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一次辜負所有人│黑亞當 Black Adam (2022)

2022/11/24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為彌補本身欠缺的古文明養分,美漫嘗試從不同文化中援引英雄故事以豐富角色內涵,若先不追究只為滿足某種獵奇心態以及引起文化挪用的質疑,至少至少給予不同的民族敘事有了被傳述的機會(?),同時也讓我們發現,即或不同種族、國家,都有在文化中創造專屬英雄的需要。英雄,不論是天賦神力又或者是凡人肉身,都必然在意志上、能力上勝過一般販夫走卒,之於人民有種「被仰望」的義務,凝聚集體信仰的價值成為一種具象化的強大。
當「英雄」自歷史背景脫胎,各式文本開始予其不同血肉的塑造,本片的<黑亞當>歸屬於其中之一的「反英雄」,字面上來看,理應就是「英雄」的反面,卻與傳統「反派」的概念不盡相同,驅動他的「利己」核心在劇本有意安排下「居然」(其實不那麼意外地)會與主流期待相吻合,再加上「反英雄」並不具備英雄的道德束縛,其直接手段不僅大快人心,不可為而為之的行徑滿足人們「作惡」的私慾,某程度上比英雄更人性、更真實,也更討喜。
只可惜<黑亞當>以一種躺平姿態放棄這本可以好好發揮的題目。對比漫威的<死侍>巧妙呈現反英雄的兩面性,縱然劇情最終仍在符合集體價值觀的正確,但敘事細節、角色性格還是死侍玩世不恭的魅力本色,黑亞當卻顯得十分曖昧,剝奪了基於「個人」野心的利己動機,也就失去了角色個性的施力點,甚至一心想封印自己的能力,只因對家人的罪咎、覺得自己不配作為「坎達克的英雄」?然而黑亞當本來就不是「英雄」,不知所謂的內心戲沒有內化成角色深度,更從本質混淆此類型最具吸引力之處,這個第一次影視化的黑亞當竟擁有著大愛、大義的設定,被封印五千年的他,行事、判斷自然而然套用遠古時代以暴制暴的習性,單單以他的「法外暴力」不符合「當代正義」就被當成「反」英雄的標誌,而不去探究何謂正義背後複雜的歷史文化背景、話語權勢力變遷,白白浪費時空錯置足以探討這類議題的衝突性。
主角的『反』反英雄完完全全成為了配角們的工具人,這個鍋就自然而然得由象徵坎達克人民的(尤其是)Amon、Adrianna等人來扛。這些配角們面對國際幫的當下侵害,反應卻是一廂情願期待遠古英雄的拯救?表層詮釋使得文化中的英雄信仰流於雙手比出三角的符號式迷信,同時Amon彷彿被植入一直作死的設定,他倒像是真正有主角光環的那個人,三番兩次讓黑亞當(以毀滅城市的代價)來救他而不是救整個國家,這個角色理應是要成為黑亞當未能救下的兒子的投射,兩人之間竟毫無情感牽絆,當黑亞當自我封印之後也看不到Amon哀傷、失望,反而轉頭就覺悟人民要做自己的英雄,更坐實了黑亞當的工具性,前面大半段的英雄崇拜也瞬間掉價。
片中Adrianna對正義協會的控訴,也迎上近年主流媒體對美帝世界警察思維提出的質疑,卻也僅只一場義憤填膺的罵街,事實上她自身對正義也沒有堅不可催的立場:正因為Adrianna(莫名自信只有自己)能解讀古物的重要性,但為了救下兒子Amon還是毫不猶豫選擇犧牲世界,凸顯出她的正義僅限於對自己的意義,是以她又能輕易被正義協會說服、輕易服從反派威脅,對她而言不論怎麼自私都是身分上的理所當然,使她更像是本片實質的「反英雄」人物。
初始,公布由巨石強森出演黑亞當時,那種「不二人選」的認同絕對想不到成果竟是這樣被邊緣化,巨石強森完全足以擔負黑「亞當」這個名字象徵的起源性和力量感,卻為了正確再正確同時犧牲了角色與演員。從摔角界轉戰電影界<魔蠍大帝>展露的鋒芒,巨石最不缺的就是個人魅力,多半時候他都是喜感的、生動的,但他也不乏穩重、內斂的細膩,而本片的設定就像閹割了這部真人化漫畫作品強強聯手的效應,躺平的態度既不巨石也不黑亞當,連笑點都極其被動,只是反覆在不同的場景移用其他角色的對白,單純強大地那麼無趣,再加上英雄電影動作場景千篇一律的處理方式,套用在本身充滿力量、強壯的巨石身上顯得非常兒戲,反向削減了超能魔法的威力,再怎麼重重揮拳、破壞效果再怎麼強大,畫面只是畫面,沒能傳達到螢幕外、激起對力量的敬畏。
這部什麼都有了、什麼都理所當然的片,看似主角的黑亞當卻只是觀眾無法被記得的強大,反而驚艷於戲份四兩撥千斤卻擁有最好戲份的命運博士。如何一次辜負角色、演員、類型、議題和觀眾的期待,或許也能算是一種不知為何而「反」的極致了。
同場加映:
<瘋狂真相>蝙蝠俠 #漫畫 #英雄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看電影的人 / 讀字的人 / 寫字的人。作為一個記憶力極差的人,以書寫,留下此刻。
影論寫作
NT50/
看電影的人 / 寫字的人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