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唐天下群英傳-大野氏的過去】

2022/09/1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無忌,這八風營是什麼玩意,你可有眉目?」
弘化通守府,李世民看著近日平亂戰報的副本。其中齊郡張須陀破敵的報告,特別引人注目。
以不到萬人的官兵,擊破了左孝友的十萬山賊。而張須陀只稱:「列八風營以逼之,復分兵扼其要害。孝友窘迫,面縛來降。」
李世民自認讀過的兵書也不算少,但八風營是什麼,卻是半分頭緒也沒有。
這些,都是由李淵安排在楊廣身邊的親信,轉錄而來的副本。
過去李世民認為,父親是為了掌握反亂戰況,明哲保身才這麼作。但隨著金城一行,李世民的天真,也喪生在西涼了。
父親……或者父親身邊的某個人,一定有更大的圖謀。
李世民還記得,那一天父親的錯愕、悲傷。
下令要殺李世民,下令要活李世民的,肯定都不會是父親李淵。
李淵也是真的很震驚。
度過最初的驚慌,要逃出生天的世民下去休息後,李淵連忙去找傅奕。他最是關心的,便是玄霸已逝,天命是否生變。
「並無大礙。」傅奕半閉雙眼,道:「世民玄霸,本為左輔右弼,雖損之一,其勢不改。但該補上的,還是得補上。」
李淵不解,問道:「先生的意思是?」
「有唐一元。」傅奕淡淡道:「大人還請將四公子之名,也改為元,以補元霸之逝。」
李淵雖然敬重傅奕,但看他這樣一心一意,只在乎自己的兒子是否改名,不禁也有些奇怪。
「敢問先生,改名真有如此神效?」
傅奕緩緩睜開了雙眼。
身為一個老學究,比起賣弄高深,他更願意傳授大道拯救無知世人。
「名者,人之根本也。故魏天子登基,必設壇領受符籙,冠名為帝。」
傅奕知道,講學莫深,最好從學生感興趣的部分,舉實例說明之。
「爾後孝文帝受西域邪佛與中原腐儒所惑,改名換姓,廢除儀式。之後大人也是知道的,故魏便此一蹶不振,直至滅亡。所幸周文立國,重興道壇命名之儀,更讓功臣親信換回原姓,遂得穩定……若老夫記憶無誤,唐公本姓大野氏,可是?」
聽人提起舊姓,李淵的臉色有些不開心。
大野這個姓氏,他自己是沒有用過的。
李家,是被逐出大野氏的家族。雖然之後隋文帝楊堅允許家家自行號姓,但李淵仍是對這往事感到憤恨難平。
只因除了李淵,楊堅同時也提拔了大野氏的嫡子入宮。兩人同為千牛備身,聖上信賴卻不可同日而語。
大野毗,不,應該稱為閻毗的李淵族兄,堪稱書畫雙絕,更熟知各類禮樂技藝,時為太子楊勇寵臣,迅速竄升為車騎將軍。
或許也正因如此,李淵才會毫不猶豫加入楊廣陣營。
楊勇被廢時,閻毗雖亦遭牽連,但愛好享樂的楊廣上位,哪有不把這堪稱北朝康樂公的閻毗找回來的道理?
在李淵內心深處,重新得到大野氏的承認,恐怕比當上天子還要重要。畢竟當天子這種事,跟夢話也沒太大差別。
傅奕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大野氏內部這小小糾葛,他也是略有所知。此時故意提起,就是要讓李淵心思不寧而已。
這樣,才能避談楊堅再次宣布改姓一事。
楊堅可不吃這套,而一統大業,就是在楊堅手中完成。有什麼比這更具備「天命所歸」的呢?
傅奕可不是修道十年二十年而已的小道士。比起長年待在宮中的學者,傅奕更知道,所有的學問,都只能掌握天道極小的一部分。
所以當他讀到「能知三界過去未來一切事」的佛門世尊,當下自是嗤之以鼻。
傅奕甚至認為,魏晉南北朝三百年亂世,天道難測誨暗不明,就是這西域邪佛的緣故。
為了扶正世道,傅奕只能讓李淵當上天子,方能除惡務盡。
兩人相繼陷入沉思,倒是一時無語。
片刻,李淵方道:「先生意思,我該命建成設壇,為三胡兒改名?」
傅奕擺了擺手,道:「倒是不必,我先前已為元霸作法,如今應轉移到四公子身上,但胡字……」
李淵道:「三胡兒已滿十三,我們本欲命名為『劼』。」
邊說,李淵邊將字寫了出來。
「是了,改為元吉,當可無憂。」
李世民自然也收到了四弟及冠更名的消息。
「劼」字本是世民所起,希望四弟慎謀能斷,莫要像玄霸那樣毛躁……李世民完全肯定,父親身邊必定有某個人,在策劃著一切。
雖然不知道對方的布局是什麼,但總有些是李世民可以做的。
李世民隨即與父親提出,由自己替代玄霸,與長孫碧結親一事。
以元霸之名結親長孫家,卻不是傅奕的意見。傅奕僅僅是要求,改名附元之後,必須結親陰陽調和。是以,此時李淵忙著給四子元吉辦婚事,倒是顧不上世民的請求,隨他去了。
元吉的娃娃親是早就說定了的,所以也不可能讓元吉迎娶長孫碧。
李世民再赴大興高家,議定婚期,順便跟高家要求,讓長孫無忌跟著自己。高夫人本就不喜長孫兄妹,如今買一送一,划算之極,哪有不肯的?
長孫無忌讀過的書,那還真是不少,加上他性格謹慎沉穩,倒是讓李世民不時想起自己逝去的兄長。
有長孫無忌在身邊,也更讓人難以發覺,現在的李世民,其實是由李玄霸假扮而成。
除了傅奕。
傅奕觀星看得分明,那一晚,世民的本命星已墜,故立即通知李淵改名結親事宜。
結果回來的,卻自稱世民。
即使每個人都信,傅奕卻是不信的。
但他是李淵所養隱士,也沒有機會近身觀察,或是試探這個僅存的雙生子。
更不要說,李淵雖然沒有發作,但玄霸之死,也讓他對傅奕的信賴,減低了不少。
其實,傅奕哪有什麼轉移之術。要三胡兒改名元吉,也就是給李淵一個交代。反正李玄霸的輔星仍在,李淵要上帝位,那是十拿九穩。
傅奕人事已盡,但聽天命了。
也正因如此,任憑李世民明查暗訪,不再有動作的傅奕,那是怎麼也不會露出馬腳的才是。
不過,這個引起李世民好奇,卻無人知曉的「八風營」,就把這兩人連繫到一塊去了。
李世民問的是長孫無忌,熟知世民脾性的無忌,也早已先去問了弘化通守府上下。
恰巧有一老奴,曾送物事去給傅奕,便提起城內有此高人。早在世民發問前,長孫無忌便已問過傅奕。
「八風營,乃是以人體喻兵陣,八方風邪,狀似侵體,實則攻心。貌似無害,肺腑皆傷。」
長孫無忌一派輕鬆的回答,李世民自然很是訝異。
「無忌,你什麼時候也懂文了?」
長孫無忌笑道:「這是傅先生教我背的,他,很厲害,好像沒有他不知道的事情。」
李世民點了點頭,正默默琢磨著那幾句話,試圖想像張須陀如何以八風營克敵制勝。
他沒有忘記。
李世民的死,是因為他們技不如人。
也是計不如人。
就算可以找出幕後黑手,自己必須也要有足夠的本事收拾他們。
跟父親索要各地戰報副本,是因李世民知道,自己就算再練三十年武藝,也追不上薛仁杲。
終有一日,不管在哪個戰場上相遇,都要有能勝過西秦霸王父子的本事!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中國二十四史寫作計劃進行中
三百年分裂的亂世,魏晉南北朝,終為隋氏一統。隋朝如何建立,如何走向高峰,迅速敗亡,而李唐又是怎麼樣脫穎而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