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說裡冥界的事⋯⋯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關於小說冥界的事⋯⋯
通靈道士《11. 兵馬相助》裡最後的冥界,是來自於我真實的夢境場景。
人生中,我有三位已故的親人,曾來到我的夢中。
一個是對我很好的阿公;一個則是不太熟的大伯;另一個則是離開我們身邊才一年的阿嬤。
而冥界的場景則是來自於不太熟的大伯。
我不確定他想傳達什麼訊息給我,但我永遠依稀記得,那個夢境的色調偏於暗黃。
環境就如小說所述,都是竹子搭建的矮房,上面則是鋪蓋芒草作為屋頂。
天空昏暗,不見星空,我身旁的河流也是黑的不見底。
柳樹座落於河畔兩旁,依靠著木頭製的圍欄。
我看見許多生澀的面孔朝著同一個方向走去,我並沒有跟著他們前行,而是站在原地,像是再等一個人似的。
我處在那裡看見遠處有一座拱形木橋,那些過岸的人,只過不回,依序走過橋面,抵達對面那些林立的矮房,並繼續往前行。
就在這時,我看見對岸有個熟悉的身影,我很確定那是我不熟悉的大伯。
我努力在對面向他揮手,他似乎有瞧見我,轉頭看了我一眼。
我永遠記得,大伯神色凝重,眼神低垂,面無血色,垂著手,晃悠的跟著那些人繼續前進。
我見他沒再看我,我那時就對他喊了一句:「再見⋯⋯」
然後,我就醒了⋯⋯
我坐在床邊,滿頭大汗,回想著,為何我會夢到大伯?
我不懂,大伯不在乎他的女兒嗎?又或者希望我傳達什麼訊息給他女兒。
我將這件事告訴了我的母親,他卻認為我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但是⋯⋯
我對大伯並沒有什麼印象,也沒有刻意去思念他。
這次寫到這個場景,我再度回想了大伯那張惆悵的臉,我大概有點明白他找我的原由。
由於大伯是來自於突發性酒精中毒死亡,他常對我爸說,他愧歉家裡很多,酒精一直是他生活的寄託。
他靠著喝酒,將心底的憂慮深埋,那總是樂天的笑容,只是不願讓家裡看見他的失落。
我想,他應該也想託夢給家人,但是,他可能覺得,家裡的親人也許不會原諒他。
所以大伯選擇了我,期望我能跟堂妹說,他一切安好。
只是近年,我一直遇不到堂妹,如果有機會,我會代替大伯,轉告她──
大伯已經過了橋,妳不用再牽掛了⋯⋯
以前,我也很怕見到那些鬼魂。
然而,隨著年紀的增長,我漸漸才發覺到,人比鬼更加可怕。
那些鬼魂,在我眼裡看來,就像是經過死亡的洗禮,頓悟般,不再有所執著與比較,唯獨僅剩的,大概就是無法在駐留於人間的嘆息吧。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5.2K會員
156內容數
我是非賢君子,是一個熱愛創作小說的作家。 這裡會有一個專屬討論創作想法的專欄。 有興趣成為小說創作者可以在此互相討論、交流。 希望大家能帶著友善的言語相互鼓勵,謝謝大家m( _ _ )m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你可能也想看
單篇小說《關於小紅帽的二三事》單篇-2018 2018是正式開始接觸單篇小說類型的起源。 搞笑、改編、爛尾。 該挑戰是要寫一篇爛尾的故事,結尾會附上真正的結局。 本篇改編自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小紅帽》。   在一個鄉下小村,有個小女孩時常戴著奶奶在她生日送給她的小紅帽,這頂小紅帽在她頭上戴著非常合適,於是大家都改喊她
avatar
穹葉
2024-06-05
假工具書:03-2.關於小說類型(文學、大眾、輕小說)  依序為文學小說、大眾小說、輕小說。   其實輕小說也是大眾文學的一種,但我額外拿出來說。而大眾文學就是所謂的「通俗文學」。通常出版社會將作品分為「純文學」及「通俗文學」。   這邊說的是小說的「定位」,定位就是有目標族群、核心價值、獨特性,與故事的題材分類不同。
avatar
穹葉
2024-05-14
假工具書:03-1.關於小說類型之篇幅  這篇專指「小說」,分項為「文學小說」、「大眾小說」、「輕小說」。   篇幅分為「極短篇」、「短篇」、「中篇」、「長篇」、「大長篇」。   ※所有篇幅都可為「單一故事」或「系列故事」。   ※因為我個人對文學、大眾、輕小的定義特別模糊跟複雜,所以我去給自己科普了一下。
avatar
穹葉
2024-05-14
【關於哥德式小說嘗試的雜感】這兩天在試著撰寫哥德式小說,內容元素參考【秀弘的哥德式復興文章】 我個人就是很難寫出那種黑暗陰鬱的感覺。對於自我道德限制與格局卡關中。
Thumbnail
avatar
古神小卷碎碎念
2024-03-17
《關於寫小說的五四三》寫小說的難處很多,其中一件,便是要寫出自己難以認同也覺得很髒的事情描繪出來,而且還得要讓做出上述那些事的人來當男/女主角。 《OS:什麼都別問,我什麼都不會說的!》可以說是我在2023年突破自己的一項嘗試。 當初也沒想到能往後續寫那麼多篇。 自己也著實嚇了一跳。 有些演員,哪怕自
Thumbnail
avatar
린/凜(筆名:155cm/九畹蘭)
2023-10-29
關於寫小說這件事:人物對話  大家好,我是正在惡補小說技巧的紫色竹子。 本文在Potato Media有標註好重點的版本,歡迎大家點過去看。   也許有些人知道,今天老竹要寫一段我覺得很困難的劇情,所以這兩天我都在進行構思,這篇文章要寫的則是其中一個重點:對話。   對話是很重要的,不只是互動性,還要能帶動劇情。   
Thumbnail
avatar
紫色竹子(寫小說的)
2022-08-14
關於短篇小說《寵物店》的一些醜話有些醜話得說在前頭 這是以前練筆時寫的短篇故事,文筆稚嫩,人物研究做得不夠透徹,只是腦洞有些趣味,未來十之八九也不打算再重寫了,但終究也是自己的孩子,還望諸位看官閱讀時,將就將就,手下留情。(抱拳)
avatar
阿藍天天天藍
2022-07-25
關於我們手搖茶小說裡科幻元素部份的回應:總之先看一下本次回應的讀者來函吧: 其實我最沒想到的是,居然會有讀者針對我們科幻的部份來函指教w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科幻雖然經常在電影、戲劇、動畫漫畫遊戲小說裡看見,甚至台灣這裡獲得大量宣傳的電影,通常也或多或少有著程度不等的科幻元素。 我想,這可能是因為我們「太過熟悉」自己人的關係吧。
Thumbnail
avatar
雲山
2022-04-28
關於寫小說埋伏筆(下) 因此,當主角成長到某個程度,就應該到處去看看,才能遇到其他的強者而有了變強的慾望。如果一開始就逆天到達天花板的強度,那遇到其他反派就只剩裝逼的內容可以看。 什麼?你只用一隻手跟我打?那我就只用舌頭就能打敗你!(七龍珠的梗深植腦海啊!)
Thumbnail
avatar
深邃月光
2022-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