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小鈴鐺通知
檢舉內容
花筏之刃 月城曉本編 第一話《月光》『聽說,寂寞是會痛的。』

2023/02/20閱讀時間約 17 分鐘
月城曉本編CG「東京夜遊」
Ep-01「月光」
(聽說,寂寞是會痛的。)
週日的午夜,喧囂隨著末班車的離去散盡,從地鐵沿著人行道抵達公園的途中,偶爾可以看見一些被棄置的空罐,但今夜一條通往公園不起眼的巷弄間,卻留下了斷斷續續的鮮紅血跡。
東京的大雪已持續三天,酒吧熄燈後,蒼白寒冷的城市更顯寂寞。
一名膚色蒼白,留著一頭亞麻金色中長髮的年輕男子,倒臥在公園已積滿厚雪的廣場一隅。這樣的溫度及氣候,對他而言理應是再舒適不過了,但今天,他卻覺得疼痛不已。
他已喪失力氣,以半放棄的消極心情索幸躺成了大字,鮮血自他的腹部及胳臂滲出,染紅了衣衫。
女子的話,在此時沒來由地不斷在他的腦海裡來去。
『聽說,寂寞是會痛的。』
血跡隨著他緩慢的移動,染上皎白的雪地。
「藥……」他用僅存的力氣抬手撫上自己的頸脖,下一刻,無奈地笑了:「哈哈。」
他以食指指向灰濛濛的夜空,將若隱若現的圓月在空氣中框了又框:「中計了。」接著苦笑出聲:「藥沒了,通行證沒了,和隼失散了,現在看來,命也快沒了。」
「死在人間界嗎?呵,還真是想都沒想過。」他閉上眼睛,忍住疼痛,靜下來感受自己不斷加速的脈搏,此時他才終於慢慢體會到“冷”的感覺。
那表示他的體溫正在上升,上升到超越他的身體應該維持的溫度。
「這任務成果,怎麼呈報啊……」曉開始覺得呼吸困難:「無論對哪一邊,都無法呈報。」只覺得自己的心跳越來越快,意識跟著飄渺。
「你們竟然還活著。」失血過多的仍不認輸地思考著方才遭遇的突襲。
「也好啊,也好……你們可千萬別讓我活下來,」曉睜開了琥珀色的雙眸,即便身受重傷,眼神依舊銳利如昔:「不要以爲……我們永遠只能佔下風。」
「常夜蘭。」
————————————
兩個月前,風神家府邸。
帶著霜雪的勁風將門扉推震得聲聲作響,降下大雪的風神家宅邸在一夜之間披上了厚實的雪衣,一眼望去盡是皎白。
昨日開始的降雪使得天空呈現灰濛濛的一片,若是懸飛在高處向下俯瞰,肯定會覺得這一片純白的雪景實是美不勝收吧。
但這樣的美景卻總是和曉的心情產生微妙的矛盾與迷茫。
為什麼呢?
身為影族人的他本就在終年嚴寒的氣候下長大,恆常體溫為8~20度之間,照理來說,他在位於花筏國土最中央的風神家宅邸裡遇到突如其來的降雪,是件令他再舒適不過的事才對。
但此時此刻,他只覺得焦慮不安。
「已經第幾次了……?」曉從床上緩緩坐起,手肘靠在雙膝上,雙手則伏在眼前:「是後遺症嗎……?」
「好像該通知“那邊”,再調整一下藥量了。」曉揚手一揮,門扉應聲稍稍敞開,一陣寒風竄進房裡,曉平靜地呼吸著新鮮空氣,淡淡地望向灰濛濛的天空:「如果他們希望我別太快死掉的話。」
此時,遠處傳來於木頭走廊上平穩的邁步聲,下一刻,原本微微敞開的門便被怜斗“唰——”一聲推開。
「喂,燎突然說要開家臣會議。」留有一頭紅棕色短髮的怜斗站在門廊上,眉頭微皺。
「……你這什麼打扮,是要到雪森埋伏打獵嗎?」曉望著怜斗一身毛絨絨的禦寒裝備,一臉嫌惡:「穿得跟隻熊一樣。」
「你以為大家跟你一樣都很享受這種鬼天氣啊?冷到我的手都僵硬了,每天的廣場晨練簡直是酷刑。」怜斗似乎對於嚴寒引起的手指僵硬感到煩悶。
「可別拿天氣當作你弓術退步的藉口呀。」曉不以為意,對凍僵的神族們只有幸災樂禍沒有半點同情。
「冷血影族人。」怜斗無奈地拉了拉禦寒的獸毛帽:「快點準備準備到正廳來吧,聽說要發派很重要的任務。」接著便朝正廳的方向離去了。
「人間界?」隼詫異的疑問聲在廳內響起:「怎麼這麼突然?」一頭亞麻色的中長髮跟著他微仰的動作晃了晃。
核心家臣們準時於正廳集合,全員在榻榻米上落座後,家主風神燎雅及先鋒隊家臣村雨晴臣也坐定了。
「不是突然的。」燎雅語帶嚴肅:「村雨,你來說吧。」
「是。」村雨正襟危坐,一襲深藍色低馬尾落在肩前,以冷靜的口吻開始說明:「風神家於半年前,開始收到不明信件,且稱之為“匿名信”吧。」
「匿名信?」怜斗一臉疑惑。
「起初以為是惡作劇,原本打算直接銷毀,結果,在進行銷毀之前,又寄來了另一封匿名信。」村雨繼續說道:「我們將兩封信擺在一起,發現它們似乎有共同之處。」語畢,村雨將信件從懷中取了出來,依序攤在榻榻米上:「最後,送達風神家的信件,果然不只有這兩封。」
「這是……?」隼前傾了身子,端詳著眼前攤在榻榻米上的數封信:「地圖?」
「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地圖。」村雨望向燎雅:「在下查閱了花筏跟鄰國的地圖,並沒有任何一處是相符的。」
「我看看。」一直坐在一旁不發一語的曉,往前挪動了紙張:「這該不會,跟前陣子第七精銳部隊尋獲的“古籍”有關聯吧?」反應機敏的曉立刻將紙張數度調換了順序:「這是……」停下動作後,指尖緩緩脫離了紙面:「人間界的地圖……」
「沒錯。」燎雅點頭:「種種訊息,都指向人間界。」
「我們之前出動了那麼多次都一無所獲耶,而且,燎,你當真要冒著打亂氣候的風險,大陣仗地進出穿梭流層嗎?」怜斗憶起每次擾亂穿梭流層帶來的氣候災難,面色嚴峻地說道。
「這次我們有明確的線索,而且,可說是多年來的重大突破。」燎雅語畢,翻開信件的背面。
此時,在場的少數家臣們同時倒抽了一口氣,眼前拼揍出來的圖案讓眾人語塞。
「這些,有可能是告密信,不過,也很有可能是求救信。」燎雅語帶嚴肅地說道。
「求救?」怜斗疑惑地望著燎雅。
「二十年前,冷泉悠羽將封印打碎後便消聲匿跡,古籍指出,她很有可能逃往人間界,而這些信件所暗示的地點,也正是人間界。」
「這次的調查任務,或許可以解開困擾了花筏二十多年來的謎團。」村雨拿起其中一封信:「我們分析了這些文字、數字,還有鮮少人能解讀的花筏古文字,研究了半年,終於查出了其中一句話語的意思。」
「是什麼?」隼抬眸,屏氣凝神地望著村雨。
「——『帶她離開』。」
散會後,眾人各自回到房裡休息,但此時此刻的曉卻罕見地心神不寧,他反覆回想那些信件所拼湊而成的圖案。
(竟然是,這種任務。)
曉平淡的表情下隱藏著千頭萬緒。
(那種組織怎麼可能還存在?不是早在數十年前就已經結案了嗎?)
曉對於即將進行的任務發展感到不安,卻又產生了消極的期待。
(不過比起那種垃圾組織,另外一條線索才是真正有價值的。)
(如果那個傳言是真的。)
(如果她真的還活著。)
曉想著想著,只覺得太陽穴再度疼痛了起來:「得先跟清里要上一個月份的藥才行。」難以形容的煩躁感一湧而上:「先不要告訴霧雨好了。」
曉撥了撥自己的頸飾:「麻煩死了……」他抬眸望向書櫃:「這次可不能藏在書本裡了,嘖,該藏在哪裡好?」曉坐在桌前,拖住腮幫子:「隼那傢伙的觀察力可是相當驚人的,跟怜斗那種粗神經木頭可說是天壤之別。」
(算了,交給清里去傷腦筋吧。)
曉輕吐了口氣,望著搖晃的燭火,不由得發起怔來。
燭火忽明忽滅,隨著融化的熱蠟慢慢縮降,即便盡頭就在眼前,仍好似不知曉自己的終點般,全心全意地燃燒著。
若能透過無止境的銜接來延長可以燃燒的時間,這燭火會如何選擇呢?
「呵。」想到這裡,曉輕笑一聲:「哪裡有得選擇呢?」
下一刻,曉揚起了手輕輕一拂,整個房間陷入一片漆黑。
————————————
紗良推開略為沉重的房門,耐著購物袋掛在手臂上的重量,伸手打開電燈開關,漆黑的房間頓時明亮了起來。
“啪躂!”一聲,購物袋落地,紗良白皙的腕上留下了數條勒痕,她甩了甩手,將掛在另一支手上的手提包擺在沙發上,接著整個人往後一傾,放鬆地陷入舒軟的沙發椅中。
「重死了……」紗良仰著頭,將後腦勺靠進椅背,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書桌旁的落地大書櫃,上面陳列了一排又一排的小說、刺繡教學書及作品集,以及數本剪貼資料簿。
「《細語‧夕雨》、《如若這是最後一夜》、《作家不是作家》、《住在她窗子裡的夢境》……」紗良細數著小說作品名稱:「作者:如月櫂人。」
紗良起身,敲了敲痠痛的肩膀,伸手打開書櫃的玻璃門,取出排在最旁邊的剪貼資料簿。
剪貼簿的紙張因為乾掉的膠水,翻閱時發出輕輕的脆響。
剪報在紗良用心的保存下,內容完好如初,但還是避免不了紙張的泛黃。
『文壇新星——如月櫂人,不負眾望獲頒年度最佳小說賞!未來不可限量……』
『年輕小說家如月櫂人首部長篇小說《細雨‧夕雨》,刻劃出清新純粹的感情,劇情引人入勝……』
『《住在她窗子裡的夢境》榮登銷售排行榜第一!如月櫂人首次執筆奇幻題材獲得讀者肯定,小說大賣,已來到第十二刷……』
紗良帶著惆悵的微笑,小心翼翼地翻閱剪報簿,深怕一個不小心,就傷到脆弱的老紙張。
「爸爸……真的很厲害呢。」
其實紗良早已不記得父親的模樣,只能透過一些”陌生“少數全家福照片,以及報紙刊登的照片來回憶父親。
翻閱了無數篇父親作品的採訪稿後,再翻過一頁,出現的消息卻已是天壤之別。
『——名作家如月櫂人及妻子如月悠羽離奇失蹤。』
紗良望著這副斗大的標題,至今早已感受不到震撼,只剩下無盡的感慨與茫然。
「別說爸爸了,連媽媽的模樣跟聲音,我都不記得了。」紗良翻開報導,望著上頭記載的文字。
(沒有半點印象。)
(爸爸媽媽是怎麼失蹤的,怎麼被判定死亡的,這些過程,我什麼都不知道。)
「當時的我,連十歲都不到啊……」紗良喪氣地將剪貼本輕輕擺進書櫃中。
這個書櫃裡,收藏了名作家父親的著作,也收藏了藝術家母親的刺繡作品集,除了這些以外,便是紗良長大後到圖書館、二手書市、網路上自行找尋的資料。
最令紗良感到納悶的,就是她竟然完全沒有與父母生活的記憶。
「我明明記得那間房子,我也記得父親的工作桌的位置……唔!」思及此,紗良的頭突然痛了起來,她不耐地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煩死了!」
「什麼PTSD症候群……」紗良想起年幼落單的自己,接受調查及檢查後被安上的病症,只覺得莫名其妙。
「才不是,」她坐回沙發,雙手抱頭:「肯定不是……」
下一刻,手提包中的手機響起。
紗良回過神來,伸手接起了手機,另一頭傳來了紗良的閨蜜——中平奈穗的爽朗聲調。
「哈~囉!」
「怎麼啦?這麼高興。」因為這份爽朗,紗良的惆悵頓時被驅散了不少。
「當然是要問妳,機票、護照、行李!準備好了沒呀~!」
「當然準備好了,沒想到妳連海外用的SIM卡都幫我準備了,奈穗真是貼心耶。」
「這次的行程可不能出錯啊,我已經好幾個月沒見到妳了。」奈穗耳提面命說道。
「誰叫妳要出去留學整整一年啊,而且還一整年都沒回日本!台灣有這麼好玩嗎?」紗良嘀咕道。
「妳來了就知道,台灣不僅好玩,食物美味,人也都很親切呢。」奈穗繼續說道:「妳一定要來喝喝台灣道地的珍珠奶茶啦!」
「知道了~!妳已經講過很多次了,希望我睽違一年見到妳,妳的身材不會變成兩倍大。」
「那是不可能的好嗎!」奈穗大笑出聲:「妳閨密我,可是吃不胖的體質~!」
「是~是。」紗良語帶敷衍:「妳知道我的落地時間吧,記得來接我,我可不會半句中文啊!」
「沒問題,交給我吧。」奈穗樂不可支。
「那我再跟店裡確定一次請假日期,下週台北見吧!」
「No problem!」
紗良帶著微笑掛掉電話,望向行李箱。
「留學似乎很有趣呢,我是不是也該存點打工費,去遊學看看呢……?」
接著環顧一遍整理得有條不紊、顯得有些冷清的單人套房,再度坐了下來,望向奈穗特別寄來的旅遊書:「台灣……嗎。」
————————————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為期一個月的通行票耶!」正廳中,怜斗一臉興奮地端詳著一份又一份陌生的文件。
「穿梭流層的通行票我是見過了,但,這又是什麼?」隼拿起了掌心大的簿本:「上面還有我的肖像呢。」
「這些待會再發問。」燎雅嚴肅地雙手抱胸。
「接下來,就由在下來說明『行前準備』的部分了。」村雨坐正了身子。
「這不是書齋裡那些乏人問津的東西嗎?」曉漫不經心地拿起村雨擺在榻榻米上的刊物。
「這叫做『雜誌』,是人間界常見的書籍,你們可以從這些書籍內容了解一下人間界。」村雨翻開汽車雜誌:「這是『轎車』,有四個車輪,是不需要馬匹拖行即可載運、行進的一種常見交通工具,還有,各位請得熟知人間界的交通規則才行。」
「人間界的打扮好奇怪啊……」怜斗翻閱著時尚雜誌,嘖嘖稱奇:「不過同樣是禦寒,他們把獸毛甲做得可真漂亮,但這樣能夠戰鬥嗎?」
「他們只取獸毛但不需要裝甲吧,嗯,確實挺帥氣的呢。」隼也被雜誌的模特兒照片吸引了過去。
「人間界的女人是用指甲當武器嗎?還五顏六色的……」怜斗一臉迷茫:「你看,這爪子又尖又長,上面還有能量石……攻擊力應該挺強的吧。」
「這我就不知道了,以前在人間界最多只停留一個小時,根本不記得那麼多。」隼聳了聳肩。
「這次要停留的時間長達一個月,可不能露出破綻,所以那些雜誌你們各自拿回去研究吧,現在來說明最重要的東西——『身分證』。」燎雅拿起方才隼提到的簿本:「這本簿子叫做『護照』,記載了你們的模樣、生日、人民號碼等等的資訊,也是『合法身份』的證明,記得保管好。」
「喔……類似花筏的『居民票』嗎?」隼翻開個人資訊那一頁,端詳著隨著角度顯現出的雷射防偽記號嘀咕道:「這肖像難道不能更帥一點嗎?」
「取得這種東西可所費不貲,你們就別抱怨了。」燎雅嘆了口氣:「至於你們下榻的地點,澪所率領的情報隊也已經安排妥當,雖然都是經過調查評估後才選定的旅店,你們還是得謹慎小心。」
「明白了。」怜斗將眼前的功課們收攏。
「那麼,接下來開始說明探查地點,以及任務內容。」村雨拿出了一張偌大的地圖,紙張隨著攤開的動作發出輕微的聲響,五個人圍繞在地圖邊。
下一刻,燎雅伸手,纖長的手指輕輕落在地圖一角,緩緩啟口:「第一個探查地點——」
————————————
一隻黑鷹高速穿越花筏中土,往嚴寒的雪森前進,在清里的屋敷庭園落了地。
清里取下繫在黑鷹腳上的信,轉眼,黑鷹便已失去蹤影。
『人間界,台灣,一個月。目的:調查。藥性加強,需“貼身”攜帶。』
清里望著曉傳來的短信陷入沉默,琢磨著。
「『目的:調查』?」下一刻,邊緣破損的紙條的傾刻間化為灰燼:「說得含糊不清的。」
接著邁著輕鬆的腳步來到霧雨家的藥材房。
「清里大人。」霧雨家的下屬們一見到清里,立刻低下頭行禮。
「嗯。」清里走進最深處的暗房,一踏進房門,立刻轉身悄聲關上了門。
「一個月的強化藥量,而且要能藏在身上,不易被發現……」清里有些傷腦筋,接著從一個隱密的抽屜裡拿出了數樣藥材及藥粉,開始埋首工作。
————————————
飛機徜徉在萬里無雲的藍天中,紗良透過窗子俯瞰湛藍的海洋,揚起了笑容。
「好美呀,好久沒坐飛機了。」紗良輕輕撫摸手上的《住在她窗子裡的夢境》。
(平時都沒時間慢慢閱讀爸爸的著作,這陣子靜下心來閱讀一下吧。)
她小心翼翼地翻開了有些許厚度的精裝版書封,接著便一頁接一頁,不停讀下去。
「這也太……!」就在紗良深深被劇情吸引的下一刻,一個劇烈搖晃,整個機艙的乘客同時發出驚訝聲,廣播在亂流稍緩時流放。
『各位貴賓: 我們現在正通過一段非常不穩定的氣流。請您立即回到座位並繫妥安全帶,以維護您的安全,謝謝。』
『Ladies and gentlemen: The Captain has turned on the fasten seat belt sign. We are now crossing a zone of turbulence. Please return your seats and keep your seat belts fastened. Thank you.』
廣播一結束,機身開始劇烈地晃動,忽上忽下的頓挫讓乘客們膽戰心驚。
「剛才天氣還好好的……」紗良再次檢查安全帶後,低身撿起掉在地上的書,然而,她將攤開的書本翻回正面時,一個段落正好映入眼簾。
“他有著一雙琥珀色的眼眸,望著我的時候,總是帶著淺淺的微笑,讓人難以捉摸。
記得那夜他坐在窗邊,傾身對我說:『有天,我會來迎接妳。』
那抹眼神平靜而幽深,而這句像是告白的情話,卻令我不自覺感到害怕。”
下一刻,原本明亮晴朗的天空倏地暗了下來,機身跟著亂流再次劇烈搖晃,整個機艙一陣恐慌。
「……!」紗良下意識緊捉住扶手,驚懼地望著漆黑的窗外。
(不、不是白天嗎!?怎麼會、)
不停歇的亂流著實讓紗良感到心涼,長達九秒的黑夜彷彿晃了整個輩子,九秒後,亂流稍緩,窗外瞬間恢復白晝,亮光從窗戶映入機艙,就在紗良驚魂未定望向窗外的同時,一個側臉閃過她的座位窗外。
「咦……」紗良目不轉睛地望著窗外的男子,突然恢復的日光讓她目眩。
穿著和服的男子騰空飛翔,金色的髮絲及衣襬隨風狂亂地飄揚著。
「……!」紗良倒抽了一口氣,不敢相信她正看到的一切。
此時,男子似乎注意到紗良的目光,他緩緩側過臉望向她。
「……!」紗良捏緊了手中的書本,剎那間,腦海中浮現方才在書上看到的段落。
“他有著一雙琥珀色的眼眸。”
下一刻,男子勾起了笑。
“望著我的時候,總是帶著淺淺的微笑,讓人難以捉摸。”
書本再度落下地面,發出聲響,回過神來,窗外的身影早已消失無蹤。
“那抹眼神平靜而幽深,而這句像是告白的情話,”
“卻令我不自覺感到害怕。”
To be continued……
作者|坂本きよら
繪師|黑色豆腐
聲優|渡辺紘、緑川光、立花慎之介、市川太一、八代拓、野上翔
風神家五人組立繪
月城曉本編
無想的一刀
無想的一刀和其他 4 人喜歡這篇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坂本キラキラ
坂本キラキラ
1追蹤者
5內容數
『坂本有很多版本』坂本きよら、受雇於三間公司,本体為自由作家。 主力日文翻譯、文字工作者、攝影剪輯、兼職模特。 一個想很多,也做很多的多人格多棲人類。 Mail|[email protected]
乙女向小說「花筏之刃」。奇幻與現實交錯的戀虐故事,微糖仍餘韻繚繞的淒美戀曲。2020年,以筆名「坂本きよら」正式於尖端出版社出版,全三冊。2023年起於Vocus進行續篇、番外、外傳連載。由知名聲優緑川光、立花慎之介、市川太一、八代拓、野上翔、渡辺紘擔任角色配音,專業繪師黑色豆腐擔任原畫,期望能創作出有意思的續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