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補習班老師
Pieces of O
Pieces of O

高中補習班老師

2022-09-22|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考完大學後和幾個同學一起回去補習班找老師說謝謝,離開他的辦公室時他站起來送我們,我剛好走在最後一位,他在我耳邊輕聲說,終於等到妳畢業了。
一開始都是一些小事,偶爾會幫補習班導師做些小雜工所以有比較多機會和老師接觸,上課時他唱作俱佳幽默風趣學識豐富,大家笑的亂七八糟時他會刻意看我一眼,旁邊的同學會和我說欸呦老師特別喜歡妳歐。也很奇怪,在那只是離開學校後到補習班的上課前的沒多久時間,總是有機會和老師講上幾句。
有一次好像某個學生的姊姊(她是個上班族,看起來可能近三十歲)來補習班了解一些事情,老師親自接待,後來他和我說,你看看她(那個姊姊)的穿著,看看她鞋跟的高度……然後對我說:「妳需要有個男人雕塑妳。」
高中畢業後已經談好了暑假去打工作招生,過程都忘的差不多了,只記得有一天(可能)下班後和他一起搭客運去南部(補習班老師不同地區都有班在當時是常見的事),進旅館前先去吃了個夜市,他買了一雙高跟涼鞋給我,說喜歡看女生的腳,然後只記得他和小攤販討價還價讓我在一旁有些丟臉感。
回到旅館,他好像要幹嘛,但非常的紳士,所以後來就只是躺著睡覺而已(我承認我記得的真的不多),然後我也沒很確定,自己是當晚就離開還是隔天自己搭車離開。
上了大學,應該聯絡就少了,但可能偶爾還是有講個電話之類(實在記不得)。十八歲的我非常混亂,終於有天爆發了一件事,整個人狀況很糟,隔兩天他要在台北教課,在他下課後我們約在車站附近的旅館。
我應該是和他講著當時遇到的各種狀況,這一次他動手動腳,我很不喜歡,他抓著我的手要去摸他的陰莖,我不肯,那他說那你捏我的乳頭。
突然我醒來,覺得這一切好荒唐,收拾東西準備離開時他對我說,你以為我喜歡處女嗎?
我看著坐在床上的他中年走樣的身形有如白色的死豬,想我在幹嘛,就走了。
那一晚有可能是我真正把自己敲醒的時候。前幾晚的混亂是另一種,但到了這天,就是這一切該停止了。

當時的我並不知道在想什麼,現在當然也想不起來。高中時好忙,社團,唸書,感情,補習班老師絕對不是當時的重點,但為何我找了他不只一次?為什麼會白癡到和他一起去南部?都是這麼開始的,好像被掌權者特別的喜歡,然後被特別的對待,接著自以為開始特別之後,就有種「我不一樣」的虛榮感。我突然意識到我可能從未想要和老師怎麼樣,難道只是想要一個替代的父親角色?或者整個過程是被他所導引的?他可以是我一個可靠有智慧的長輩?
和很多女孩子的經歷比起來,我想我幸運的多,頂多是被拉去捏了乳頭,其他的我還真的不太記得。剛剛查了一下Google,發現前幾年也有學生爆出來,看了一下難過起來,手法和高跟鞋都一致,只是她被強暴了。這二三十年間還有多少人?
對後來的我又有什麼影響?我還真不確定。只是這件事是被記住了。有些人一遇到狀況是慌亂,有些人會大聲嚷嚷,有些人是嚇得不敢作聲,而我是那種,突然腦子會變得特別冷靜的那種人。很久沒有想起這個人,我列下了一些覺得自己要記錄下來的故事,但沒想到原本想挑個(自以為)簡單的往事,現在卻有點難受。

當然寫這篇和前陣子,中部狼師校長的新聞相關。我的國中就在那所學校隔壁,年紀可能也算相近,還還看到以前的大學同學出來講話……。多年前有次和朋友聚會,不知道聊到哪個話題,我說到底有多少女生從小到大是安安全全毫無遇到侵犯長大的?當時我覺得自己有些激動,但在場的女孩子的表情,多多少少都有遇過。
被摸一下算不算嚴重?被言語侵擾算不算嚴重?小學時下課時間大家會圍在自然老師的身邊,看哪個女生會被他欽點到可以坐在他的大腿上,幫他在他臉上塗個什麼鬼(現在想想真的很誇張,但我隱約記得當時的失落感)。高中時有次和同學走在昏暗的巷子,突然聽到奇怪的聲音,原來是有個男人在角落打手槍。我嚇到立刻跑到另一邊,同學說,妳不要大驚小怪,那個人就是想看到妳這樣的反應。
打字至此突然有點疲憊,嗯,突然覺得這樣的書寫是好的,雖然會讓我情緒多了些,但,就當個清理吧。
感謝上天,我算是幸運的慢慢長大,也希望那些被侵犯的女生,現在,盡量,能好好的。
0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慢慢回來寫。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