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

2022/11/17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發洩完情緒之後,內心裡,總會有一種抒坦。是那種放下的感覺,是那種,什麼都好,都可以不重要,只有自己的那種,唯我獨尊的快感。可以不必再在意些什麼,不必再掙扎著去要求些什麼。唯有放寛心了,才能更真實去體驗自己正在經歷的過程。放下些什麼,才能獲得些什麼。
昨晚,C因為工作無法前來陪伴休假的我。經前症候群嚴重的自己,情緒來到一個臨界點。買了一隻紅酒與下酒菜,一個人,看著Grey's Anatomy。不知是因為劇情,或是自己的荷爾蒙正在失調中,眼淚一邊不停地流著,一邊不停地將紅酒默默地整瓶乾掉。
重新加入那個很多年前,分合四年多的,曾經很愛的那個男人的通訊,打了招呼,說了聲嗨,他的秒讀有點令人驚訝。但是也就只是這樣了。他的回應,沒有改變,一樣地說著她不再存在。但我只簡單地回著說他騙人的業務嘴。這段簡短的問候與聯繫沒有很大意義,只是想把自己想說的話,做一個多年來的總結與合解。曾經再怎麼糾結,也會有放下的一天。所以,告訴他,真的好像不用再有什麼聯絡,曾經他試著要聯絡我,我拒絶。後來,我們沒有把想說的話說清楚,就這麼斷了聯絡很多年。
昨晚,那個喝醉了的自己,極度需要C的陪伴的自己,帶著酒意的自己,把當年想對他說的話,留在最後的對話視窗裡。然後,還是封鎖了他。因為自己不會像他一樣,有了女兒的媽,還來招惹我。我有了C,自然也不會去招惹他。只因為C的缺席,讓自己一時沒了安全感,只剩下滿滿的的情緒,只剩下需要人擁抱的脆弱,年輕時的自己可能會選擇隨便地就投入他的擁抱,即使對不起C也無所謂。但是,對C的信任,他對我的信任,是彼此最高誠意的態度。即使不能常見面,也還是維持一貫的,該有的熱情,該有的相處。
誠實地告訴C,因為經前症候群,所以想撒嬌,所以有情緒,所以很想他,在訊息裡這麼樣地誠實說了出來。他難得地回應著: 可以可以。原本哭得亂七八糟的自己,瞬間平靜,並且破涕為笑。原來一切都只是內心小劇場在演出一齣自導自演,自己異常悲情的戲碼。然後走向鏡子前,看看自己哭完後的模樣,不禁地只有,"Shit! 明天上班我的眼睛要怎麼見人啊!"的念頭。接著C陪著我聊到凌晨兩點到我甘願說晚安為止。
起床後,跟C說了早安,整夜因為酒精沒有好好地睡上一覺,還頭痛發作。到了公司,傳了訊息給C,
"睡得好嗎?"
"自作孽,頭好痛..."
C溫暖地回應著,"要多喝水。"
我們這樣,真的足夠了,對我而言。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霍不出去的人生,那麼就普及眾生。 我是霍普。說說,寫寫,故事。自己的也好,別人的也好,單純地,記錄人生。
正與負, 事態的兩面. 誰說, 人生一定要正面思考?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