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雷|《愛情的理解》:心動可能只需花一秒,然而分手卻可能是漫長的凌遲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韓劇《愛情的理解》第9到12集描繪了愛情的不安,與劇中主角各種不同愛人的方式。心動可能只需花一秒,然而分手卻可能是漫長的凌遲。
「你只要給我百分之一就好,其他的由我補上。」
朴美京曾向河常秀如此表白,然而真正進入愛情中,當時的自信都幻化成各種惶惶不安與試探。旁觀男友河常秀的目光或心依舊放在另個女人身上,儘管曾認為只要他給她百分之一的真心,但當真正擁有男人時,那渴切卻又想要得寸進尺的貪慾總是讓朴美京惶惶不安,用最熟悉的金錢物質想討好拴住河常秀。
朴美京不論是買昂貴的西裝或者好車想討好男友,這樣的經濟物質卻反推離了常秀,讓他感到負擔,朴美京愈是感受到常秀內心藏的人是安秀榮,愈是想要牢牢抓住河常秀,甚至不惜將有錢的爸爸抬出來試圖逼婚。
河常秀陪朴美京父親在高爾夫球場練球,當時兩個男人間的對話揭露這段愛情中兩人身分地位的差距。
「美京的交往對象是不是能讓我滿意,或者對方有什麼條件,老實說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反正不夠的我來補上就好,而你的想法也不重要,因為只要是美京想擁有的,我都會幫她拿到手。」
朴美京父親一席話尖銳的戳穿這段愛情中盡頭是要踩著河常秀的自尊迎向追求身分地位的婚姻結合,以現實考量,跟朴美京交往甚至結婚在外界看來都是一條往上爬的捷徑,河常秀與朴美京的愛情被這份世俗的利益衡量稀釋,處處變成一種壓力讓河常秀感到窒息。
另一方面,安秀榮與男友鄭鐘賢的愛情也岌岌可危,鐘賢因為父親的手術費與國考落榜在女友面前感到自卑,失去了原本打動安秀榮的那份樂觀與細心,鐘賢在這段感情中變得日益敏感,縱使搬進去與安秀榮同居,兩人卻處處透著尷尬的疏離,鐘賢面對安秀榮刻意清空陽台的盆栽與鋼琴,只為了騰出空間讓鐘賢的行李可以有更寬裕的擺放空間,又或者是女友拿錢幫助他支應父親龐大的醫藥費,雖然都是出於好意的伸出援手,卻也讓這段感情中兩人的地位失衡,鐘賢的敏感自卑最終讓兩人的關係逐漸緊張,甚至鐘賢身邊出現了崇拜他的讀書會學妹,兩人漸漸同床異夢。
安秀榮與河常秀各自在自己的愛情中感到窒息,兩人卻意外因銀行VIP客戶驟逝而必須一起出差弔唁,兩人在返程的途中下車前往海邊散步,曾經錯過的海景在這次出差時終於選擇兩人一起前往,在那瞬間兩人似乎短暫回到最初彼此心動曖昧的時分。
當兩人結束海邊散步,在車站月台候車準備返程時,河常秀試探的脫口問她:
「妳幸福嗎?」
然而安秀榮卻反向他拋出「我是否該與鐘賢分手?」這句震撼彈一般地反問句。短短一句問句片刻就崩解了河常秀的意志,一再壓抑的愛意是否瀕臨潰堤?
當河常秀推掉與女友父親應酬飯局,赴約與安秀榮吃飯,這次換做河常秀先抵達入座,等著安秀榮現身,河常秀透過窗口卻看見安秀榮反身離去的背影。當河常秀追到公車站,出現在等車的安秀榮面前,戳破了安秀榮無法赴約理由的謊言,兩人又回到當初選擇錯身的原點。
「人生如同公車路線圖一般,乍看像是慢慢開往別的地方,但其實又會回到原點,只能在同一處不斷打轉。」
安秀榮看著公車路線圖緩緩吐出這句話,似乎總結了兩人愛情的模樣,河常秀邀約安秀榮一起到自己最熟悉的溜冰場,獨處的兩人在冰上溜冰,原本說好要比賽誰先丟到冰場的盡頭,但常秀卻在原地不動沒有出發,甘心輸給安秀榮。
「所謂的圓圈,或許會讓你誤以為正在偏離軌道,但其實又會再次回到原點。」
當安秀榮朝河常秀溜過去,最後兩人情不自禁擁吻,河常秀最終敗了心動,告白了安秀榮,自己再也無法壓抑對安秀榮的愛意,化作熱切的吻傳達給眼前這個女人。
隔日河常秀到銀行上班時碰到蘇股長交談,蘇股長刻意話意不清,讓沒有參加早會不知道未來開放穿便服的河常秀,誤以為安主任繳回制服是要離職,頓時間河常秀箭步向前抓住安主任,質問她是否要離職,還沒聽見答案,身後同事卻陸續從更衣室走出來,手也拿著制服準備繳回,順帶向河常秀打招呼說以後可以秀便服時尚。
瞬間洩漏真實感情的河常秀這才頓悟適才被逼出脫口而出的真心,其實自己從來沒有放下過安主任。
河常秀終於準備整理自己的感情,想跟女友朴美京提分手,然而敏感的朴美京也意識到對方終於要離開他,選擇不斷逃避常秀的邀約,不想正面聽到男友提分手,甚至還瞞著常秀找來安秀榮與鍾賢一起赴約,慶祝自己的生日,刻意迴避常秀試圖在兩人獨處時提分手的可能性,這讓河常秀終於忍俊不住爆發,提前要求朴美京跟自己先離席,最終在返家的車上向朴美京提分手,美京哭喊著為何非要在她生日當天提分手,還向男友告知安秀榮與鍾賢正在同居的事實。
安秀榮在突襲男友鍾賢時意外發現他身邊有著另個讓他開心的女生的存在,終於無法漠視自己的愛情變成了憐憫,而鍾賢在這段感情中已經失去了最初讓她心動的笑容,自己的存在變成了尊敬,而非帶給對方幸福。然而面對鍾賢單刀直入問她「妳愛我嗎?」,安秀榮卻也無法給他回答,安秀榮藉著自願出差三個月到大學校區內服務,躲避這段難堪的關係。
同時間銀行內一名男同事剛結婚就出軌,與前女友舊情復燃,最初為了現實拋棄了愛情,選擇與富家女結婚後卻又拋不開愛情,婚外情在行內曝光後,男同事不僅成為銀行內的八卦,更被停職。這宛如是安秀榮與河常秀的另面鏡子,這讓安秀榮與河常秀看似冒出火花的愛情潛藏了危機,讓兩人意識到此刻兩人的關係走在危險的鋼索上,頃刻間都可能變成不倫的醜聞,不僅安秀榮可能變成介入他人感情的小三,河常秀也可能因而影響到工作的升遷前途。
同為河常秀大學好友兼同事的蘇景弼冷眼旁觀兩人的曖昧感情,曾經是朴美京初戀的蘇景弼刻意與安秀榮在聊天中透露當年與朴美京分手的內幕,當年因為朴美京家反對,朴美京堂哥私下背著美京找上他要求他們分手,蘇景弼撐到對方找上門的第三次,最後才放手。
蘇景弼當年用最難看的方式斬斷與朴美京的感情,跟朴美京週邊的女生睡過一輪,讓朴美京死心,然而被蒙在鼓裡的朴美京從來不知道其實兩人分手的原因來自於朴美京家裡的反對。
某天安秀榮請假跑去了海邊散心,堆了一座沙堡望海,對跑來找她的河常秀表白自己的內心。
「與其整晚惶惶不安害怕沙堡被誰弄壞,被海浪捲走崩塌,不如親手把沙堡推倒,這樣才會比較安心」
最後她用買飲料當作理由將河常秀支開,獨自離開海邊,把河常秀獨自留在原地,前往找曾經出軌的父親小酌,探問父親為何最後回到家庭的原因。
曾經「明知道不能那樣做,卻還是無法停止」出軌的父親,最後卻也因為「後悔」而回到了原來的妻子身邊,甚至吐露「如果知道會一輩子飽受折磨,不會再重蹈覆轍」。這段話更深深擊潰了安秀榮對這段地下情的防線,原本因為害怕在感情中受傷的安秀榮遲遲不肯踏出一步與河常秀開始,最後雖然兩人終於壓抑不住感情擁吻,卻讓安秀榮害怕河常秀未來是否會對拋棄現實選擇愛情後悔。
隔天上班,鍾賢怒氣沖沖衝進銀行質問安秀榮「是否真的」,在聽到安秀榮確認的答案後,卻越過身後的河常秀揍了蘇景弼一拳,當河常秀上前勸阻時,鍾賢怒不可遏地反問他是否也跟安秀榮上床有一腿,讓在場的眾人都嚇了一跳。
安秀榮宛如走了蘇景弼當年分手朴美京的手法,用最決絕的方式斬斷與河常秀、鍾賢的關係。
所有人都在愛情裡煎熬、惶惶不安,這成人式的愛情參雜了利益、現實的衡量,甘於付出的卻帶給接受者沉重的壓力,變成一種負擔,安秀榮、河常秀的愛情始於心動,終結於害怕在愛情裡受到傷害。不論是河常秀當初在餐廳路口猶豫轉身卻又回頭赴約,或者安秀榮兩度面對河常秀觸手可及的愛情,選擇轉身抽離,兩人在愛情裡的裹足不前都如同在圓圈中打轉,看似「偏離了軌道,但其實又回到原點」。以為兩人終究往前踏了一步,邁向另一個地方前進,其實卻又是回到了原點。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33會員
38內容數
紀錄追劇的怦然心動與追劇進度。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