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e 02:願望APP(7)

2023/03/19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這次失蹤的是高三學生陳曼珊。
  與之前的失蹤案相同,這位受害者同樣是高三乙班的學生,而她也是在前一天放學後失蹤的。但比上一位受害者幸運的是,她的家長在當晚就發現了她沒有回家,便連忙報了警,因為察覺得早,警方很快就排除了其他擾亂視線的可能性,早早的鎖定了學校為作案地點。
  「……作案地點?」
  蕭若放下了杯子,有些訝異的看向方鳴。
  中午的時候,方鳴接到了學校的緊急通知,匆匆忙忙的離開了方雲的家中。學校裡,毫無意外的已經聚集了一些偵查和鑑證人員,還有教職員和一些眼熟的高三學生。在漫長無聊的錄口供程序之後,警方終於宣布他的証言並沒有任何幫助,其後副校長跟師生們告誡了幾句別在校外亂說話,便讓他們解散回家。
  方鳴出來以後,看看時間,剛好還趕得上赴約。
  「嗯,似乎警方認為這是有預謀的綁架案。聽說他們又翻遍了監控錄像,這次倒是錄到失蹤者離開了課室,但仍然沒拍到她走出學校大門的畫面。」
  侍應剛端上了熱騰騰的餐湯,方鳴用湯匙攪拌幾下,才放到嘴邊嘗了嘗。
  「你告訴我們這件事不要緊嗎?」秦瑾之問。
  他和蕭若都是方鳴的高中同學,認識了近十年,交情不是一般的深,但是跟靈活圓滑的蕭若不同的是,秦瑾之是一個非常嚴謹認真的男人,這個特徵非常符合他的工作要求——他是一名律師。
  方鳴聞言聳了聳肩,然後掏出手機點了幾下,亮出一個新聞網站。
  蕭若和秦瑾之同時湊近了看,只見網站上是一篇幾小時前剛發出的獨家報導,正是描述這宗新的失蹤案,而且除了方鳴剛才提及的資訊外,還以相當獵奇心態的口吻作出了幾個推論。總括來說,以筆者的邏輯來看,教職員八成是作案犯人,學生的家長也脫不了關係,而失蹤者本人更可能是自導自演。
  綁架、自殺、私奔、跳海……似乎只要有任何一絲的可能性,筆者就會發揮八卦小報記者的精神,把每個推測都渲染成語不驚人死不休的恐怖真相。
  「這到底亂七八糟的在說些什麼啊?」蕭若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雖然說的都是一些嘩眾取寵的東西,但由於兩宗失蹤案都已經成為了禾日市的熱門話題,因此這篇報導已經累積了驚人的瀏覽量,底下還有不少評論證實那些警方線索的真實性。
  秦瑾之明白方鳴的意思,這些資訊已經沒有任何保密的必要性了。他也只能默默點頭。
  「說起來,你們怎麼看這件事?」蕭若喝了一口咖啡,一手托著臉頰問道。
  雖然他是向另外兩人詢問,但目光卻鎖定了方鳴,秦瑾之也是以帶著一些好奇的眼神望著他。
  三人自高中以來經歷了一些事情,對彼此也算是知根知底,其中也包括了方鳴獨特的能力——雖然他並沒有解釋過全部事情,但兩人也了解到方鳴眼中的世界與他們是有些不同的。
  好比說,方鳴是能夠看到鬼魂的。
  「你覺得她們還活著嗎?」秦瑾之上身微微前傾。
  「……大概還活著吧。」
  至少,方鳴在學校裡一直沒有看見兩個女孩的鬼魂,也沒有感受到屬於她們的怨念。
  人要是死於非命,總會有些遺留下來的東西,因枉死而產生的不甘、痛苦、遺憾……這些負面情緒會累積起來,沾染在與死者的記憶有著密切聯繫的地方,就像是久久不散的氣味一樣,直到死後一段時間都不會消散。
  對於方鳴這樣靈異觸覺強的人來說,能輕易感知到這種怨念。假如死者臨死前的情緒極為激烈、或是在同一地點死去的人數較多,怨念甚至有可能會化為實質,在那種情況下,即使是不具特殊能力的普通人也可以看得見它們。
  「那就好,應該還有救吧。」蕭若得到答案之後,便打算中止話題,他們都曉得方鳴並不喜歡提及那方面的事情。
  秦瑾之卻是有些遲疑,好像想說些什麼,卻欲言又止,剛好侍應陸續把菜餚送到他們的桌上,三人已經餓了,便開始吃飯。
  才吃到一半,秦瑾之的手機就不合時的響了起來。
  他向二人示意了一下,起身走開,接起電話。只見他談話期間神色凝重,不時點著頭。這一通電話聊了快十分鐘,秦瑾之才回到餐桌旁邊。
  「怎麼了?」
  方鳴注意到他正看著自己,便從面前的炒飯上抬起頭來。
  秦瑾之揉了揉眉心,語帶沉重的說道:「抱歉,剛剛是我的客戶打來的,事情似乎很嚴重。」他端正的臉龐顯得非常嚴肅,「是跟第二宗失蹤案有關的。」
  「你的客戶?」
  「嗯,是一宗有關遺產的官司糾紛,近期好不容易爭取到想要的結果,哪知道客戶的家裡馬上就出了這樣不幸的事。」秦瑾之長長吐出了一口氣。
  方鳴和蕭若互看了一眼,默契的沒有細問,靜靜等他繼續說下去。
  「我可能要到你的學校打擾了。客戶知道之前發生的第一起失蹤案,知道它並沒有妥善解決,所以他聯絡了一個朋友介紹的專家。他希望我把專家帶到學校去,協助他的同時,也看看法律上可以怎麼追究責任。」
  秦瑾之看了看手機,「他說專家正在趕來,估計星期一就會到禾日市了。」
  「專家?是什麼方面的專家啊?」蕭若忍不住問道。
  「他沒有說清楚,只提到那位專家對於處理意外事件和案件有著不少經驗。」
  方鳴聞言沒有發表任何意見,又埋頭繼續吃了起來。
  對於他這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秦瑾之和蕭若交換了一個眼色,同時露出了苦笑。
  令方鳴意想不到的是,當晚,他又做了和昨晚一樣的夢。
  而下一個晚上也如是。
  同樣的夢,也是那個公園,那個男孩——
  然後,它們總會在同一個時刻戛然而止。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illustration
贊助支持創作者,成為他繼續創作的動力吧!
季節
季節
專注奇幻和耽美。Show, Don't Tel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