便利店十八年 看盡社會鄙視鏈

2022/09/17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文學也有重生。曾經,兒時的我反覆讀了不少日本偵探短篇小說,似乎都跟車站、時間、月台有關;後來,青澀時代,我對日本文學的瞭解停留在家裡書櫃上被偷偷擠在邊上的《挪威的森林》和《消失的大象》。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已經是文革後的傷痕文學年代了,然而一方面是書籍中對性的探索,另一方面是文革中過來的讀者自己的恥辱感,因此,一邊讀村上春樹、渡邊淳一,一邊依舊要將這些文字隱藏起來,「性」是禁忌,不能寫也不能說。越是禁忌,越勾著懵懂少年的心。那時候的我也就這樣以為那些就代表了日本文學。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2324 字、0 則留言,僅發佈於書評•評書你目前無法檢視以下內容,可能因為尚未登入,或沒有該房間的查看權限。
你的見面禮 Premium 閱讀權限 只剩下0 小時 0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75會員
217內容數
不一樣的書評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