檢舉內容
念念梁羽生

2022/11/01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中學時與同學一起看武俠小說,我們都喜歡金庸。此外,我更愛梁羽生。梁羽生筆下知名的三大主角:張丹楓、金世遺、白髮魔女練霓裳,與我彷彿是熟悉的朋友。
張丹楓儘管行走江湖,仍掩不住文質彬彬和貴氣,與許多豪邁不羈的大俠相較,個人特質相當特出。他恐怕是武俠小說最愛哭的大俠,動不動狂歌當哭,甚至當著別人面前哭泣,自稱:「亦狂亦俠真名士,能哭能歌邁俗流」,看來只要有精彩的說法,愛哭也是很不俗的。成年男子愛哭都沒什麼,我也未必非要活成社會期待的模樣。漸入中年才瞭解,愛哭或不哭其實並不重要,蒼茫世間,活的自在相當不易,無所謂俗與不俗,只是人生選擇罷了。
我最喜歡金世遺。年少難免有叛逆的念頭,飛揚跋扈的他,動輒譏諷對手「米粒之珠,也放光華」,我平常可是不敢亂說話的。金世遺將自己的詩掛嘴邊:「人間白眼曾經慣,留得餘生又若何,欲上珠峰摘星斗,填平東海不揚波。」自傷又豪氣,非常有神采。金世遺在《冰河洗劍錄》「改邪歸正」,成為真正(且無聊)的大俠,我當時對梁羽生埋怨失望,為何親手扼殺筆下最精彩的人物?若能留下金世遺永恆的叛逆形象該多好。現在才瞭解,英雄歷經辛苦磨難,終究要回歸平凡,這才是完整的路程。
很難決定喜不喜歡白髮魔女鍊霓裳。她武功高強,總是救人,而不是等人救,自己決定而不是被決定(雖然決定未必全都高明),我喜歡這一面的白髮魔女。為了情傷一夜白髮,十分淒美,也不壞,但對象竟是溫吞無趣的卓一航,讓我倒足胃口,白髮魔女挑男人的眼光實在不好,應該耐心尋覓更出色的伴侶。昔日少不更事,自以為鍊霓裳與卓一航不適合。然而,感情沒什麼道理可言,適不適合他們自己決定就好,外人無須說三道四。
以作品論優劣,梁羽生確實比不上金庸。金庸小說屢屢被改編為影視作品,代代不絕,梁和其他武俠小說作者,即使曾風迷一時,熱潮卻未能持續,無法吸引一代又一代的讀者。然而,縱然梁羽生不夠好,我還是喜歡。青澀歲月難免有些不足為外人道的心事煩惱,當時幸好有梁羽生相伴,還算安穩度過。張丹楓、金世遺、白髮魔女,早已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