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連載】(Half) (文) 13.再次的緣分-黑雪公主誤入圈套12

2022/10/10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他右手掌的姆指,趁我癡呆症發作的時候,逃脫了我左手掌一時鬆懈的捆綁!服務員的身體,消失了!速度快得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活像是個倒掉的李文珠人型立牌,被人瞬間再重新立了起來。
我的頭搖晃了幾下!
我的天啊!
他重現了我 '幼兒園' 的最愛,飛高高!
儘管是錄音帶式的,在餐桌上,在茶几上,甚至是小學家長參觀日上台說幾句話的時候,我爸媽或大舅總是不斷地重覆播放著,這讓我常常懷疑起,我是不是還有個失散多年的弟弟或妹妹。
這個後遺症也讓我獲得了無數個獎勵,讓老師親自來我家送禮的,家庭訪問日。
我讓那些該死的臭男生的手掌,在靠近我的時候就讓它們結成冰磚!
最差的就只是從他們的臉上擠出幾滴水來而已。正常來說,他們都會拿到我,獨一無二的,專屬徽章,文珠齒模,就看當天的心情來決定它的落點。
而最好的那次獎勵,也是最後的一次,是警察叔叔專門來載我去吃餅乾喝涼水,此後我由飛高高女晉升為冰魔女,這就是我冰雪女王的前傳。至於那位同學,其實也沒什麼,我不過幫他的手指頭提早變長而已,他應該要感謝我的,不都說斷骨增高嗎?
我飛快地上升到,我們二個人的臉在同一個水平面上的時候,在那一剎那間,他的嘴角掛著一抹太過誘人的微笑,這讓原本妒忌而躲在他背後的陽光也屈服了。他那半邊臉正在閃耀著。
接著我,穩穩地,像是台 Spacex火箭似地,不是墜地爆炸的那次,正緩緩地垂直降落下來。而他那絕美的臉龐,正在接受上帝的召喚而離開地球表面。
然而,我卻沒有感到一絲絲著陸時的衝擊,即使是很微小的,我甚至懷疑起,我是否還在降落中?只是,幾根正搔癢著我的腳踝的雜草洩漏了天機。
我感到一陣暈眩,我不確定是不是他的微笑傷害,我只能盡力維持住我的頭不晃動。牛肉麵渣正在我的胃裡翻滾著,我吞咽了一口,但是我的身體卻是穩如泰山,這讓我很意外!
我的雙耳依然清晰地聽到那,冷靜不下來的小鹿亂撞。
我一向以冰雪女王自居,冷酷無情,冰男無數,身體半徑一公尺內的負60度C足以讓你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 我... 我26歲了,竟然和,報章雜誌上常刊登的,我大舅房間裡貼滿的,江南工作的美容室長要我們以他為目標的,電視牆裡走出來的,俊俏帥氣的男人,玩起... 飛高高!
天知道我多痛恨,那該死的飛高高!!!
看來,要破記錄了,原來今天才是最好的一次!況且他還成功了!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就是三
就是三
老子:「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 畢達哥拉斯:「三」代表和諧 亞里士多德:「三」代表完整 很重要, 要說三遍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