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分享]12咳嗽;全家生病;如果當選沒人高興;音樂人參選;再說歐巴桑

咳嗽的一週

回顧一下,

上週二(11/8)去催眠

我說了一堆話,不知過了多久,老師說來冥想一下。冥想回來後,又說了一點,我想等老師說結束,他沒說,我想差不多了,問:「現在幾點了?」
「快1點了。」原來音響機器上面有鬧鐘。喔!3個小時了,超出很多時間,我趕快走。

第二天週三去按摩

我的呼吸穩定,配合著按摩師的手法,當她按的時候我吐氣,放開時吸,用嘴巴吐氣,鼻子吸氣,我喜歡用嘴巴吐氣,配合得挺好的,心情也挺平靜的,整個過程都沒講話。
到了很後面,快結束時,我突然發現我的喉嚨乾乾的,想咳嗽,糟糕,用嘴巴吐氣,空氣經過喉嚨,喉嚨變乾了,我趕快改用鼻子吐。當時按摩師手上都是精油,請她幫我拿我的水壼也不方便,也快結束了,就用多吞口水的方法來暫時滋潤喉嚨。
回家後,出現了講過很多話之後的累,奇怪,今天沒講話啊!過了一陣子才想到,是昨天催眠前說了很多話,怎麼經過了一天多才出現呢?我不只情緒的覺察比較慢,身體的累也一樣,經常是,運動後,要經過一天或半天的時間才感覺到肌肉酸痛,原來講話的累也一樣。然後開始咳嗽。

週四晚上上課,咳嗽

我打算話講少一點,剛好,我分享的中間,老師有回應,另一位同學也插著說了一陣子,我趁機休息。咳嗽繼續。

週五回礁溪

要買東西,決定從轉運站走到中山路。肚子餓,在永和豆漿提早吃午餐,買了家裏穿的褲子,一樣蔬菜中午要吃,紅心芭藥是打算週日去兒子家裏時帶給他。高興地走路回住處,約走1小時。

週六大弟請吃飯

三哥回來看小弟,不到3週,要回美國了,大家再聚一次。我很不想去,還是去了,和女兒輪流照顧孫女,輪流吃。我跟坐隔壁的三嫂說了2件事情,其他時間很少說話。咳嗽加多。

週日更不舒服

上午問兒子下午在家嗎?去他家一下,他說有事,紅心芭樂就自己吃了。下午女兒帶孫女去參加活動,我趁機睡覺。到了晚上才想到,將之前準備確診時的咳嗽、化痰等藥拿出來吃,咳嗽少多了。

這週一拍打

我很不舒服,打了許多痧出來。老師說不是因為講話而咳嗽的,是舊傷浮出來,所以今天都打出來了,有浮出來才打得出來。

週二去看中醫

我說咳嗽加多,有吃了備用的咳嗽藥和化痰藥;醫師問我睡眠情形如何?最近最好,有連續睡幾個小時;她說講話費元氣,我的肺氣弱,幫我加了補肺氣的藥。

結論和推論

之一:身體不舒服,看什麼都灰色啊!人生好難,好麻煩。
之二:
1.想到這週的「轉化」不只轉化不適用的舊資料、資訊,其實新的也需要轉化,如果新資訊很多、很雜,讓我覺得很煩、引起焦慮感的話,也需要轉化一下-這是週三在礁溪時想到的,冥想時將新資訊的轉化加進去,以後也記得要加進入。
2.因為和催眠師的談談和冥想,讓我放鬆,挖出了一些東西出來;第2天,按摩師的功力也不錯,讓我穩定地呼和吸,配合她的手法,讓我身體內深藏的咳嗽和痰發出來,還有許多情緒,大都是沮喪、無能為力、擔心、恐懼之類的。
3.原來每天做的室內30分鐘壂上運動又停下來,幾天沒做-在這麼想的週三晚,開始做了30分鐘,嗯!很好!
4.昨晚看了上上週,清理、淨化的課文,看到「因此,在下一星期中,當你們走在這特定的頻率中時,你們可能會體驗到情緒和理性層面中的思想模式,由原本極其幸福的狀態,驟然陷入沮喪的感覺中。」嗯!以身體的不舒服來引起我沮喪的感覺,這才想到,這幾天的情形好像和上課的進程有關,是壓抑的東西發出來,不是我的健康變差了。晚上運動完,沮喪感比較少了。
我打算看中醫、催眠談談、拍打、按摩和運動同時做,多方一起來。

全家都生病啊!

上上週五(11/4)晚上,孫女開始咳嗽,就將上次吃剩的藥水先給她吃,希望她的扺抗力可以自然好起來。有幾次的半夜或白天,咳到吐,那是氣管裏有痰,她不會將痰咳出來,胃裏的東西就一起出來。這麼撐了幾天,到了下個週二,女兒傍晚接她回來,跟我說:「保母說要去看醫生。」當場查看過的小兒科診所,掛到號,馬上出發。3天的藥吃完,還沒好,上週六又去看了一次。
到今天為止,因為要幫忙餵藥、吸鼻涕等,我晚上和早上都在家,只在白天回礁溪,當天來回,一樣一週2次。
女兒也跟著咳嗽、流鼻涕,說是被小孩傳染的。她說我也是被傳染的,只是我不承認,我只有咳嗽,沒其他症狀,痰有一點,沒有黃色。

女婿如果當選的話,家人沒人高興

隨著投票日的接近,女婿傳來的消息是,他的情況越來越好,當選的可能是有的,如果當選的話,沒人高興,接下來的日子要怎麼安排呢?
維持分偶家庭的話,他會錯過小孩的成長,他生這個孩子是要來療癒他的童年,和爸媽的親子關係的,回來度假幾天,搞不清狀況,無益於和孩子的相處,家事和育兒完全由女兒一個人做,她也有怨言。
女兒搬去外島?一家人團聚,當地風光好,生活步調悠閒,是一個難得的離開台北的機會,只是從頭建立一個家,有許多的麻煩,家人的支援沒有了,外島的保母、教育環境等得重新摸索,一定沒有台北的理想,還有2隻老貓耶!還有女兒的工作呢?要停止幾年嗎?身負的責任呢?暫時卸下,幾年後呢?回得來嗎?
他的人生大轉彎,這是他想要的,但是家人呢?或許有人(其實是我)會懷念起古時候的情況,太太沒工作,先生去哪裏就全家跟著去;就是有工作,但太太的工作不重要,隨時可以放棄,回家當家庭主婦,或到新地方再找。

聽說上天已經將每個人的人生劇本寫好了

請問是哪一齣呢? 

許多跟著先生移居,傷害自己工作的例子

■很久以前有位朋友,她離開公職,自己成立工作室,從事身心靈成長,做得很開心。有一天跟我說,她先生換工作到南部,昇遷,全家要搬去,我心裏在吶喊:「那妳在台北累積的東西呢?」搬家之前和之後,她自己沒有感覺。幾年後跟她通電話,她發現她的放棄和犠牲了,心生不滿。
■以前常聽到學姊或同事們,因為結婚,而移居南部,或是先生出國,她辭職跟著去。所以我當年的人生規畫是先結婚,免得我累積的工作突然被中斷,白忙一場,哈!
■有位同事,在退休前5年,先生調去國外,她一開始想辦法請侍親假,2年期滿,回來辭職,將宿舍歸還,我為她沒有拿到退休金而惋惜。同事中沒人覺得有什麼可惜的。
■另一位同事,申請到公費出國進修,請公婆來家裏幫忙。她出國唸書,被同事說她「拋夫棄子」-這是會為自己的前途規劃和執行的女人,沒有放棄這個難得的進修機會。
■有位學妹,在美國唸書時和男友相戀(或一起從台灣出國的),唸完書,她回台大繼續工作,男友留在美國。男友要她去美國,她要男友回台灣。如此拉据了5年,還是她辭職去美國。後來我看到一張,她在風景區抱著孩子的照片-許多人會說這才是女人幸福的歸宿,只是她本人覺得呢?我在心裏為她遺憾和惋惜啊!
■以前公立學校的職員以學歷任用,「教育人員任用條例」施行後,變成以高普考分發,許多同學和學姊學妹跟著先生出國唸書,回來後不能回原單位,得自己想辦法,有人參加高普考;有人去唸教育學分,當國中或國小老師;有人教補習班......
當夫妻2人都好好經營自己的工作,又要住在一起時,如何兩全、三全呢?

音樂人參選鄉民代表

上週一(11/7)回到礁溪,在社區門口,看到我的房東托她辦雜事的楊小姐在門和一位年輕人在講話,她看到我,揮手要我過去,介紹說他參選鄉民代表,他馬上送上一張卡片,我看是音樂人、指揮,覺得很特別,楊小姐說她還有事,要我們聊聊。
我們就站在門口聊了快一個小時,很高興今天認識彼此,或許他是我進入礁溪當地的入口,可以一起做些什麼。
他和我的女婿的情形很像,憑著理想和熱情,想為人們做些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情?

想通我為什麼那麼討厭那些歐巴桑說的話了

是她將我(某人)的事情當成她自己的事,將我(某人)家當成她家了。基本上她是「好心」,但是這種說法讓我不爽,舉例:
■沙發不要買白色的,小孩容易弄髒;
-有人的夢想是,自己買房子後,買一套白色的沙發。當這麼說出來後,聽到的歐巴桑們紛紛這麼說。「這是妳家的沙發嗎?」我在心裏問著。
■地板太白了,不好清潔
-「地板是妳在擦的嗎?」想這麼回她。
■客廳當然要有沙發
-我們買第一個房子時,因為很小,想說客廳不要有沙發,免得占據太多空間,先生的姊姊們聽到後,都說:「客廳當然要有沙發。」我覺得她們這麼說很奇怪,我轉述給同事們聽,有位同事說:「因為沙發是她們要坐的。」喔!原來如此,人們只為自己著想。
■你穿那樣不好看
-那是妳個人的看法,卻說成「通論」似的。
■女生要以家庭為重,照顧家庭,不要將太多的力氣放在工作上
-那是妳的做法,妳自己沒有工作,或是工作隨便做,也要我這樣。
嗯!我搞清楚了,她以她的做法、經驗、知識...... 來指示我也要這麼做,但我為什麼要照妳的呢?可以這麼回她:「我聽到了,謝謝妳的意見,這是我的事情,我的情形不一樣,我要XXX做。」還是說得落落長。

這週上課,打算不要講話,

用聽的就好,免得又咳嗽。休息一次。先將這篇貼出來。
(2022.11.16/17.)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和「覬覦」同音。小時候總是被教導,女孩子要溫良恭儉讓,有功勞要「讓」給別人,苦勞自己擔。這個「別人」包括:比我年長的,輩份高的,位階高的,身形大的,還有男的。半百之後,決定不再讓了,我的就是我的,別將我的搶去,我還「覬覦」我想要的東西,如:錢、權力、名聲、成果等,再也不讓了。實際上還是很謙讓,唉!
情緒和理智是不相統屬的2國,理智無法「處理」情緒喔!情緒沒有不好,它在提醒我們有事情做/想錯了。當我們有情緒時,不要急著逃避、壓抑或轉移注意力,雖然暫時不見了,但不是真的不見,只是被壓下去了,將來要再挖出來處理,要耗費更多的心力,而且會在某個情境時,爆裂出來。 [email protected]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