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可是我不在了

2022/11/25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在寫下這個題目的時候自己想了一下,這樣寫不知道有沒有人看的懂我的意思!可是我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總是先給自己下了一個題目了才逼自己去做些什麼。於是我心裡這麼想著,就寫下了這樣子的一個題目,至於懂不懂就不重要了。
世界上的事情不就是這樣嗎?有很多的事直到我們都做完了也不一定懂的;像是愛一個人,每每總是到了分手之後的一段時間之後再回想起所發生的一切,才恍然的說: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原來我當時只不過是情緒就定位了罷!
嗯哼!就是這樣子!這接下來所要寫的文字裡如果能讓我們都看清這一點的話,我想這一篇文字就有其存在的價值了。我準備好了,但並不打算這樣問你。
中午明明是大太陽的,所以出門的時候是恍惚的,只是想出門去知道自己是活著的,沒想到下午卻下起大雨來。我也沒想到從電話裡知道自己失去愛的那個人是很不真實的。朋友在電話那一頭喂了好幾聲,大概以為我承受不了而昏倒之類的,其實也沒有,只不過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樣的反應而已。
好了。於是我停在半空中,朋友很好心的約了我幾天之後出來聊一聊,大抵是跟我說一些心裡建設之類的吧!我不知道我會不會聽的進去,至少我知道當朋友開口的時候我一定會是恍惚的。我在,可是我不在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也很想在,可是我的腦袋跟我道別了,我的腦袋並不相信失去這名稱產生了,所以它走了,我的人還留在原地發著呆。扯著自己的手指,怔怔的問自己,就這樣子了嗎?好像是吧。
朋友不放心我;所以笑笑的說:啊!也可能是一時出走呢!呵!雖然之前並沒有過類似的例子!好了!這是很好的冷笑話,相信我的朋友一定喜歡這一則,我得趕緊寫下來。
我沒有嚎啕大哭,也並沒有哭天搶地,所以也稍稍安心了一些,至少是冷靜的,至少在這時候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還能夠清醒的拿著話筒聽完剩下來的一切。朋友約了我過些天再去聊聊,我諾諾的應著,外面不是大太陽嗎?
怎麼跟電影上演的都不一樣?不都是要下一點雨嗎?不都是要陰著天嗎?我知道可以不一定要打雷,可是冷颼的氣溫總來一點吧!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有,地球還在轉,明天還是有一堆要付的帳單,我懂了。原來失去了並不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不過是自己的事情,而且還要到底,朋友聽到的時候一定會伸一隻溫暖的手過來拍拍你,但是卻不一定會對事情有幫助。
朋友一定也覺得我的冷靜令人好奇,可是我不行做出任何的反應,因為就這樣了,這不就是答案了嗎?!書上說失去才是新的開始,想不到來的這麼快。我連愛情的虛偽真相都還看不到的時候走到了最終的答案,我並不想要一盒面紙。掛上電話之後呢?其實也還是有處理不完的公事,兩、三支電話此起彼落的響著,接完了這一支也還會有下一支。
忽然朋友的聲音出現了,在講著公事的同時問候我,我淡淡的說了這個消息,朋友也停了,停在半空中,反倒是我喂了好幾聲。朋友用微弱的聲音說了幾個我也聽不清楚的字就被我用公事打斷了,我並不想要這樣。
是我走到了這裡,不是地球要毀滅,所以沒有人需要這樣子,朋友想要見我,我不想,但最後還是答應了邀約。於是我們約在人潮洶湧的市區,我可以知道自己還活著。我按慣例的早到了,朋友見到我的時候,我戴著墨鏡戴著棒球帽,我想要這樣子。
朋友緊緊的抱著我在大街上,路上的人朝我們看了又看,兩個加起來都幾十歲的人,在市區的街上抱著不放手,我知道我要哭了,所以把朋友放開了,這樣也不會是我要的。
這使我想起很多分手或是道別的場景,在以前的我總是害怕見到的,怕自己忍不住,知道自己是脆弱的,所以索性也就不再參加任何需要慎重道別的場合或是送行。可是,如果要送的人是我自己呢?我一定會笑笑的吧!就算笑僵了也無所謂,至少不要哭。
我並沒有給朋友問我這個問題的機會,過程中因為跟另一個朋友也約了談公事,所以也就把可能的難堪跳過去了。反倒是跟朋友分開之後跟另一位女朋友提起了這件事,雙魚座的女朋友並沒有太多的反應,我也是笑笑的說著,像是在說著別人的事情。
女朋友握著我的手,在人潮洶湧的咖啡店,像是要給我一點力量,我卻喘不過氣來。天啊!就這樣子好不好,就讓我自己一個人知道這一切吧!也不需要什麼人來一同分擔了。人生不是誰說過是孤獨的嗎?我知道自己是清楚的活著,也知道要為這一切負責,所以我選擇一個人面對,至於那個某某或是哪個誰就別要為我那麼擔憂了吧!這不是一個別人的故事或是聽人說起的劇情,所以我面對自己的聲音,我會活下去。雖然從此之後我可能笑的不自在,雖然可能再也不能跟朋友敞開心胸的談,但是可以了,我接受這一切。
我笑笑的握著女朋友的手,任自己臉上的表情糾結拉扯,但至少我可以,在別人說出更令人碎心的安慰之前自己先冷靜下來。像喝一杯苦的咖啡。
外面終於如我願的飄了一些雨,也陰了天,我不在12樓,我不是誰,是我自己,我在,可是我不在了。很好!對我來說,這一切都很好。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中年大叔。文案控、影像控、音樂控、強迫症。在廣告、公關、數位、行銷、活動、品牌圈打轉,茍延殘喘。
我不只是覺得累,而且是一種痛到無法呼吸的窒悶感,朋友很是無助的盯著我瞧,我說:「不用懷疑我,我不是自閉症!我只是失去了交談的能力。」正如同我可以找的到令我動心的人,我也可以交談,可是不能愛,失去了愛的能力;忽然失去了以往的那種為未來編織夢的能力,而且覺得累 ...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享受沈浸的閱讀體驗
徜徉在不受干擾的簡約介面,瀏覽數百萬篇原創內容。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