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路上,觀音來作伴

2022/11/23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觀音在左在右,又何妨!慶幸自己住在淡水,在回家的路上,無論日夜,都有觀音來作伴。
上,日落之後,由捷運公園看觀音山;下,白日,由滬尾漁港看觀音山。兩幅速寫水彩並列於16開水彩紙上。
我在退休之前非常忙碌,每天早出晚歸,以工作為重,回家大多只是睡覺。
因此,即便淡水落日吸引很多觀光客來朝拜,當我到家時,往往天都黑了,街燈都亮了,太陽都已經到地球的另一邊了。
雖然看不到夕陽西下的美景,但,隔著淡水河的觀音山,在黑幕之中,依舊散發出神秘迷人的氣質。
無論是觀音山山腳下車水馬龍帶來的燈河,山腰上或山頂上數盞稀疏的燈光,映著天上的明月星辰,總令人在河畔駐足遐想,不忍離去。

我在退休之後非常閒散,出門不是值勤、買菜,就是上課,偶爾也會散步。
散步可以順著淡水河往北走,也可以往南走。
往北走,可以走到滬尾漁港,再遠一點,走到紅毛城、海關碼頭。往南走,可以走到氣象測候所(市定古蹟)及紅樹林,再遠一點,走到竹圍及關渡。但,後者走在單車專用道,總被單車客唾棄,因此,我喜歡往北走。
往北走時,觀音在我的左邊作伴。無論終點在哪,回程如果經過滬尾漁港,就會刻意走上那長長的堤防,走到漁船的出入口。堤防不窄,但三面被水包圍,仿佛走到河中央,還是有些膽怯。
我也會坐在堤防邊上,研究觀音到底是怎麼看的?
是髮髻在右(出海口,右側躺),還是在左?有一次參加導覽,我說,那最高突起的山峰就是觀音的胸部;導覽大姊說,觀音是男的啦!真尷尬。不過,眾說紛紜,我永遠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回家的路上,觀音在我的右邊作伴,即便施施獨行,總是不寂寞。
觀音在左在右,又何妨!慶幸自己住在淡水,在回家的路上,無論日夜,都有觀音來作伴。

「回家的路上,觀音來作伴」兩幅小畫
第一次嘗試用紙膠帶貼住16開水彩紙,將紙張一分為二,每張變成32開,大約明信片或卡片大小。
本想畫兩張一模一樣的景,一張晚上,一張白天,不同顏色。不過,因著退休前後生活模式的改變,回家路程也不盡相同,因此,兩張都是觀音山,卻是從不同地點來觀看。
以前下班在捷運站下車,從捷運公園看觀音山,總是被路樹及街燈擋住一部分。現在,沿著淡水河,無論晨昏晴雨,都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看山看水的角度。
這是上學期速寫作業,漁港船影,化的是滬尾漁港的夕彩。
5.4K會員
228內容數
這裡不做美髮不修指甲,開房間只做明的,不做暗的。朋友不嫌多,讀者不嫌少,無腦老嫗發發牢騷,大家隨意走走看看,坐坐聊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