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手(上)

2023/03/01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敵手(圖:網路)
(一)
大學三年級的一個星期六傍晚,莊婉青來宿舍找許美芳。
「莊婉青? 你怎麼來台中了?」許美芳驚叫出來。
「我在這裏教幼稚園。」莊婉青說。
「你沒再考大學嗎?」許美芳問。
「沒有,我不考了。李孟彥在台中服預官役,我明天要去軍營找他,你陪我去好嗎?」莊婉青說。
莊婉青露出哀傷落寞的神情,許美芳心中一陣不忍。
幾年來她給好朋友寫了很多信,但是她從沒寫過一封信給莊婉青。
許美芳因自己沒主動關心過莊婉青而難過著。
(二)
國小三年級,王老師發第一次月考考卷,把整班的考卷摔到地上,破口大駡一頓,接著逐一叫同學到講台前面打手心。
「許美芳!」王老師叫到她的名字。
她趕緊到前面,看到地上的國語考卷用紅筆寫著62,她不知道62的意義,王老師抓著她的手,把她的手心打得烏青一片。
剛開始班上的同學都聽不懂王老師帶著山東腔調的國語,但是他很嚴格認真,大家都很怕他手中的籐條。
在王老師的嚴厲教導下,同學第二次月考成绩突飛猛進。
王老師對著班上同學説:「我騎腳踏車載莊婉青,去鎮上買一個大皮球給你們玩,你們在教室寫作業。」
一個小時後王老師載著莊婉青,抱著一個大皮球回來了。
同學私下這樣說著:「王老師是莊婉青的乾爹! 」
班上同學從小就須下田幫忙,皮膚都曬得黝黑;只有莊婉青皮膚是白嫩的,她不必下田。
她的父母在廟口開著一間柑仔店,賣著日常用品。
鄉下的小孩大都沒零用錢,但是莊婉青的父親常會給她零用錢,她常常到學校對面的商店買冰棒,然後拿著冰棒請大家舔一口。
莊婉青並沒有因此成了大家的好朋友,因王老師對她毫無掩飾的偏愛,她成了大家的眼中釘。
許美芳每次為月考努力讀書,只有一個目的:打敗莊婉青。
她嫉妬著莊婉青得到王老師的偏愛。
雖然四年級就換了班導師,但是一直到小學畢業,兩人都是功課上競爭的敵手,彼此不相往來。
(三)
國中第一個寒假,莊婉青竟然踩著脚踏車來看許美芳。
一看到莊婉青踩著腳踏車進了她家的院子,許美芳滿是驚訝和尴尬。
莊婉青停好了腳踏車,就走到許美芳身旁。
「許美芳你什麼時候回來的?」莊婉青問著。
「前天,學校前天才放假。」許美芳說。
「你們私立學校比較拼喔!我們學校已經放假幾天了。」莊婉青開著玩笑說。
「你回來看你外婆喔?」許美芳找著話問。
「是啊! 回來看看! 我們家離這裏,只要騎半個小時。」莊婉青說。
雖然村裏的人口愈來愈少,莊婉青的外婆仍在廟口經營著以前莊婉青父母留下的柑仔店。
許美芳很想知道莊婉青在學校的成绩,就問:「莊婉青,你在你們班排第幾名?」
「十幾名,我的成績沒有很好。」莊婉青說。
許美芳鬆了一口氣,小學數學成绩一向贏她的莊婉青,並沒有名列前茅。
「你是在 A段班吧? 功課好的學生都集中在A段班。」許美芳說。
「我們這個年級有一班A段班。」莊婉青說。
當莊婉青反問許美芳的成绩時,許美芳只說:「我們班厲害的人太多了,我的成绩只排在中間。」
其實許美芳因父親時常叨唸著私校昂貴的學費,她已經拼死拼活地拿到下學期的獎學金了。
但是她不告訴莊婉青,她是她的勁敵,她無法卸下心防。
(四)
莊婉青高中联考,考上市區的明星女中,許美芳則直升私立高中。
高一下學期莊婉青打電話到許美芳學校的人事處,要求找她來聽電話。
「許美芳請到人事處,有人打電話找你。」
人事處請訓導處廣播,許美芳很驚恐:是誰這麼大膽敢勞動人事處?
平常她經過人事處的走廊,裏面有幾個男士,講話大聲且粗魯。
許美芳一踏進人事處,一位男士指著桌上的電話。
「喂!」許美芳拿起話筒。
「許美芳,這星期六我請你到我家吃大拜拜! 我們鎮裏五年一次,非常盛大。」莊婉青說。
「好啊!」許美芳說。
「我們星期六中午在客運總站相會。」莊婉青說。
(五)
莊婉青的母親和莊婉青一樣有著白嫩的皮膚,在家裏說話的聲音很權威,她的父親不太說話。小學的時候同學就傳過莊婉青的父親是招贅的。
莊婉青的父母招呼著許美芳吃飯,但是只有莊婉青和許美芳兩人在桌上吃著。
莊婉青的父親點著煙到屋外抽著,她的母親在屋外的手搖抽水機旁清洗著做生意用的鍋鏟碗盤。
莊婉青讀小學的弟弟和妹妹一進屋子,發現有陌生人在,就又蹓出去了。
吃過晚餐後,莊婉青帶著許美芳到街上閒逛,街上滿是人潮。
莊婉青邊走邊和許美芳說著話。
「現在有三個人在追我。」莊婉青說。
(待續)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129會員
56內容數
文學的愛好者,喜愛詩、散文和小說。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