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情(8):樹下的心願

2022/11/23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第三天,冰冰起得比雞早,就守在院門口,打算徹底阻斷朱厚照接近連城墨的機會。
「一大早的你來幹什麼!?」冰冰叉著腰向來人喝道。
「傅公子起身了嗎?」張永小心問道。
「趙安又想幹什麼?」
「不是,我家主人昨日落了水,夜裡發起了高燒,至今不退,這會兒已經不省人事了……」
「那就請大夫看啊!找我家公子做什麼?」
「這莊子地處偏僻,上哪兒找大夫啊?傅公子家裡不是行醫的嗎?若能過去給把把脈什麼的,興許我家主人就退燒了……」
「想得美!」冰冰截斷他的話,「趙安就是想騙我家公子過去……」然後占他便宜!
「沒有的事,您快向傅公子請示一下,救人要緊啊!」張永好聲好氣地哄著。
「好啊,我現在就過去揭了他的皮,讓他冷靜冷靜、退燒退燒!」冰冰挽起袖子,決定去找趙安斬草除根。
張永急得大叫:「不行啊,您不能去!得傅公子去……不是,您別走啊冰冰姑娘……傅公子!你快出來呀!」
張永不知道是該找連城墨,還是該阻止冰冰,整個人急著團團轉,只好先追著冰冰去了:「冰冰姑娘,等等我啊……」
兩人走遠後,連城墨出了屋,走到院門口,滿意地點點頭。
就該讓冰冰看清楚那無賴的真面目,省得她一天到晚牽腸掛肚的。
裝病嗎?待冰冰過去,我看你怎麼收拾?
可當連城墨轉身回屋時卻愣住了。
朱厚照就站在他房門口朝他招手:「傅成勛,我等你很久了,你在腹誹什麼啊?」
朱厚照一身勁裝,身上背了把大弓:「咱們今天打獵去!」
連城墨腦中緩緩升起了「調虎離山」四個字。
「趙公子若是不方便,也可以把金子折成銀票給我。」連城墨道。
「唉呀,你怎麼又談錢?咱們感情都還沒談好呢!」朱厚照走近了他,眼睛笑成兩道彎彎的月亮。
「那兩匹馬就送給趙公子好了。」連城墨懶得理他了。
「講到這個馬呀……」朱厚照突然就衝了過來,挽了連城墨的手臂就跑,一邊吹了個響哨,樹叢後應聲跑出一匹白馬,向二人奔馳而來。
連城墨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就被朱厚照快速擄上馬,等他回過神來,人已經坐在朱厚照身後,白馬跑得賊快,逼得他不得不抱緊朱厚照。
「我這匹寶馬才真的是值兩千兩黃金!」朱厚照讚嘆。
連城墨發現自己又中招了。
「就是這棵樹!」朱厚照和連城墨站在後山一棵大樹底下,指著大樹道。
連城墨左看右看,覺得此樹除了比一般樹木粗大個幾倍之外,並無過人之處。
「這樹有什麼特別的嗎?」連城墨問。
「它叫『包君滿意樹』,只要誠心誠意在樹下許願,然後在樹幹上刻下許願者的名字,就能心想事成。」朱厚照認真道。
連城墨:「……」
「你當我是傻的嗎?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這種樹?捉弄人很好玩嗎?」
「不好玩。」朱厚照正色道,「但是捉弄你就很好玩,哈哈哈哈~」
連城墨轉頭就走,卻硬生生被朱厚照拖回來:「不騙你,是村裡人告訴我的,你瞧,樹幹上刻滿了名字不是?」
連城墨仔細一看,還真是如此,而且名字還刻了老高,顯見對著此樹許願的人很多。
「那你許吧!」連城墨沒好氣地道。
「不行,你也得跟著許!」
「我為什麼……」
不等連城墨說完話,朱厚照硬是拉著他齊齊硊在了樹下。
連城墨真煩了:「你怎麼比城璧還胡攪蠻纏啊?」
「城璧是誰?」朱厚道問。
「沒誰。接下來要做什麼?」連城墨立即轉移話題。
「許願啊,就跟放天燈一樣,我名字都刻好了。」
只見樹幹上不知何時刻下了「趙安」和「傅成勛」五個字,兩個名字還歪歪斜斜地倒在一塊兒。
好啊,反正他又不叫傅成勛,隨便趙安整什麼妖好了。
連城墨草草許了個願,卻瞥見一旁閉眼的朱厚照虔誠地喃喃自語著。
他聽不到的是朱厚照反反覆覆說的:「老天爺啊,別讓他是刺客,只要他不是刺客,要朕做什麼都行,求祢了。」
結束了虔誠的跪拜,連城墨又被朱厚照拖著躺到了樹下聊天。
樹葉在風中發出慢騰騰的沙沙聲,彷彿慈母口中溫柔的催眠曲,朱厚照竟不知不覺地睡著了。
說好的打獵呢?連城墨無奈。
和朱厚照併肩躺著的連城墨,擔心突然跑出什麼吃人的野獸,直起身來不敢睡,於是開始打坐,修習起內力來了。
「公子,你們不是去打獵了嗎?怎麼半隻獵物也無?」冰冰好奇道。
「我們沒打獵。」早膳和午膳都沒吃,連城墨有些餓了,「還有乾糧嗎?」
「那你們都在做什麼?」冰冰從一布袋裡拿出了兩顆饅頭。
「先是在一棵樹下跪了半天,再一起磕了三個頭,其他時候在睡覺。」
「什麼!」冰冰驚得摔了一地的饅頭:「你們怎麼能睡覺!?」
怎麼辦?老夫人要是知道公子被人輕薄了去,會不會打斷她的腿?
「為何不能?」連城墨盯著滾成一地的饅頭,覺得可惜了。
公子怎麼連這都不知道?冰冰快哭了:「那,你們誰在上面、誰在下面?」
連城墨想了想:「都在上面。」
「兩個都在上面?這怎麼可能?」斷袖話本裡沒寫到這種的呀!
「怎麼不可能?」連城墨放棄了掙扎,從地上拾起了一顆饅頭。
當時他曾叫醒趙安,說是睡地上不安全,於是帶著他躍上大樹,兩人各倚一牢靠樹枝,睡了一場午覺。
冰冰語帶哭腔:「公子,您絕對.絕對不能再見趙安了!明白嗎?」
「冰冰,妳快踩著饅頭了……」連城墨正要阻止冰冰時,連英進來了,也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啟稟公子,屬下查到了。」
連城墨神色一凜:「說。」
歡迎參觀本格其他作品——
我的烏龍鳥事:烏龍事件簿/我的連載小說:《桃花債》《問情》/我的奇思異想:包山包海我的撰稿作品:寫稿人生我的書寫療癒:日光故事
日光:若你喜歡本文,記得點心心拍個手(要拍五下也行),你的鼓勵是創作者最大的動力呀!(=^▽^=)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自由撰稿寫手,曾任編輯、記者、翻譯、出版社企劃等,幫人寫過不少書,自己寫過兩本童書。去年開始嘗試寫小說,想把這裡當成自己的文庫,慢慢收進多年來寫過的文章,然後......想到再接著說好了。
連城墨本是少年英雄,十六歲便成為叱吒武林的無垢山莊莊主,是武林盟主沈飛雲未來的女婿、下屆武林盟主的熱門人選,前途一片光明燦爛。豈料一朝被大周天子朱厚照看上,一起長大的弟弟連城璧亦鍾情於他,在兩人用盡心機的你爭我奪下,他歷經重傷、中毒、被囚之苦,甚至多次被迫與兩人……那啥,究竟連城墨最後情歸何處呢?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