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辱皆忘

2022/09/13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當受到莫名的打壓,受到莫須有的指控,受到誹謗讒言,人身攻擊,甚至趕盡殺絕,斷人衣食,人離家散,在這樣的處境,如何面對自己的人生?
陽明屢受朝廷忌恨讒毀,廷杖下獄,生死一髮;即使在他的晚年,被朝廷奸佞指陽明心學為偽學,反傳統、搞山頭,至死後三十九年始得平反。期間凡屬王門師友,無論是弟子抑或官員,一律打壓,甚至解職下獄。但陽明他與其他受害師友,都能夠坦然面對人生,不憤激,不怨悔,不尤人,不畏懼。只要時時問良心,事事憑良心,益信良知足以忘患難、出生死。無論什麼指控,無論身處絕境,都會把重擔平平放下,心境平和;甚至什麼問心無愧,什麼心靈傷痛,什麼公道自在人心,都已經不在念下,完全毋須介懷,而徹底寵辱皆忘。得,不以得為喜;失,不以失為憂。
其中有位師友叫南元善(1487-1541),正德六年(1511年)進士,歷戶部郎中,出任紹興知府。曾經數次拜訪陽明,殷勤問學,深得致良知教。於是禮請陽明先生於稽山書院講學,並刻錄《傳習錄》中卷。由於朝廷不滿陽明良知心學,不許私自纂刻,免誤正學(程朱學派),於是在嘉靖五年(1526年)在彙報政務考績時,被藉故罷官歸鄉。其後一直在關中講授良知心學。
大家想想,一生的功名(非指利祿),為官十五年,這樣就被罷官了,會有憤激嗎?會不甘心嗎?
然而,他在回鄉途中,去信陽明先生論學,至於自身遭遇,則隻字不提。
陽明回書曰:「…略無一字及於得喪榮辱之間,此非真有朝聞夕死之志者,未易以涉斯境也。」
如何能夠如此坦然面對人生?皆因有道德信仰,有文化理想,有政治抱負,有蒼生承擔。
(寫於2022年9月10日)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49會員
    767內容數
    現代人該怎樣看待儒學呢? 能替孔子說句公道話嗎? 怎樣做一個《論語》的明白人呢?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