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同人 | 英香】《明星》第八章 - c WORLD

2023/01/25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基本需知
  • 本文章與實際的國家、地區、人物或事件沒有任何關係。
  • 本文是根據日丸屋秀和先生的作品『ヘタリアAxis Powers 』所製作的二次創作。
  • 文章中的任何觀點都只是作者個人觀點,與任何組織、群眾、人物或國家無關。
閱前需知
  • 這篇發生於《Oct 1904》後。
  • 與其他故事走向不同。本故事內容為「α 」和「c」的交界點,結尾走向為「c」。
  • 原作向、歷史向、時事向。
  • 本篇故事後續有微 R18 及敏感議題部分,並只限方格子付費會員閱讀。

今天的天氣相當好,一望無際的藍天讓陽光能灑落在維多利亞港上,使海面變成一片閃閃發亮的星空。我們吹著這美麗光景帶來的海風,其輕柔地撫過皮膚,感覺相當舒服,讓人忍不住想起那個我和賀瑞斯曾經常去的倫敦港灣[21]。
那時候,跟賀瑞斯一起在英國的房子裡居住時,我不時會帶他到家附近的海灣閒逛,吹吹海風,然後跟他說一些世界歷史,或談談人的行為模式等。不肯定賀瑞斯是否喜歡這個環節,但每次我們在那海灣裡都會度過十分舒適、美好的時光,離開前他臉上總是懷有真摯的笑容,所以我猜他應該是喜歡的。
我也喜歡那片海灣的風景,和在那裡度過的時光。
「亞瑟先生,為什麼人會開始放棄思考,只懂得工作呢?」有次,年紀尚小的賀瑞斯在看見海鷗飛往天空時,以有點郁悶的聲音問道。那個年紀的他似乎正處於認識「人民」概念的階段,所以他經常會思考類似的問題。如果在一般的家庭中,或許父母會對這種頻密的哲學提問而感到厭煩或不懂解答,但對於我們作為一個地方的化身來說,若然沒有搞清楚自己和人民的差別,大概會很難生活下去。
於是,我試著利用自己的經歷給他解釋:「或許他們是失去了目標。有時候,當大家的眼中只剩下短暫的生活目的時,很容易就會忘記了工作意義。」
「工作意義?」小小的他緊握我的手,棕色的眼睛亮起好奇的閃光:「人們之所以會去工作,不就是為了賺錢嗎?還有什麼意義呢?」
我苦笑。「不是的,賀瑞斯。人們之所以工作,不一定是為了賺錢。比如不少醫護人員之所以工作,是為了可以拯救到更多的性命;不少水手之所以工作,是為了可以到更多不同的地方;不少士兵之所以工作,則是為了殺戮或行使暴力。事實上,很多人的工作目的都不是為了錢,而是為了更多無形的東西。」
他低下了頭,好像有點失望。「例如想要被賞識或被認同?」
不太懂眼前的孩子在想些什麼,但手還是不自覺地摸了摸他的頭。「如果是為了從別人身上獲取一些東西,那你的工作很快就會迎來終結喔,笨蛋。」
「我不明白,亞瑟先生。」他撫向我那放在他頭上的手,問:「為什麼會終結?」
我皺起眉頭,不肯定把真相說出口會否過於殘酷:「因為你想要的東西不一定會因為『工作了』就能夠獲得?我們無法肯定自己能從其他人身上獲得自己想要的,除非那是一宗交易,而交易亦完成了。」
「所以才需要簽署合約嗎?」他問我:「如果沒有簽約,那我也不是亞瑟先生的香港。」
總覺得話題正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某種意義上的確是這樣。」
「那麼,既然你們已經簽約了,那我接下來會永遠成為亞瑟先生──英國先生你的香港嗎?」
我愣住,瞬然失去解答的話語。殘酷的歷史在眼前快速閃過,證明即使「簽約了」也不一定能夠讓自己永遠地獲得某樣物件、某個名號,更甚是某個存在。人們所發起的戰爭──權力與暴力的結合體,很容易就會將一些事實改寫,並將重要的人、事、物從自己身上奪去。
「你很快就會再來嗎?亞蒂。」
「我會的,阿爾。」
到頭來,我們雖然作為長生不老的化身,長期浸淫在歲月的洪流之中,但同時我們也失去了控制自己的權力。正如法蘭西斯那個混蛋所說般,國家就像一艘船,政府是船桅,國民是風,時代是海,只要帆能張開,順著風才能隨著時代不斷地前進。
雖然作為國家的化身,我們的權力卻比任何人想像中還要渺小,小得連想要保護那些對自己很重要的東西的力量,都很容易失去。
真殘酷。

以行動支持創作者!付費即可解鎖
本篇內容共 3,917 字,收錄於此專題
贊助創作者百元,就抽 $8,888 紅包與好禮!
香港同人組織 BLOOM FAN 的成員,主要從事繁體中文的時事向及香港相關的創作。同人方面,主要創作方向為腐向、百合作品。
原作《義呆利》,同人作品取向為女性向、港仔中心,封面繪師:鳥燁。這裡會發一些國際金融中心組(米英香攻受無差)相關的短文,米英香可逆可拆可三角關係。由於市面上很多米攻英受作品,所以本專題會以英攻米受為主,香可攻可受。
如果要發表留言,請先登入註冊會員
打造你的創作天地
在這裡尋找共鳴,與方格子的 35 萬格友分享觀點與生活。
領取見面禮
只要設定追蹤作者,即可享有 48小時
Premium 閱讀權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