沒有我想像中差勁吧?
到了大四,不知道畢業後要做啥。當時輔系資訊傳播,也有部分學分沒修完。既然對人生茫然,跟當時女友也有感情問題困擾,我打定主意延畢。當時必修課-口語傳播專題研究,授課教授是沈媽。期末考我突然失心瘋不想應考,心想反正要延畢了,那就乾脆擺爛在住處睡覺,反正注定要多讀一年,這堂課就讓沈媽死當明年再上。
口專期末考在早上結束,我也睡了一上午,中午開始聽到住處大門傳來一陣又一陣急促敲門聲,半夢半醒的我還在想誰那麼吵,一直亂敲門。倒頭繼續睡不搭理,愛敲就讓他敲吧,我繼續睡我的覺。敲門聲持續很久很吵,吵到我睡不著,我決定去看看誰在亂敲門,一打開門看到我大學死黨臉色鐵青站在門口。看到我應門後語氣不悅地說:「終於開門了?沈媽很擔心你,考完試拉我到旁邊問我你發生了什麼事,我說我不知道,沈媽請我傳話,他可以給你補考機會,週五早上記得準時去他研究室報到。我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但老師的好意你要珍惜。」週五我滿懷歉意地準時去研究室補考,本來會死當科目最後順利拿到學分。
畢業後幾次系友回娘家活動上,當寶貝蛋們小腦袋瓜打結時,沈媽總會耐心地以他的智慧及人生歷練,跟學生們一一分享經驗,給予提醒、關懷和支持。親愛的沈媽,感恩您總是那麼溫暖,要我們學會跳出框架與角色設定。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還記得您提過的典範轉移、語意脈絡及文化結構問題,因為您,我開始學著做批判性思考,在思考及批判時,也盡量帶著溫柔及耐心,一如您所展示的風範與高度。
親愛的沈媽,想您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John Chen
John Chen
蹲過乙方;龜過甲方;待過媒體;寫過文案;做過活動;拍過影片;玩過文創;當過小編;擬過政宣,不過小小新媒體研究生。洽談合作:[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