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gasPete-黑幫少爺愛上我(同人)-非終結的最終章-婚禮(上)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你到底懂不懂,什麼叫做儀式感啦!」本家大少爺-天坤正對著分家大少爺Vegas撒潑。
現在,距離Vegas對Pete求婚已經過了好一陣子,本想慢慢籌備,但總有大大小小的瑣事煩上門來,兩邊的家長(對!就天坤和Pete奶奶)都覺得不能再拖下去,是時候辦個喜事了。
但,天坤做為本家分家的大家長,前來了解狀況的時候,才知道Vegas的求婚居然是在深山野林!沒有見證人!沒有大鑽戒!也沒有燭光跟鮮花!
這實在超出天坤的想像,他整個人都不好了!他最愛的保鑣,視若親弟的Pete,求婚居然如此寒磣,他心疼啊!
Vegas看著天坤傷心欲絕地捶心肝,搖頭表示不懂,看向陪著天坤一起來的Tem,試圖讓他翻譯翻譯,他明明就有好好的安排驚喜跟Pete求婚的呀!天坤這是鬧哪齣?
不看還好,一看驚人。
「儀式感,這個我略懂略懂。」Tem說著說著便面對天坤單膝下跪,掏出口袋裡的大鑽戒,要讓天坤大驚喜。
驚是驚了啦,但不是驚喜,而是驚嚇!
天坤見他又是單膝下跪,又是大鑽戒的,心裡特碼的飆過數十國髒話。Tem這人又發什麼神經,太丟人了吧!
拽不動,到底為何拽不動!明明看起來這麼瘦弱,天坤拉不起Tem,只好開口讓他起來:「做什麼?你快起來,好丟臉。」天坤壓低聲音,咬牙切齒的說,試圖不要引起其他人的關注。
「天坤,跟我結婚好嗎?」Tem非常真誠的看著天坤的眼睛,眼角餘光發現天坤似乎有些害臊,耳尖都紅了,又補了一句:「你不答應,我不起來!」
「Tem ! 啊!我不管了!」天坤驚聲尖叫後落荒而逃,Tem連忙起身繼續不依不饒。「Baby, 你等等我,我還有花跟燭光晚餐⋯。」
「你別靠過來!你走開!」
Vegas看兩人推推搡搡,最終Tem還是抓著機會抱緊天坤,抱在懷裡哄著。
真是一物降一物。
Pete抱著Venice慢悠悠的度過來,好奇的看著遠處那兩人,問道:「天坤少爺和Tem是怎麼啦?」
「喔,Tem剛剛求婚了,好像⋯沒成功。」Vegas語氣冷淡的回答。真就沒人看出這廝腹黑陰險,卻裝著白蓮花嗎?
「天坤少爺被求婚呀!哇~可是怎麼沒成功呀?是少爺不喜歡Tem嗎?不至於呀⋯。」Pete一面覺得替少爺開心,一面又覺得有點傷感,以後是不是更沒有時間陪少爺了。
「應該是因為丟臉。」Vegas斬釘截鐵地下結論,看天坤的樣子是喜歡Tem的,不然不會同意出雙入對。但求婚實在太突然,天坤應該還沒有想過結婚這問題,偏Tem直接來,在眾人(好像只有他?)面前單膝下跪求婚,天坤臉皮薄又沒有心理準備,直接惱羞成怒了。
Venice在Pete身上左看右看,好奇問道:「Pete爸爸,什麼是求婚?你也有求婚嗎?」三歲多的孩子以為求婚是種物品,想要讓Pete給他解釋,如果能吃,最好能嚐上一口。
Pete覺得Venice實在太可愛了,輕輕搖頭:「不能吃呢寶貝,求婚呀,就是⋯。」
身旁的Vegas突然劇烈咳嗽,被口水嗆著了,「都多大的人了,怎麼還被口水嗆到⋯。」一邊幫Vegas拍背順氣,眼角餘光瞄到Vegas微紅的臉頰和耳廓,突然回想到那小樹林的求婚⋯。
啊啊啊啊啊!兒童不宜!
被回憶鬧了個大紅臉,Pete結結巴巴的回應Venice:「那個⋯寶貝,求婚這個事情呢⋯有點⋯複雜,等你過了今年生日,我再給你解釋。」
Venice疑惑的來回看著Vegas和Pete,為何爸爸看著遠方,Pete爸爸臉紅紅像是生病了?「Pete爸爸,你生病了嗎?」Venice擔憂地摸著Pete的臉頰,試圖給他一些力量,希望Pete爸爸不要生病。
Vegas把Venice從Pete身上抱下來,拍了拍他的小屁股,慫恿著:「別囉嗦,去吧,天坤伯伯在前面,他好像心情不太好,你去給他一個擁抱。」
Venice一臉疑惑,隨即又乖順的點點頭。他還是去找天坤伯伯好了,不然爸爸要是生氣又會霸佔Pete爸爸,就沒有人能陪他睡了。小跑步衝到天坤面前,甜笑著大喊:「天坤伯伯。」
天坤大力掙脫Tem的懷抱,抱起眼前的小不點,兩人開始天南地北的聊起來,不時親暱地貼臉、親親,Tem氣得牙癢癢。氣氛正好著,就放這小子來破壞,還是人嗎?!
Tem瞪向遠方的Vegas,那兇狠勁差不多是用眼神給了個中指,Vegas則是挑釁地回了個壞笑。
彼此!彼此!Vegas挑眉。
-
好不容易把Venice哄睡,昏昏欲睡回房的Pete發現Vegas正煩躁地揉著眉心,便走上前去輕捂他雙眼,「休息會兒吧,再皺眉蹙額,抬頭紋能夾死蚊子了,多醜!」
Vegas一把將Pete拉到懷裡讓他坐在大腿上,「看膩啦?這才多久就嫌我醜啦?」
Pete忍住笑,故意捧著Vegas的臉左看右看,「真的是⋯有點老了呢!哎呀!」還沒調侃完,腰就被掐了一把,Pete驚呼!
「怕癢呢!別鬧!」
「沒鬧,就是知道你怕癢才掐的。」Vegas把Pete舉上會議桌,把頭埋進Pete胸口,Pete怕被Vegas壓倒,連忙雙手後撐著穩住。
Vegas聲音悶悶的,「我知道,你會留下來,是我強迫你的,你只是不忍心拒絕我,其實⋯你沒有那麼愛我。」Vegas越說Pete越覺得他似乎在哽咽,胸口衣服也像是淚濕了。
Pete心抽抽的疼,看來是剛剛的玩笑話觸動Vegas敏感神經了,太過火了。Pete所幸半躺,雙手捧著Vegas臉頰,軟語安慰著:「怎麼會,我最愛你了Vegas。」
Vegas頰上還垂著淚珠,甕聲甕氣的問:「很愛嗎?」
「很愛!」
「比愛Venice多?」
「嗯,比愛Venice多。」
「也比天坤多?」
「嗯⋯比少爺多。」事情的走向,似乎有點⋯奇怪,Pete開始有點疑惑。
「那你以後都不回本家?」
「Vegas!」Pete總算知道哪裡來的違和感,Vegas又在對他耍招數了。
「還是,我準備手銬,一直把你銬在我身邊好了,那種有長鐵鍊的,你要上廁所也方便。」Vegas雖然仍是眼含淚,但根本沒有點悲傷表情,「其實,你身上每一處我都看過了,陪你一起上廁所,也是可以的⋯。」
「Vegas Kornwit Thirapanyakun !你這綠茶!」Pete氣得掙扎要起身,Vegas不讓,反而把全身重量都放在Pete身上,死死地壓在桌上。
Vegas斂起笑容,眼帶悲傷地凝望Pete:「不要離開我,沒有你,我活不了的。」
總是在玩笑裡掩飾真心,這混蛋!
「知道了,不走。」Pete輕吻Vegas額頭,愛憐的:「笨蛋。」
「你不就愛我這個笨蛋嗎?」
「才不!」
「沒關係,你知道我愛你就行了。」Vegas吻著Pete,像是呢喃的保證:「永遠不變,直到生命盡頭。」
「這時候,不應該說話⋯。」Pete舔了舔唇,眼神盈滿邀請。
Vegas充滿侵略性地盯著獵物,唰地一聲撕壞Pete的襯衫,將他雙手控制在頭頂上方,抽出腰間的皮帶,牢牢地捆了。
「想要了嗎?」Vegas啃著Pete漂亮的鎖骨,這麼問。
Pete覺得有些乾渴,嚥了嚥口水,用低啞的聲音說著:「你,能滿足我嗎?Vegas。」
Vegas用行動代替回答,張弛有度地折磨著Pete,吻從鼻尖到肚臍,像是春風拂在心尖,輕柔地挑逗,讓Pete不住的低喘,「再用力點,Vegas。」
「求我吧Pete,你知道我喜歡聽你哀求。」Vegas舌尖在Pete手掌舐著,在腕間脈搏處輕啃,像是嗜血的吸血鬼正要享用美食。
「Vegas⋯求你,弄髒我吧。」Pete雙腿扣在Vegas腰間,紅著臉懇求著,全身的細胞都在渴望著,渴望緊貼和衝撞,毫不保留的釋放。
「如你所願,Pete。」
他再不能言語,兩人的慾望交纏碰撞,深深淺淺不停進出,在深處舒服的戰慄,炙熱的堅硬讓Pete一次又一次,感受噬人的浪潮將他吞蝕殆盡,直到天堂降臨。
57會員
132內容數
始。如果那年夏天,沒有遇見你。我不會明白,每一種關係的愛,都是犧牲。但我又寧願沒有遇見你,至少,我們還能在某個演唱會上,相聚。那年夏天,盛夏的風,是你我傾心的證明。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