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你與你無關|電影《愛是自私》影評

2023/04/23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為什麼「愛是自私」

雖然知道是由同名小說改編而成,但看完電影的當下還是有點不解:為什麼「愛是自私」?
然而當我走在街上回憶起電影裡一幕幕場景時,突然領悟到「愛本來就是自私的」,因為我們都希望「所愛之人接受我們的愛」;因為「你快樂所以我快樂」;因為「我愛你與你無關」。
浩輔固執但溫柔的把滿滿的愛塞給龍太以及龍太的母親,即使對方好像有那麼一點點為難,浩輔還是非常堅持且自私的把他的愛舉在對方面前,等待對方收下。

觀影心得 (有雷)

《愛是自私》承襲導演松永大司先前作品風格,在最通俗的戲劇化設定中(死亡、癌症、賣身、逃離),他卻能克制住人物情緒與畫面節奏,將衝突降到最低後,再不經意的把小細節帶入其中,建構出真實卻又曲折的故事。
而本片最值得一提的一定就是四位演員異常精彩的演出。
男主角鈴木亮平有點壯碩(似乎是導演特意安排),第一眼絕不會把他跟「同志」聯想在一起,但只要多看一眼(甚至多半眼就好),從他說話的手勢、微笑的眼角,提包包的樣子,就會知道他的與眾不同。就如同我身邊的同志朋友們,他不會特意的壓抑自己的某些外在特徵,當然,也不會到處嚷嚷自己的性向或故作Sissy,但確實散發出「不用問,我就是」的那氣質。我相信鈴木亮平花了非常大的力氣在揣摩浩輔這個角色。
宮澤冰魚飾演的龍太在戲中雖從事男妓工作,但他的陽光溫暖氣質,別說鈴木亮平,螢幕外的我都要一秒淪陷問他能不能教我健身了。我認為一部好的「愛情電影」最基本的要求就是不能讓演員看起來笨笨的,《愛是自私》不僅做到這一點,甚至超越更多。劇中宮澤冰魚一邊教健身一邊從事風俗工作,這兩個反差這麼大的職業卻讓他演出有某種重疊的可能,不管是需要肌肉鍛鍊或是需要肉體撫慰,兩種不同需求的客戶都會被他激勵的態度與純真的微笑給征服。
只是當浩輔透過交易網站找到他,他拒絕浩輔的挽回,賭氣的說「真希望從沒認識你」時,那率真的眼神、生氣的模樣又與先前的陽光大男孩有如此的不同...有一種「啊!原來你也可以不笑嘛!」的感覺。
宮澤冰魚值得無數個亞洲電影大獎,然後我個人覺得鈴木亮平輸給《風再起時》的梁朝偉有點冤枉,他比這部戲的梁朝偉值得男主角獎。(我也有去戲院看《風再起時》,這是我的真心話,勿戰!)
飾演母親的阿川佐和子並不是職業演員,但她將一個樸實溫柔母親演出到位。丈夫外遇拋妻棄子,妻子獨力養育年幼的兒子,最後卻積勞成疾,又逼得兒子只能輟學去打工養家,明明命運對他們如此的不公平,但在母親身上卻看不出任何怨懟的痕跡,會讓人覺得難怪可以教導出龍太這樣的孩子。而母親的存在,或許也填補了浩輔少年失恃的孤獨。
飾演鈴木亮平父親的柄本明算是驚喜現身。一人獨居在老家的父親與浩輔互動不多,而浩輔回鄉祭祀母親的時候,他似乎不願兒子每年一次舟車勞頓,說了句「也不用每年都回來」。後來浩輔因龍太去世的打擊過大,藉故回到老家一趟,即使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父親也說了句「我去煮飯」。我非常喜歡父親這個角色的安排,他不似印象中的日本式父親,或霸氣權威或嚴肅沈默,他的關心與溫柔是不經意的。我想,或許也是因為有這樣的父親,才能教養出浩輔這麼溫柔的孩子。
此外,我也很喜歡導演安排的許多小細節。例如平行剪接浩輔在華麗攝影棚工作的同時,龍太正揮汗如雨的在搬貨,我不認為導演是故意要顯示出兩位主角的身分差異或者告訴觀眾浩輔有多不知人間疾苦,是要我們知道現實生活有很多不易,王子與王子的幸福生活不代表他們將住在城堡裡。
而浩輔知道龍太在賣身後,「立即」知道要上哪個網站去找蛛絲馬跡。也暗示了浩輔可能也有過浪蕩的生活,他填補空虛的方式,應該不止是靠外在的物質,他或許也曾尋找肉體的安慰。
不一昧地美化主角,且用換緩慢的節奏告訴觀眾:乏味的生活、殘酷的現實確實可能澆滅我們的熱情、擊碎我們的夢想。另外,松永大司導演似乎也認為「死」不只是消逝,而是可能繼續存留一部分在生之中*…如此種種,都是承襲自他的前兩部作品《廁所裡的聖殤》、《哈納萊伊灣》而來。
如果在看悲劇的時候有任何一絲療癒的感覺,可能是因為我們當了一回他人苦難的偷窺者。
然而松永大司的電影以及《愛是自私》不僅讓我們接受人世間就是存在這類苦難的事實,更讓我們知道當不幸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自私的去給予愛以及伸出溫暖的雙手,或許就能找到一點希望。

劇情簡介(有雷 慎入)

時尚雜誌編輯浩輔(鈴木亮平)在工作之餘,最大的愛好就是與一群好基友聚會八卦以及上健身房。在東京過得新潮摩登的浩輔,其實有段不願意回首的過去。不僅少年喪母,更因氣質陰柔而遭到中學同學的訕笑排擠,所以成年之後他就頭也不回地離開家鄉,如今在東京過得順風順水,靠名牌服飾武裝自己。
在朋友的引薦下,浩輔找到龍太(宮澤冰魚)擔任自己的個人健身教練。雙方往來的過程中,知道龍太14歲即輟學工作,獨力撫養生病的母親。
龍太專業親切的教學,激勵了一度荒廢健身的浩輔,他們彼此也很有話聊。一日,浩輔買了日本料理餐盒給龍太(龍太曾想買給母親,但因為太貴而縮手),並且強硬的說「這不是買給你的,所以你沒有權利拒絕」。
這一天,在天橋上,龍太吻了浩輔,他們回到浩輔的家,第一次做愛。
交往的過程是如此甜蜜,但不久後龍太突然無預警的提分手。龍太坦白告訴浩輔:中學輟學的自己除了當男妓,怎麼可能有本事養活母親?但與浩輔交往之後,他越來越沒法跟客人上床,他很痛苦,只有分手他才有辦法繼續做這份工作。浩輔震驚之餘,只能目送龍太離去。
浩輔透過性交易網站找到了龍太,告訴龍太願意一個月給他十萬日圓,其他不足的部分希望龍太能去找正經的工作。一番爭執之後,兩人言歸於好。
龍太兼了兩份工作,白天搬貨,晚上則在餐廳後廚洗碗,浩輔曾問他這樣會不會太累,龍太卻表示他終於能做一份可以跟媽媽坦白的工作了。
龍太約浩輔到家中作客,那小小的集合式住宅與龍太的豪宅相差是如此之大,但龍太母親的慈愛與溫暖,卻是浩輔相隔甚久的體驗,三個人共度了一個美好的夜晚。此後,浩輔對龍太母親越發上心,甚至買了一台車給龍太,只因希望龍太母親去醫院複診的路途能更輕鬆。
然而,幸福來得如此突然,不幸也是如此。就在浩輔坐在新車副駕座上,等待龍太赴約的同時,得知龍太當天早上猝死了。
浩輔自責,他認為若不是自己的堅持,龍太就不會因為日夜兼差而累倒,也因為這樣,他開始頻繁的拜訪龍太母親,並給予她金錢與生活上的協助。
這一天,浩輔找不到龍太母親,才被鄰居告知龍太母親前一週已經住院。浩輔有點生氣,覺得自己努力這麼多,龍太母親卻依然把他當外人,然而這份怨氣在聽到龍太母親是癌症末期這個壞消息時也隨之煙消雲散,浩輔又開始忙前忙後的為龍太母親打理一切。
龍太母親越來越虛弱,一日,隔壁床的再次詢問龍太母親與浩輔之間的關係:「這是你兒子嗎?」母親一反之前的否認,這次她點點頭說「是呀。」
*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它的一部分。
15會員
9內容數
想當文青,卻發現要花不少錢~ 想在森林裡彈琴,卻下起雨~ 想躺平,卻發現正在算還有幾分鐘可以打卡下班~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