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神話中最有名的鮭魚——洛基

等一下,這標題在公三小,惡作劇之神洛基 (Loki) 是一隻鮭魚?是的,要惡作劇怎麼能放過自己呢?洛基也曾經是一匹母馬、海豹、蒼蠅、老鷹、跳蚤、蛇蛇、女巨人;其中變身成「女巨人」有點幽默,洛基這位神祇雖然整天和埃薩神族 (Æsir) 鬼混,但本來就是巨人族(另有一說是半巨人)。
  所以作為女巨人某個意義上只是變性了而已。對北歐神話多少有些理解的讀者,可能光是看到上面幾種變身的動物就能想到對應的神話故事,往後有機會再說給大家聽;像是哪天某家店推出「名字裡有『蒼蠅』就能整桌『蒼蠅頭』吃到飽」的特惠活動。
  洛基幾乎貫穿整套北歐神話體系,在敘事中扮演的角色可說是更勝索爾,得以與主神奧丁相提並論。反正今天就是來蹭鮭魚熱度的,就講述有鮭魚的那一小段故事。
Kirkby Stephen stone(被認為是描述洛基受綑綁行刑的石雕)
以前在其他地方提過(應該吧),研究北歐神話最基本是從兩本著作開始理解起——《詩體埃達 (Poetic Edda)》、《散文埃達 (Prose Edda)》——嚴格說起來他們也不算是單一著作;前者由至少 35 個篇章組成,有些彼此獨立,後者較有系統地區分成三大部分。
  編寫年代上兩者可能也差上百年,前者包含許多文本早已無法考究其來源;也因為這樣的時代差距,常常也有看似同一則故事卻有不同的時序安排或敘事風格。今天這一則故事也是,而最後洛基的下場都很慘,只能說殊途同鮭。

《詩體埃達》的鮭寶

先從《詩體埃達》的版本講起吧。在這個比較古老的版本中,洛基變成鮭魚起因於發生在光神巴德爾 (Baldur) 死翹翹之後的一場古北歐最著名的火烤大賽(順帶一提,有一款遊戲叫《柏德之門》,它的英文原稱就是 "Baldur's Gate")。
  這一篇章稱作〈洛基的幹譙 (Lokasenna)〉,我沒在唬爛,內容完全就是在看洛基一個人 Roast 在場的所有北歐諸神。只可惜,要看出洛基 Roast 之技巧高超,需要做滿多功課,因為嗆翻諸神的內容都和其他神話軼事多少有點關係,可能留待以後講述更多神話故事再來細細品味,風味更佳。
  那為什麼這群神祇會湊在一起給洛基一個一個叫起來罵呢?這裡先稍稍前情提要一下上一集發生了什麼故事,同樣出自《詩體埃達》中的一篇:〈希彌爾之歌 (Hymiskviða)〉。這一篇在說阿斯嘉特 (Ásgarðr) 的大家想開趴,要開趴當然要有酒,要場地租借又要好酒就想到住在深海的大鳳梨裡的海神埃吉爾 (Ægir)。
  埃吉爾有超棒的開趴場地又懂酒,可惜就缺一個大鍋鍋來釀蜜酒,於是諸神就派人去找希彌爾 (Hymir) 要大鍋鍋,〈希彌爾之歌〉就是這樣一個有關活動企劃與執行的故事。北歐諸神行徑跟幻影旅團差不多,最後怎樣都會得到他們想要的 — — 鍋在手,跟我走!
  然而,在趴踢中只有辣個索爾 (Þórr) 不在。有什麼鳥事要發生的場合,通常索爾都不會在(通常會說他遠走東方敲巨人去了),這已經是定番,沒有人會去多想,建議妳也不用想太多,重點是開趴。一定開趴,已經開趴。

〈洛基的幹譙〉

大家正嗨的時候,不速之客突然颯爽登場,在這之前洛基已經被討厭到就算去改名鮭魚都沒有人要跟他同一桌吃飯的程度,想不到他一來就要求趴踢主持人的詩歌之神布拉吉 (Bragi) 安排他入座,原本打算拒絕的布拉吉卻被奧丁 (Óðinn) 制止了;奧丁妳有什麼毛病?
  由於奧丁在恆~~~久以前就已經跟洛基結為義兄弟,洛基要奧丁想想他當時說過什麼——「如果洛基沒得喝,那人家也不喝惹!("Do you remember, Odin, when in bygone days we blended our blood? You told me then that you would never taste a drink that was not served to us both.")」(Lokasenna, 9)
  無可奈何之下讓討厭的洛基加入宴會了,而這正是毀掉整場趴踢的序幕。這裡簡單帶過這場火烤大賽,整個流程大概不外乎洛基幹譙一位神祇甲,甲說「我才沒有咧!」然後洛基又說「妳就有!」這樣來來回回的一段沒營養的內容,再來一定有一個神祇乙自己又跳出來想幫甲辯駁,洛基的反應則不外乎誰答腔我就罵誰 — — 如此這般反覆進行著國中生嘴砲;薪火相傳、永劫回歸。
  場面尷尬難以收拾,該怎麼辦呢?阿,會不會索爾這個時候剛好就回來了呢?對,就是這麼剛好,+9 索爾一回來威脅要用妙妙鎚 (Mjollnir) 敲他,這才讓洛基住嘴,落荒而逃,果然+9,已經+9。(索爾前前後後嗆了四次,開場都是「廢物你他媽閉嘴,不然我用鎚鎚讓妳閉嘴 ("Silence, you sissy, or I'll let my hammer silence you instead.")」(Lokasenna, 57, 59, 61, 63))

同鮭魚盡

等一下,說好的鮭魚呢?別急,鮭魚就要來了。在這之後,洛基就把自己變成一隻鮭魚躲到「浮濫那個瀑布 (Falls of Frananger)」。然後呢?然後他還是被諸神逮到了。就這樣?對,就這樣。
  《詩體埃達》對於這一段的描寫相當樸實無華,反正就是鮭魚,反正就是被抓回來了,同鮭魚盡。由於洛基之後被懲罰(霸凌)的過程在兩本埃達裏頭的描述都差不多,就先存檔在這裡,回過頭來看看《散文埃達》中情節有沒有什麼不一樣。

《散文埃達》裡的鮭寶

《散文埃達》中有關洛基變成鮭魚又被抓起來施暴的故事收錄在〈吉爾菲的豪洨 (Gylfaginning)〉,那又是發生了什麼鳥事讓洛基得把自己變成鮭魚逃之夭夭呢?在《散文埃達》的版本中,事件就不是接續在火烤大賽之後,而是先前也有提到的光神巴德爾死翹翹事件。
  「巴德爾之死」說來話長,總之,人見人愛的神神模範生巴德爾原本有機會死而復生,就是洛基沒血沒淚不願意為了巴德爾哭哭饅頭,因此復活條件沒辦法成立,巴德爾仍必須監禁在冥界。
  阿思嘉特的大家氣噗噗要找洛基算帳,再來就是跟剛剛差不多 — — 洛基變成鮭魚躲到「浮濫那個瀑布 (Falls of Frananger)」,然後被抓到 — — 欸不是,那我幹嘛講兩次?

〈吉爾菲的豪洨 (Gylfaginning)〉

有一點不一樣喇,《散文埃達》在這裡有比較長的轉場動畫殼蟻看。事情是這樣的,洛基其實有在瀑布附近的山上為自己蓋好一棟房子,房子有四道門,這樣他就能隨時注意屋外的動靜(可是屋外也能注意到你的動靜呀天才)。
  而在白天的時候他就乖乖當一條鮭魚躲在浮濫那個瀑布底下。之後洛基琢磨著,眾神打算怎麼逮到變成魚的自己呢?他有了一些頭緒,於是洛基帶回一些亞麻在家中羅織、捆節,編織出了開天闢地以來第一張漁網!(開天闢地等級的自我衝康!剛剛建議妳不要想太多不是沒道理的。)
  突然,洛基注意到奧丁透過王座 (Hlidskialf) 已經發現到自己的所在位置了!很快地,眾神就會來到這裡。洛基馬上將始祖漁網扔入火堆中燒毀,跳進河裡躲好、躲滿。

眾望所鮭

然而諸神帶了一位擁有血輪眼的機智一哥叫「克瓦希爾 (Kvasir)」(這個角色有一說是人類,他被視為智慧之神,是華納神族 (Vanir) 與埃薩神族彼此簽下不戰之契時,從兩方一同吐出的口水長出來的),克瓦希爾僅僅從火堆裡的灰燼中硬是天能出被焚毀的漁網原本的形象,藉此推論出這東東的用途(也就是衝康洛基)。
  諸神迅速拷貝了一張漁網,索爾一人拉著漁網的一端,其餘的神祇拉著另一端;他們撒網未果,洛基鮭縮在兩塊石頭之間。又一次,諸神往瀑布方向展開地毯式撒網,為了躲過漁網,洛基使出了攀登瀑布,而這一次眾神清楚看見洛基的去向了。
  諸神拆分成兩組佈網,索爾佇立在河道正中央待命,為躲過第二波天羅地網,洛基再度信仰一躍並再一次刷新自己的鮭魚跳高紀錄,然後被索爾緊緊抓住,洛基試著從縫隙裡溜走,尾巴卻被卡住了,最終鎩羽而鮭。這也是鮭魚的尾端突然變細長的原因。(最後這一句不是我亂加的…"Thor grabbed at him and got his hand round him and he slipped in his hand so that the hand caught hold at the tail. And it is for this reason that the salmon tapers towards the tail." (Gylfaginning. 50))

視死如鮭

被逮到的洛基下場如何呢?眾神把他關進洞穴裡,在高處安置了三塊岩石,在上面鑿了大洞,又抓住洛基的兒子,將其中一子「瓦利 (Vali)」變成狼(名字的意思是「刺骨之寒」;奧丁的么子也叫瓦利,他殺死了他的哥哥霍德爾 (Höðr),而正是霍德爾 (Höðr) 誤殺了巴德爾),他們讓變成狼的瓦利將他的兄弟「納里 (Nari)」撕咬成碎片(名字的意思是「清涼之風」)。
  還沒完,眾神接著從破爛的納里的屍體中扯出腸子當作繩索(用肉做繩索很奇葩嗎?其實不會,維京時代興盛的一項貿易商品是海象,用海象的皮革揉製加工做成的繩索在當時可說是繩索首選),用洛基兒子的腸子將洛基綁在那三塊岩石的尖角上——分別刺向他的肩膀、腰部、膝蓋後。
  冬獵女神絲卡蒂 (Skaði) 將毒蛇綑在洛基的眼睛上方,毒液不斷一點一點滴到他的臉上。洛基的妻子希格恩 (Sigyn) 坐在他身邊,以器皿承接滴下來的毒液,避免洛基受到折磨。但是,只要器皿盛滿,她就得暫時離開把毒液倒掉(衛生觀念真好都沒亂倒);此時,洛基的臉就會被毒液灼傷。
Loki, by Mårten Eskil Winge 1890(描繪洛基的妻子希格恩為洛基盛毒液的情節)
劇烈的疼痛使他竭力掙扎、拉扯,力道如此之大,整個大地都為之巔動;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地震。(再一次地不是我在亂扯…"Then he jerks away so hard that the whole earth shakes. That is what you call an earthquake" (Gylfaginning. 50)、"And this hurt him so badly that he trembled, and all the world with him. This is what is called an earthquake." (Lokasenna. 65))

後記

相信大家已經能看出這一段故事告訴我們什麼了——改名叫鮭魚請三思呀諸君。最後補充一點關於神話在考古學上的一些進展。一如往常會刻意提醒的,北歐神話不是像舊約聖經〈創世紀〉那樣有一條一脈相承的故事線可循,而是四出蒐集斷簡殘篇而成的。因此可能在後來的補記中有越來越多加油添醋,或說順應當時時代背景、信仰思想而有的二創。
  例如說,在「巴德爾之死」的神話中,儘管洛基不肯為巴德爾逝去而哭泣,挺直叛逆的胸膛對芙麗嘉 (Frigga)(巴德爾的生母)說:「妳再也看不到巴德爾騎馬入宮,那是我一手造成的。」(Lokasenna. 28) 這應該是洛基之後被懲處的理由之一,但並不暗示說洛基就是害死巴德爾的兇手。
  到十一世紀的詩歌裡,洛基才被描寫為謀劃巴德爾之死的始作俑者。(或許是基於基督宗教傳入的影響下,古日耳曼異教也漸漸染上了正邪二元對立的世界觀。)在較為古老的文獻中只提到是由可怕的惡魔詭計,而洛基介入巴德爾神話,很可能只是晚期神話的穿鑿附會,將他和巴德爾之死扯上關係,指示霍德爾投射出不幸之箭(斛寄生枝製成),也因此被綑綁、凌虐。
  洛基是僅次於奧丁,我個人非常喜愛的北歐神祇;他具有多重面向性格,非善非惡、亦敵亦友。或許由於他作為混血之子,或說身處異鄉(作為巨人卻生活在阿思嘉特的神都之中),在天地之間找不到歸屬,而流浪在各種衝突的自我認同之間游移、搖晃;往後有機會希望能介紹更多有關他的故事。
  謝謝大家看到這裡,希望諸君覺得是有趣的。然後殼蟻的話請我吃鮭魚壽司,那我就真的是太謝謝各位了!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看待「北歐神話」、「盧恩文字」、「維京人」的態度有點認真的那種人。
關於北歐神話、盧恩文字/弗薩克文 (Runes/Futhark)、維京人、異教 (Pagan/Heathen) 的報導與創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