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古北歐冥神的囈語

有人說,洛基 (Loki) 有個女兒叫黑爾 (Hel);說洛基三個孩子(另有魔狼芬里爾 (Fenrir)、巨蛇耶孟加德 (Jörmungandr))都是怪物。因為,洛基就是個怪物。什麼是怪物?就是,人無法溝通(滿口狂言)、無法消滅(眾神之父的義兄弟)又正體不明(身分認同混亂/巨人之子卻宿於神國)的傢伙——而這三者兼具者,卻不見得是具威脅性的東西。怪物必須被消滅,不是它打從一開始就有威脅性;使得怪物必須被消滅的,是有人想要當英雄。
  黑爾是洛基的女兒,而黑爾是冥界的主人;不論神、人,死後都必須收歸黑爾轄下——誰都會死,世界(世界樹 (Yggdrasil) 在諸神黃昏 (Ragnarök) 中壞滅)也一樣。不過,難道黑爾就不一樣嗎?就因為她是冥界的支配者,就不會死?世界卻會在生死中循環?不是的,我想。
  黑爾會死,而且打從一開始就死了;又或者應該說,打從一開始黑爾就不存在。人們說,黑爾的形象是半活人、半骷髏;這樣的存在卻「活著」,那又是什麼意思?她,是死胎。洛基的女兒打從一開始就是洛基的心痛。黑爾是冥界的名字,也是冥界統治者的名字——她處於死亡、她亦死亡。
  《埃達》(Poetic Edda) 中從未有人直接地與黑爾有過接觸與互動,只提到那是近乎一切死者的歸向。奧丁能給予人類死者一座安慰鄉 (Valhalla),卻未能為自己的兒子 (Baldur) 騰出那樣的空間——畢竟,死而復活無始以來便是不可能的。黑爾便保證了這一點,因為黑爾亦是。
  在〈巴德爾之夢〉(Vegtamskviða) 中,洛基化身的女巫不斷拒斥著巴德爾還魂的任何可能性——歸於虛無者,就是虛無——沒有什麼在那之後的故事了。妄自菲薄的諸神哪裡懂「巨人(自然世界的擬人態)」的領悟呢?打從〈女先知預言〉(Völuspá) 中諸神規定出時間以來,死亡就已經在一切既定的道路上了。自己創造了什麼,就自己去背負。一切尺度,皆有代價;一切尺度,皆同時定義尺度之外。
  黑爾,就是洛基給予世界的寬慰。一再、一再扯謊、惡作劇,試圖將諸神拉往喜劇,而非向著悲劇沖破頭,連諸神都害怕萬分的「死亡」,洛基也承接了下來。怪物之父願與所謂「怪物」一同沉寂(洛基、芬里爾、耶孟加德皆亡命於諸神黃昏),唯獨留下「怪物之女」,警惕著一切生者;這一刻起,「不存在」真正成為了永遠不可能被擊敗的怪物——「未知/不可知」是最深層的恐懼,而「不存在」也無法「殺死」。
  這是戰神奧丁永遠不可能戰勝的敵人——不可能戰勝「沒有敵人」——畢竟,如此便徹底吊銷了「戰鬥」的意義。支配死者毫無意義,支配意義的永遠是生者;冥界的死者帝國有多麼空蕩,就有多麼包容、雅涵生者畏懼死亡的怖慄。每一位生者都活著擁抱黑爾,每一位擁抱黑爾的都能死得安詳——也就是再也不必為生存而擔心害怕,徹底地安息、徹底地,永遠消失。
(備註:本文發想自個人之於古北歐詩歌的心得,不符合主流的神話詮釋,請注意。)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看待「北歐神話」、「盧恩文字」、「維京人」的態度有點認真的那種人。
關於北歐神話、盧恩文字/弗薩克文 (Runes/Futhark)、維京人、異教 (Pagan/Heathen) 的報導與創作。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