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片

2023/03/18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退房後,映毓無神的走在街道上,走到了一個公園後坐下,看著熱鬧的公園,老人小孩都充滿洋溢氣息,唯有她一人因為宿醉頭痛欲裂、格格不入。
撇開分手這個打擊外,映毓第一個想到的是:
原來斷片是真的!
以往她總是信誓旦旦的和朋友說,喝就沒有什麼斷片這種事情啦,那都只是大家在借酒裝瘋用的招數而已!
直到昨晚全身撞得到處瘀青以及亂打電話後,她再也不會鐵口直斷說斷片騙肖欸這件事了。
恢復理智後,以最快速度把昨天失言的語音紀錄全部收回,再留言一句給她說聲抱歉。
接著努力回想昨天到底發生什麼事,就像劇情片一樣,畫面回到飯店的床腳邊,自己歇斯底里的哭著打給她,請她不要丟下我,後來竟然還開了視訊,聽到手機裡的她一直問:
里:「妳現在人在哪裡?妳再不說我就要打給彥了喔!讓他去找妳!」
映:「求求妳不要打給他!他什麼都不知道,不要打給他⋯嗚⋯」
映毓對於昨晚的記憶一一拼回,越拼越起雞皮疙瘩,完全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有那些反應⋯
直到手機最後一通視訊時間留在半夜三點多後就停止了,她再度紅了眼眶。
以前的里,一定會立刻出門不睡覺也會想盡辦法找到她在那裡。
這次,以後,都不會了。
    銨靜
    銨靜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