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北部》

2022/09/2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一、
台北始終是一座令人心累的城市啊。
光是身處其中,我就會感覺體力一分一毫離我而去,更別說行走在城市的街頭,穿梭在捷運的地下道裡,甚至就連搭車從這裡前往那裡都讓我疲憊。每一刻皆淹沒在數以萬計的生滅念頭匯集而成的深海裡,不管是清醒或是深眠我都在消耗,彷彿不將我榨乾不願罷休。
我搭上火車,在夜色中返回花蓮,踏入家門的那一刻,緊繃的靈魂才得以伸個懶腰,然後蜷縮入睡。
二、
在台北移動,像在流沙裡掙扎一般困難,想要找一杯好咖啡,更是難上加難。
尤其當你在估狗地圖上找到一間評價很高、裝潢靜雅的咖啡店,很想坐下來好好品嚐一杯咖啡,將自己暫時抽離工作和生活,恰好走路嫌太遠,坐車又太近,附近又沒有捷運站,那跟落在黑洞裡頭沒有兩樣。
這時候,你就需要一間喝了不會傷身又不嫌味道的咖啡連鎖店。
在花蓮,我從來不曾踏入任何一間連鎖店喝咖啡,那簡直是傷身又傷錢,我不願做殘害自身的事。在台北,一切方便就好,要求太多,反而很難在這座慾念鼎沸的城市裡生存。低下頭,專注眼前,別太在乎外界的紛擾,滿足於當下擁有的一切,似乎就能活得很好。
早上起床,到樓下買一杯連鎖店的咖啡,我感受到生存的小確幸。
三、
畢業後,我返回台灣,在北部短居一年,直到捐完骨髓後才落腳東岸。
那段時間,我像是被塞入一個小箱子裡,運送在一列不知駛向何處的火車上,奇形怪狀地存活著。我的身體狀況很不好,在那裡沒有認識的人,高樓大廈破土林立,整個地貌與我離開台灣時早已不復相同。我成天關在月租的小套房裡哪兒也沒去,我的世界不過四堵牆大小,幸好有一面窗,尤其早上有光,讓我多少還能感受生命的氣息。
捐完骨髓後,我終於搬到花蓮,一樣住在月租的小套房裡,能夠移動的距離不過兩個街口。所幸樓下是賣豆花的,三不五時我還能下去交際應酬,喝碗綠豆湯或豆花,跟每日排班的大姊閒聊美國的見聞,不像台北成天見不到人說不上話。每逢冬天,薑汁的甜香直接隨風湧入房間裡,聞到都會微微發汗,身心舒暢。
後來狀況好轉,我還能騎著自行車探索鄰近的街區,最遠甚至到海邊看海,或是山邊漫步。那種自由暢行的感覺實在太美妙了,那一刻我真真切切活在山海之間,不是迷失於恣意生長的人造建築群裡。
同樣住在約四步走完的小套房裡,台北和花蓮硬是不一樣。我不再是暫寄於某列駛向不知何處的火車上的其中一件行李,穿梭在抽象的城市裡,我是一個完完整整的人,雙腳站在土地上,奮力地活著。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行歌
行歌
人生是一趟艱辛的旅程,我把腳下的路行成了歌。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