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參

2022/10/24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最近一直忙著聽胡希恕八十幾歲時講《傷寒論》的錄音檔,發現胡老講《傷寒論》,前後真的很連貫,為什麼這麼說?因為我看了好幾本白話解說《傷寒論》,總感覺一條一條的很散,你說條文之間不相關嗎?也不是,你說相關嘛,你也看不出個門道來。YouTube 網路上郝萬山的傷寒論影片我也看過,結論是整理的很好,可是對我而言還是一條一條的,死記硬背,自己所謂有是證用是藥,沒有思路的抓一個自己以為對的主症對來對證下藥,雖然很有用藥的實驗精神,但終究非正途。聽到現在,這是第一次看《傷寒論》生出《傷寒論》的辨證架構感覺,其中人參的用途大大刷新我之前模模糊糊的認識,下面整理胡老對人參的解說。
《傷寒論》第62條:發汗後,身疼痛,脈沉遲者,桂枝加芍葯生薑各一兩人參三兩新加湯主之。(來源:https://youtu.be/_RqzSkeYyvU
『那麼這個人參啊,它也並不是個萬能的藥,它就是健胃,健胃呀它也有證候,這個書後面大概有,理中湯我記著就有,什麼時候呢?就心下痞硬。這個《外台》說的明白,這是人參的一個主要證候,它治胃虛,胃虛到什麼分氣上呢?所以胃虛,我們要講瀉心湯的時候就有了。這個胃虛呀,這個邪氣,客熱邪氣就都往胃這塊來,客氣動膈嘛,膈就指著心下胃這塊了,那麼這樣子胃就是硬了,無論是這個水飲吶,或者是這個邪熱之氣呀,都跑到胃這了,這就合乎咱們這個《內經》上說的這句話,「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哪塊虛,這邪就往哪塊去,你這下或者發汗,虛其胃了,那麼這個邪氣就往胃這塊跑,於是胃痞。痞也就是感覺上下不通,而且拿手按著也硬,所以心下痞硬不可下,下之則死,這陽明篇上就有了,這到後頭都有。
那麼我們用人參呢,要注意這一點,這個人參不是萬能的,當然它也是與附子啊,都能夠促進這個機能沉衰了,拿著現在話說呢,就是代謝機能沉衰,但是用處各有不同的,真正現虛寒的這種證候,你非用乾薑、附子不可。那麼人參這個藥啊,它是苦甘偏微寒,所以這個在陰證裡可以用,在陽證裡也可以用。真正虛寒,寒得厲害,真正純陰證,人參不能用,你看那個復脈湯裡頭、通脈四逆湯、四逆湯都不用人參。用它的時候,它有一個特殊的證候,就心下痞硬,這個病人吶,他說心下痞,按著這塊挺硬,食慾不振,有一種胃虛的反應,這時候就要用人參。要是沒有這個證候呢,用著是有害無益,用什麼藥都這樣子。』
《傷寒論》第177條:傷寒脈結代,心動悸,炙甘草湯主之。(來源:https://youtu.be/RKb6kadwsX0)
真正的要到這個心臟衰竭,機能沉衰了,這個寒性藥是一點用不得啊。那個我們後頭講這個通脈四逆湯就是,那只能夠救胃,所謂救胃扶陽了,這個胃氣保住一分,這個人吶,生命可以挽回一分,要如果這個胃氣全完了,那人就是好不了了,所以那個他必配合四肢厥冷,他這個四肢厥冷呢,就這個血液達不到四末,那個基礎在胃,這個胃是水穀之海了,它胃一點消化作用沒有了,所以到那個時候吃這個藥不行了,這個藥(炙甘草湯),一點寒性藥也不能用了。《傷寒論》第149條:傷寒五六日,嘔而發熱者,柴胡湯證具,而以他藥下之,柴胡證仍在者,復與柴胡湯。此雖已下之,不為逆,必蒸蒸而振,卻發熱汗出而解。若心下滿而硬痛者,此為結胸也,大陷胸湯主之。但滿而不痛者,此為痞,柴胡不中與之,宜半夏瀉心湯。(來源:https://youtu.be/J50gkrd_h70
『它這個人參這個藥,我們現在有些人他老想吃參,它不是個萬靈的藥,人虛它是補虛。這個藥也有它的證候,這個人參補虛啊,它在於胃虛,而且現心下痞硬的這種情況才能用,這根據張仲景的這個書,我們平時用它呢,也是健胃主要健胃,如果胃實沒有用人參的,那不是一個好藥,那吃了有害無益。咱們說它補氣也有道理,這個氣就是津液,它是來自於水穀,化生於胃,你胃要不好,這個就是津液不行而氣虛啊,那個氣就指的津液說的,咱們上邊說「手足冷」就是的,這個手足冷,他的胃不行津液,津液不達於四末就冷。』
《傷寒論》第370條:下利清穀,裡寒外熱,汗出而厥者,通脈四逆湯主之。(來源:https://youtu.be/ZzvQLZoOHyo)
『「下利清穀,裡寒外熱,汗出而厥者」要用通脈四逆湯,這裡頭隱含著有「脈微欲絕」,它沒說呀,因為這個方子頭前說多少次了,所以我們研究它這個東西呀,就把這個方劑各條的這個論說呢,擱到集中看就好了,這個通脈四逆湯就是四逆湯,把附子乾薑增其用量,這個附子這個藥,附子乾薑這兩個藥,這就是人的這個生理機能極度沉衰了,你看心,這心也衰了嘛,非這個附子大力,它不能恢復的。這時候用這陰寒的藥物,一點也用不得,連人參都用不得,人參它微寒吶,那只有四逆湯這一類的藥,才能夠亢進它這個機能。所以這個咱們說這個四逆湯也好啊,通脈四逆湯也好,都有強心作用,這個強心作用在什麼時候?都是要虛脫這個時候,你看它這個書,你前後看吧,沒有到這個時候用人參的,所以咱們拿人參湯治這個病,一治一個死。所以咱們通過臨床啊,應該否定的就把它否定了,肯定的就把它肯定是對的,所以咱們這些年臨床遇著了,這個用獨參湯,下回還用獨參湯,那個死了,這個跟著走,他也不覺,真是這樣子,這我見著就多了。』
《傷寒論》第69條:發汗若下之,病仍不解,煩躁者,茯苓四逆湯主之。(來源:https://youtu.be/_RqzSkeYyvU
『在霍亂篇有這麼一節,它說「惡寒脈微而復利,利止亡血也,人參四逆湯主之」。那麼這句話什麼意思呢?它本來講的是霍亂呀,霍亂是上吐下瀉,耗損人的這個津液是最厲害了,損津液就損血液。那麼後來這個人就是雖然不瀉利了,脈微,惡寒得厲害,說這個病沒好啊,不吐不下了,可是脈微而惡寒,而又復利了。霍亂好了,現在又下利了,完了,他底下說了,「利止」,說是呀霍亂這個利止,那不是真好,那是亡血也,那麼在裡頭就是咱們說脫水呀,他沒有可吐可下的了,所以他當時利止,但是病沒好,所以脈微惡寒,這個霍亂篇裡要詳細講的。那麼這個呢,他是亡血了,我們方才講了,這種亡血就不能用生地了,它是陰寒吶,惡寒脈微而復利,以前霍亂這個利止呀,那就是無可利而利了,那就是沒有什麼可利,當時是止住了,可是這個病它沒好,所以脈也極微,脈微者亡陽也。這個亡陽指的津液。那麼現在又利了,那就是這個病不但有陰寒,而且陰血也虛到家了,所以這個地方你要想法這個滋津液、益血液,只能健胃,他怎麼?他是陰寒證嘛,在四逆湯的基礎上只是能加人參,那生地、麥冬簡直就是不行啊。
所以這個地方就拿《醫宗金鑒》,《醫宗金鑒》這個書是太醫院,滿清的時候,那都吃俸祿的人,他們也瞎鬧啊,他們說這就不對,這個附子、乾薑為大熱藥,這個亡血怎麼能吃這個東西,其實他是不明白,這個亡血要看怎麼一個證候,他是陰寒的證候的這個血少,你吃寒性的滋陰藥啊,那還不讓他死呀是吧,所以他就拿《醫宗金鑒》也這麼說,那正是這個陰寒的津液虛、血液虛,同時還得治陰寒,咱們說是回陽啊,還得用四逆湯的基礎,那麼血液哪來的呢?就健胃,他胃氣不復嘛,胃氣一復,那水穀之氣一行,這個血液馬上就恢復了,它這個不是,所以它是用四逆湯加人參湯,治陰寒而血如注,它用這個方子。』
我記得好多年前我上過張步桃先生的課,買了一套《醫宗金鑑》,張老師上〈補名醫方論〉第一個方就是獨參湯,濃煎頓服,這是救大命的藥,這是我一直留著的印象,然後我上黃師的課時,他說他老爸就是吃人參吃太多吃壞的,過與不及,補藥歸補藥,用的對就是補藥用的錯就是毒藥。我對人參的理解是補氣,氣有固攝作用,例如《醫寶金鑑‧刪補名醫方論‧佛手散》的注:『若夫氣虛難產,產後血脫,唇面黃白,少氣煩亂,動則昏冒,若誤與此,反致立敗,則必倍加人參,速固無形之氣,以救有形之血也。』
看完胡老對人參的解說又想到一個例子,也有一位年紀大的患者因為寒證感冒吃了西藥後吐了一陣,接著嚴重氣喘氣虛後來吃陳士鐸的定喘神奇丹:
人參2兩,牛膝5錢,麥冬2兩,北五味2錢,熟地2兩,山茱萸4錢。
治痰氣上衝於咽喉,氣塞肺管,作喘而不能取息,其息不粗,而無抬肩之狀,屬氣虛而非氣盛者。
據聞人參開到四兩,而且這方麥冬性涼二兩很重,最後是沒救起,但是現在根據胡老對人參的解說,我有點懷疑這藥開的到底對不對,因為我理解的消息患者是寒證也就虛寒證,如果真是這樣,那恐怕真的是吃錯藥了。所以藥沒有好壞,只有對不對證,胡老講求的是方證辨證,才有是證用是藥,如果我們看一個危重症的人很喘,就冒然開方吃定喘神奇丹是否辨證確實?真的要好好想一想!以上就是我目前對人參的理解了,大家參考看看。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MRL-TCMstudy
    MRL-TCMstudy
    若人以陽氣為本,則健康為生活之本(人生後半求善終,疾病養生自己修;傳統醫學勤學習,自在輕鬆樂活遊!)老祖宗的東西超越所謂的科學!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