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讀第17屆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集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賣骨

攢了畢生積蓄梭哈的河岸土地,竟然有死人骨頭,還不止一具,有夠晦氣,還造成孩子心理陰影及家庭革命。本想眼不見為淨,稻田種出的米同樣能吃,但台灣特殊的戰爭歷史剛好在此時需要屍骸入廟奉祀,以滿足巡視官員的面子。突然間豬羊變色,觸人霉頭的遺骸轉瞬間就變成了期貨第一桶金,巴不得越多越好,感覺就像肆虐農作物的荔枝椿象或打屁蟲,政府一說要收購反而有人養起來一樣,本末倒置。本作的精華則在颱風天搶時機,避免「本金」被風吹走、被河水湮滅,煞費一番苦心才捨命搶救下來,差點自身兒也賠了進去。
此作用客語寫成,讀起來有點新奇但不會有排斥感,作者將父子情深的描述、場地背景的交代很像自身經驗的投影;而評審意見對於時代感有瑕疵的部分則太過講究,畢竟此文學獎不是歷史小說獎,只有萬字的篇幅奠基在重點部分、切合主題與情感即成佳作,既然都能接受生動賣狗血的後段奮不顧身劇情,卻嫌義民廟非官方籌設資助不會特此徵收,讓首獎從缺有點雞蛋裡挑骨頭。

溪底無光

藉由與原住民通婚的跑路漢人描寫不同社會階層的生活模式,賭徒心態凡事只想不勞而獲抄捷徑,反應在電魚而非正常釣魚、捕撈上,且戒不掉賭癮,積攢一點資金就又立刻投入其中,而斬獲一點蠅頭小利就吹噓不止、大肆宴客,造成惡性循環無法翻身,短視近利不求正道恐造成日後注定苟且偷生,標題也良好呼應了浩劫及末路的到來。
這作品開始及結束的很突兀,不經讓人認為是同作者從長篇小說《偽魚販指南》中節錄出來的部分。文章中對於魚種的分辨、市場的生態、作業的模式都有相當貼切的說明,乃來自個人的經歷;刻畫出種種對立與衝突,卻又很自然的融合交織在一起,反諷出社會現象及底層掙扎求生的一面,像是求神問卜的宗教迷信、凡事有錢好商量還辦假離婚、逢迎諂媚等,裝闊的同時又經濟拮据,像極了買二手賓士裝有錢人的8+9。近期筆者看過把原住民及漢人形象表達幾近完美的作品即是《八尺門的辯護人》,相當具有代表性的台灣文學作品。

隔夜車

倒敘的手法片段式的描繪小三的心境,娓娓道來難處,又是一個有賭癮躲債跑路的男人跟不願離開女人的案例,似乎成為了苦情計的公式教科書,比起前篇是用了女角的心境代入,藉由點滴的過往雲煙來回穿梭不同時空,譜出完整的故事作品。但是在情感的渲染及動機的解釋稍嫌不足,例如女人在偏僻的鄉鎮落腳、甘願進學校擔任廚工、甚至斜槓照料難搞病人,但既對男主角沒有虧欠更不是圖謀遺產;懦弱有賭癮還遊手好閒的男人,在幾乎還清欠債後幹嘛還要自殺?有廚師技藝怎不東山再起或一同打拼?四年多前就離婚幹嘛不扶正小三再續情緣?會這麼介意是因為曾2年內變更受益人為「同居人」,是很空泛定義難認有十足法律效力,男人女兒是直系血親卑親屬,不因婚姻事由終止而喪失繼承權,恐衍生法律上的爭議。若作為遺產的一部份,有第一順位的請求權,但是會計入遺產與贈與稅的一部份,所以指定受益人應書寫完整姓名以防債權人及繼承人追討、最末順位建議加上「法定繼承人」,避免夜長夢多及遺產稅找上門。

代天行騙

整篇用閩南語寫出的疫情期間,香客與廟公的日常,初讀時有些吃力但逐漸邁入佳境。作者對中外世界的歷史、民俗文化的涉獵、影視傳媒的動態、流行元素的著墨、數位科技的進步都融入在本作品中,有點突兀但是又很合乎情理。擺脫宗教迷信及怪力亂神的思維,開闢出特有的台灣人生態,隱晦的道出同志出櫃家人以為卡到陰、起乩退駕需排練像是地下偶像團、線上直播賣假貨、帶風向等,全都因疫情影響而有全然嶄新的一面,看似荒謬怪誕,卻又十分貼近生活。逢年過節的進香、求姻緣線、人生道路選擇求神問卜,乃至封街阻巷的繞境出巡,都有政治人物及地方角力人士的身影。標題取得很好,騙神騙人,是百姓不得已甘願被哺檳榔、操髒話的大肚腩師公騙?還是早已被制約,不花點錢被人訓斥一番不過癮?山不在高,有仙則靈;廟不在大,心誠則靈,這也難怪台灣街坊大小廟宇數量跟診所有得拚,甚至還更賺不會倒。民眾寧可排隊拿開運籤、消災解厄也不願去看身心科或做心理諮商,相較其他篇用反諷的語調及誇張的黑色幽默,使讀者更有共鳴感及社會反思。

過橋後才看的見倒影

科幻未來的場景,藉由電腦語言的轉換與相容衝突,同時隱喻日治時期台灣面臨日文轉中文的歷史事件。在大環境中,百姓能做的選擇不多,也平鋪直敘說出政治力影響、思想言論箝制的作為,使得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得不隨波逐流,好安身立命。就像元宇宙Meta整併FB、IG;IOS系統與android系統看似河水不犯井水,且有很多轉換工具及界面可以互通有無,近期歐盟則決議統一充電孔為USB-C接頭,以減少資源耗費,都與作中JN系統被各種手段玩弄掉,強迫上車CH系統有幾分類似。遺憾的點在於有點後設性的架空世界觀,以及不夠白話的轉喻,像實驗性的文創產品或學校修課期末報告一般,相對提升了閱讀、IP化門檻,造成對象為一般大眾的文學作品代入及情感投射不是這麼強烈。作品標題改為《漣漪》形容轉換過程的消長與漸序,或《倒影》映射出自己的無所適從、抉擇未定,可能會更切中要旨。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