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名字

2023/01/24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知在黑暗中待了多久,不知過了多少個日月. 少年除了叉魚補蝦升火之外,就是舞著他手中那根木叉練著招式或是打坐。
蛔蟲軍師對他道出感謝,他也無動於衷,只有那雙眼中的黃光閃閃像是在回覆般。之後才發現,這少年根本沒有言語的能力,只會發出嘶啞的叫聲。只有在必須時會用手勢和眼神表達意思。
“陸慧聰”三個大字刻在石頭上。軍師當時根本不期待小恩公會識字。亂世中誰有機會上私塾識字。了不起就識點簡單的字。更何況他雖身上乾淨,卻也衣衫破舊。卻沒想到少年看了一下後,接過石頭刻上,"死啞子" 兩字,就把石頭扔再地上,回去打坐。
驚訝少年居然識字,又看 “死啞子” 這兩字雖說不是寫的很好看,但有著龍飛鳳舞的美感卻也挺有特色的。看似木納又不會講話的少年,沒個名字實在可憐。軍師心念一動,就拾起石頭在 “啞子” 兩字旁再刻上三個字後就得意的下水洗澡慶祝。
在昏暗的環境裡,實在很難知道時間到底過了多久。少年總算睜開雙眼尋著木叉準備叉些河邊的魚蝦來吃。順勢看到自己刻的字旁邊多了 “史亞治” 三個字跡飄逸優雅的名字,鮮少展示表情的臉上,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喜悅。這時在清涼的地下水洗澡的蛔蟲軍師, 不知道史亞治微笑的一幕是有多難得。
0會員
15內容數
在未知的年代, 西域胡人在東征中原慘遭失敗, 帶著被俘虜中原人逃回遙遠的西域. 中原難民中的一個道人帶著衣衫破爛的敗兵殺掉看管他們的胡人, 又好不容易找到這隱密的山谷中安身立命. 難民厭倦了腐敗的中原也不願意融入他們怨恨的異族. 這時他們許下了宏大的願望, 並要他們的子子孫孫努力去達成. 就這樣過了快一千年後.....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