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我隔壁的體育系黝黑同學 7 我們在河濱,出櫃,擁抱

2022/09/06閱讀時間約 16 分鐘
對話框示意:「王杰睿:那個體育系同學」,『林鉑允:我』, "小義: 前室友"

週四早上台北在下雨,從窗戶看出去外面霧濛濛的一片。我聽著雨聲,躺在床上賴著不起身。今天早上的課就翹掉吧...下午會看到杰睿,這讓我感到不安,我沒辦法決定到底該不該和他喝酒,也沒辦法直接問他昨天為什麼不理我。
中午我撐著傘經過麵店,外帶了一碗陽春麵和幾樣小菜,早早到教室吃午餐。教室很空,不到十個人坐在偌大的教室裡,我的吃麵聲在安靜的教室顯得很突兀。
[同學,不好意思,請問你們組還可以加人嗎]一個上衣袖子濕掉的馬尾女同學走過來問我
『我們滿了,不好意思』奇怪,不是兩個人嗎,為什麼她的語氣不像是在找我和她兩人一組?
隨著紙碗漸漸的見底,小菜塑膠袋一個一個清空,教室愈來愈多人,小義這時候拖著腳步懶懶的走進來
『你來幹嘛』都第三週了,你又選不到,我傻眼
"我後來去問助教,有多一兩個名額阿,我選到了啦" 小義一屁股坐到我前面,轉身翻我午餐的塑膠袋
『吃完了啦,不用看』
『這堂要分組喔,你這樣怎麼辦』
"跟你一組阿" 小義一臉不正經的笑嘻嘻
『我們滿了,去找別人』
"八到十耶,你們這組幾個"
『八到十???』我一臉困惑的看著小義
"對阿,助教說的"
杰睿這時候也慢悠悠的走進來,在我旁邊放下背包
『欸,我朋友說這堂分組是八到十個人一組耶?』我對著杰睿說
「不是兩個嗎?」
「我去問助教」杰睿連坐下都沒有,就往教室前排走了

結果這堂真的是八到十個人一組,想想也對,這班八十多個人,兩兩一組要期中期末報告不就要輪到天荒地老。
我跑去問剛剛來找我的那位馬尾女同學,好在他們的人數很尷尬,所以一直湊不齊。剛好我們的人數也很尷尬,小義連忙去找助教拿單子,笑嘻嘻的把大家名子寫上去
可能是小義天生是個把氣氛搞熱的料,王杰睿到這堂結束下課的時候,已經沒有剛進教室的那種沉默和距離感了。我們整堂課都心照不宣的沒有提起前天的事,又或者是我自己想太多,他根本忘了那些事。
「喂你看,我有沒有變壯」杰睿拍拍我的手臂,打斷我在用賴和別人打字
『我哪知阿,而且我前天才看到你,兩天是可以變多壯』我沒好氣的看著他,他在演哪齣阿
「那你看我半年前」杰睿打開手機相簿,瀏覽著照片找以前的自拍
手機真的是萬惡的起源,你們(對,在讀文章的你)有沒有這種經驗?不小心讓搜尋頁面留著,就關掉手機,結果一解鎖手機被別人看到昨天在看的片子,或是不小心跳出不該跳出的通知...
總之,王杰睿一解開手機,畫面上是google的頁面,而那個頁面上,是G片網站。
而且還是我知道的某兩個外國G片網黃。
我裝作還在看自己的手機,假裝沒有看到他開手機的那一毫秒螢幕出現的奇怪東西,在賴上胡亂的打字。
硬是把驚訝的情緒擺在一邊,我很配合的看了看王杰睿半年前的照片,和他打哈哈的保證他絕對有變壯。那堂課下課後我和小義坐在教室聊天,兩個人有說有笑,大聊一些沒營養的東西。
我心裡大概有個底了。
王杰睿應該不是討厭我才沉默的。

週五早上我過的很廢,這幾天作息沒調好。半夜兩三點才睡覺,早上快十一點才起床。一起床就被系上同學約去吃午餐,迷迷糊糊衝去學餐,吃完再和兩三個同學一起騎到圖書館。
我沒有帶充電線,也忘記帶電腦,頂著電量剩12%的手機和兩本厚厚的參考書,硬是在圖書館坐到天黑
休息時間沒辦法用手機聽音樂,也不能滑IG。我盯著窗外發呆,下面一樓的學生們撐著傘來來去去,更遠一點的樹上有兩三隻八哥跳啊跳的
我好想知道杰睿在想什麼。

那天晚上和朋友在圖書館旁邊的空地聊天,我十二點多才到家,手機早就沒電了
一開手機看到杰睿傳了兩則訊息
Jerry Wang:「明天改成十點可?」
Jerry Wang:「不行跟我說 問問而已」隔了兩個小時多補這句
鉑允:『我都可以』

時間快轉到週六晚上,我晚上練完球,回家沖了沖澡,簡單換上寬版背心和卡其褲,騎到杰睿說的酒吧外面。杰睿已經站在騎樓下了,他沒有在滑手機,看看我又看看馬路
「嗨」
「你剛洗澡?」杰睿穿籃球服,袖口開的蠻低的,風吹之下隱約看的到身體輪廓
『你怎麼知道』
「香香的」杰睿在傻笑嗎?
『喜歡嗎,哥哥給你聞』我作勢抬起腋下貼近他,他閃也不閃繼續用憨憨的表情看著我
這間酒吧的酒單很特別,我點了一杯用伏特加當基酒,有鳳梨香味,我也不知道叫什麼的酒。杰睿點威士忌基酒,混合我也看不出來是什麼的深咖啡色玻璃杯
『你要不要喝我的』我們有些尷尬,不太確定怎麼開始話題
「好啊,那你喝喝看我的」杰睿把他的推來我面前,他的很烈,但蠻順口的
我們就這樣帶有尷尬氣氛的聊了一陣子,才慢慢地找回彼此的步調,杰睿突然話題一轉
「你知道我為什麼突然問你,有沒有被問過性向嗎?」終於聊到這個了,我好緊張
『不知道阿,你感覺有話想說』我端起酒杯,小啜一口
「我之前有時候會感覺,你好像在看我身體」
幹你娘
「那個眼神和我球隊的同學不太一樣」
我馬上端起酒杯,再喝上一大口。這裡燈光走氣氛路線,整間店蠻暗的。我知道臉紅不會很明顯,但是雙頰燙的不知道該看哪裡
『我的眼神...像什麼』我結巴,身體微微顫抖
「就是」
「好像在很仔細的看」
我低頭看著地板,有一塊高腳椅蹭出來的淺凹洞,盯著凹洞就不會尷尬,不會,不會緊張,不會緊張。
「我說這個不是因為不喜歡你這樣啦」
「我覺得...我好像不是異性戀」
我依然定定的看著地板的小凹洞,剛剛有一雙鞋子走過。
你在跟我出櫃嗎。
「我不知道可以跟誰說,所以那天問問你,但你在看劇,我不敢繼續問」
我終於鼓起勇氣抬頭,杰睿在搓搓手,他也很緊張,雙眼閃爍著看著我
『你想問什麼』我看了他眼睛一毫秒,馬上移開視線低頭看像他的胸口
「就...你也不是異性戀嗎?」他的胸口在微微的顫抖
『對阿,我應該是雙』我抬眼看著他,努力和他對視。他也接收到我的堅定,我們互視了很久,可能現實中只有幾秒鐘,但心裡的感受洶湧
「你怎麼知道自己是的」
『我小時候就發現自己會喜歡男生也會喜歡女生』那是國小的記憶了
「那你不會...」
「一開始不會很難接受嗎」我可以了解杰睿在講這些話要費盡全力,他很慌張,他覺得自己很赤裸裸
杰睿雙手交叉,用手肘靠在桌面上。拇指和食指很不安的搓著背心靠腋下的袖口邊緣,從側面看等於一直在把袖口拉開給大家看裡面,雖然我坐他正面看不到,但是很想叫他手放掉哈哈哈
『會阿,我會怕自己這樣會不會很奇怪,會不會被別人嘲笑,會不會一輩子找不到愛』我試著讓杰睿知道我也有他的不安。我知道不只我和杰睿,在看這篇文章的讀者也都有過。
「你聽我講這些...會不會嚇到阿」可能是酒精的作用放大了情緒,杰睿雙眼濕濕的,很脆弱的看著我
酒精不只放大的情緒,也放大的膽量,我是怎麼和這樣一個剛認識幾週的同學,用這麼快的速度熟悉彼此的?
『當然不會啊,你敢和我說這些我覺得你很棒很勇敢』而且我覺得這種坦白很性感...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裡,我們各續點了兩杯酒。我和杰睿細細的說我發現自己是雙性戀的種種過去。我們沒有多餘的身體碰觸,但是這樣談話的熱烈和坦白,我可以感受到心理上的滿足,我可以感受到我和杰睿彼此熟悉的程度在今晚提高了許多。
「要不要去散散步」杰睿喝的臉脹紅,頭歪歪的,用手背磨了磨我的手臂
『好啊,去河堤?』我其實不太確定我們能不能走直線,兩小時三杯調酒就變這樣,這種酒量好好笑。但誰在乎阿,我和杰睿第一次喝醉散步聊天耶
我們把車丟在酒吧外面,慢慢的散步到河堤。半夜十二點多,還有一些人在慢跑和騎腳踏車。杰睿攬著我的肩膀,和那天看展覽一樣的姿勢,但這次頭靠的好近好近
『你很喜歡這樣攬別人肩膀吼?』我摸了摸杰睿上手臂的青筋
「這樣可以趁機靠你近一點啊」杰睿又在傻笑了
「還可以...吃豆腐!」他突然滿滿的一把抓住我的胸,整個人往我身上壓
「奶~好~大~哦~」
『靠杯喔,沒你大』我用手壓住杰睿的手,你要吃豆腐就給你吃啊。但是不要揉,有夠癢哈哈哈哈
「來你摸我多大」杰睿拉過我另一隻手,貼在他的右胸上
「出力阿,揉揉看」他一臉酒氣的對我說
我張開手掌,用指腹描繪出胸肌的外緣,壓了壓整個胸膛。再把手指併攏成一直線,讓指尖交會在胸肌中心。再展開,再收緊,再展開。
「幹,叫你揉,不是叫你刮我奶頭」我其實沒有要刮奶頭的意思。但是,咦,嘿嘿嘿
『怎樣?』我不懷好意的笑
「很敏感啦幹」杰睿帶著酒氣講話很大聲,遠處有人在慢跑,前面有人騎腳踏車朝著我們方向
『你講話小聲一點啦,不怕別人聽到?』
「聽到我就喊性騷擾阿,有變態」
『不能變態?』我又收緊一次,這次刻意去找杰睿的奶頭,先指腹、後指甲的隔著衣服完整掃過
「靠邀,找椅子坐下」我和杰睿走的很搖晃,兩個人又一直在推著對方,還是坐下來好一點,這裡河濱步道也不算寬

我們找到一個長椅坐下,半夜一點左右,四周就只有零星幾個在運動的人。
「你摸我心跳,超快」杰睿坐在我左邊,兩隻手在身體後面撐著,袒著胸膛,腳張的開開的
我傾身貼住他的左胸,他的心跳力道很大很沉。現在早已分不出來是酒精還是緊張了,大概110下每分鐘,我抬頭對他笑笑
「幹嘛笑?」他突然坐直身體再往我這邊傾,我們兩個的身體從平行四邊形,變成三角形。三角形的尖尖是我們的頭,他在幹嘛
「我也要摸你心跳」杰睿把腳放上公園長椅,盤起腿靠向我,額頭抵著我的左肩膀,手在頭下面貼著我的左胸
「你好香喔」因為杰睿的姿勢,他根本鼻子對著我的腋下,這讓我覺得很沒安全感,而且很色。我往外拉了拉袖口,試圖遮住腋毛
『不要吵啦,不是要摸心跳』你靠我靠的好近,我一直喬身體,在壓抑自己不要硬,你的一隻手在我胸口上貼著,另一隻手就放在大腿上,碰到一點鼠蹊部,我好難壓抑...
我們就這樣用手貼著對方胸口坐著,兩個人都有點茫,兩個人都沒有再說話。我們的心跳非常重,彼此的臉愈靠愈近。我可以聽到杰睿的呼吸聲,感受到他吐出的氣息經過我的左胸和左腋下。那天晚上有一點風,我的袖口就這樣飄。有時候杰睿的呼吸會直接吹在我的胸肌皮膚上,有時候隔著衣服。晚上涼爽的空氣和杰睿的觸摸,我可以感覺到自己的奶頭在蠢蠢欲動。
從杰睿的領口,我看的到他身體的起伏。稍微把貼著他胸口的手掌往上移,推一推他胸口的布料。從我的角度杰睿等於被扒光了上衣,黝黑的胸肌隨著呼吸上下的動,盤腿彎腰的腹部有些皺褶,但他的體脂之低,這些皺褶根本是薄薄的紙
我偷偷搔他的腰
「幹嘛啦」杰睿身體彈了一下
『看這樣腹肌會不會出現阿』
「幹,廢話,不要鬧」
對,他腹肌一用力,皺褶馬上變成六塊,壁壘分明,一畝一畝田
我換了換姿勢,右手搭上杰睿的手臂。從肩膀摸下來,感受他的三角肌弧線。他的肩膀肌肉光滑又渾圓,小南瓜肩在路燈的光下渾圓可口。杰睿配合著我的撫摸,在肩膀用力,然後轉到三頭,再來二頭。練體育的身材真的沒話說,我們的動作好像片子的前戲,籃球服還穿在身上,兩個人撫摸對方的身體感受肌肉的曲線,感受彼此的心跳
那天的月亮很大很圓,我們兩個是滿月下的狼人。月亮在雲後透出來,我們就被月光攪亂一池慾望。我直到開始散步後才敢確認,原來我們心裡的感覺是互相的。這很傻嗎? 我賭對了嗎?
杰睿現在依偎在我的胸膛下,頭枕在大腿根部。側身面對我的下腹。像狼寶寶,我撫摸他的手,撫摸他的腰側。
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褲檔明顯凸起,他今天好像有穿內褲了,是怕自己硬會太明顯嗎?我沒有伸手往腰以下觸碰,其實杰睿的左邊腦袋抵著我幾乎全硬的屌,我知道他也感受的到,但我們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用手環繞著彼此,靜靜的擁抱。
這可能是杰睿第一次讓別人這樣看見他的內心,我不想這麼隨意的直接把性攤開在他面前,我怕他覺得我只是想打炮,我希望他信任我。
但也許可以問問吧,畢竟他都壓在我的屌上了
『你今天有穿內褲阿?』
「對,問屁啊」杰睿坐起身體,我趕快喬了喬自己的屌,讓形狀不這麼明顯
『你知道你那天去我家』
『我有看到你沒穿嗎』我們兩個都盤腿,面向彼此坐著
「幹」
「真的嗎? 我不知道」
「我很專心的要自己不要硬」
『那你知道你那天沒有成功嗎』我壞壞的笑著看他
「我這次也不用成功阿」杰睿突然伸出手,輕拍了一下我的屌包
「你也沒有啊」
幹。
我打了個顫
那時候已經半夜兩點多了,我挪了挪身子靠近他,把頭靠向他的胸膛。杰睿的手從我的袖口鑽進去,直接皮膚對皮膚,抱住我的背
「起來一下」杰睿手抽回來,推了推我
『幹嘛,有人?』我坐直身子,東張西望
「不是,靠過來」杰睿手掌包住我的後腦杓
『蛤我聽不...』杰睿把嘴唇壓上我的嘴唇,我話講到一半嘴型卡在一個半開不開的尷尬形狀。他就這樣固定了十多秒,慢慢伸出舌頭
我用舌尖回應他的邀請,包住他濕潤溫暖的嘴唇。我用舌尖推開雙唇,疊上的他的舌頭,兩個人慢慢的翻動旋轉。我輕輕咬住杰睿的下唇,舔過他的唇齒,上唇感受他的鬍渣,下唇伸進他嘴裡纏繞
我們的雙手笨拙的觸摸彼此。我深進杰睿的上衣,輕揉他的胸肌,用力的感受他的腹肌。腹毛在指縫間有些搔癢感,腰側的肌肉緊實分別。杰睿試探性的把手放在我的屌上,他的手完全不敢動,我用彈跳的屌來回應他的觸摸。他笑了笑,拉著我的手去摸他的屌。隔著褲子我摸的出來小杰睿的根部還在內褲裡,但整根幾乎掉出內褲外了,果然是待不住的傢伙。我手握住杰睿的屌,這次我終於握到了。從通識課廁所親眼看過,到安放在我房間地板上,這次我終於能夠滿滿的佔有它。
「我有點怕」杰睿害羞的說到
『我知道』我摸摸杰睿的頭
『如果你怕,我們可以等你想好再繼續都沒關係,我不會比你的速度還要快』我緊緊的抱著杰睿,就這樣抱了快十分鐘
我會想帶他回家,剝光他和他互吃屌嗎? 當然想阿。我好想在這裡脫掉他的上衣,吸吮他的奶頭,但我忍住了。這些慾望去找人約砲,都可以找到差不多的菜輕鬆做到。但這應該就是緣分吧,我不能這麼莽撞,他今天才坦白自己可能不是異性戀。
這時候突然有個阿伯健走經過,他看著擁抱的我們,看了很久。杰睿肢體僵硬的收回手,紅著臉把頭別過去
『阿北怎麼了?』阿伯的惡意很明顯,他眼神銳利,雙手交叉
然後他搖了搖頭,大嘆一口氣就走了。
這不就是杰睿最怕的狀況嗎,他根本還沒出櫃,我一股火冒上來,站起身要走過去和阿伯講道理
「不要、不要,算了」杰睿拉著我的手,他表情很無奈,很靦腆
「我們醉了,不要起衝突,不好看」
我坐下來,呆呆的看著杰睿
「走啦,我們慢慢走回去」

我和他慢慢的走回放車的地方,才知道原來杰睿住學校,四人一房那種。
『你要睡我那嗎』
『我沒有在暗示你什麼,只是怕太晚會吵到你室友』我真的很怕杰睿覺得我想占他便宜
「沒關係」
「今天發生太多事情了,我想要消化一下」杰睿看著我微笑著
我們在路口道別,我又一次品嚐著情緒,在晚風中騎車回到住處。這次的心情很複雜,夾雜驚喜、不安、雀躍和茫然。我自己都對於出櫃這件事這麼不安了,我再來要怎麼安撫他?雖然這樣的緣分讓我感到很幸運,但是我沒有太多戀愛經驗,我和他要怎麼走下去?我會不會走錯一步就失去杰睿了?
Jerry Wang:「到家跟我說喔  我剛到」
鉑允:『我也到了  在鎖車』
Jerry Wang :「今天謝謝你」
Jerry Wang:「可以認識你  我覺得好幸運」
我進房間,東西隨便一丟,躺在沙發上。
我也覺得好幸運
未完待續..

【林鉑允的私下紀錄】

這篇的內容很私人,打出來給大家看的感覺很...特別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練習書寫的二字頭男孩,在同性戀和雙性戀之間游移,喜歡用文字記錄生活片段。
坐我隔壁的體育系黝黑同學
NT169/次(單次購買)
大三剛開學的一堂通識課,一個黝黑的體育系哥哥跑來坐我旁邊。自此我們慢慢的認識彼此,探索彼此。開啟這場充滿青春與情色,男生與男生之間的戀愛故事。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