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率的母親節蛋糕?—走出「送出禮物,但是卻不被接受」的難過,進入「輕鬆給愛,輕鬆被愛」的頻率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五月,對我們家來說是重要的月份;除了五月五日是我的生日以外,五月二十日也是我和女兒們透過繼親收養、建立法律關係的日子。當然,還有眾所週知的、五月裡第二個星期日的母親節;只是,除非是為了繳交學校作業,不然我們很少會特地在這一天慶祝。
但是,今年的母親節,大女兒竟然買了蛋糕。
而這個理應美好的蛋糕,一次砸中了我、太太和大女兒對於「送出/接受禮物」的創傷經驗。

「母親節快樂!」大女兒興奮但又忐忑地拿出蛋糕。

「謝謝~~~」每次收到女兒們送出的禮物,太太總是會非常開心地收下。
「喔!」沒有喜歡吃蛋糕的我,因為腦中冒出「應該不是送給我的吧?」的想法而事不關己地站在旁邊。
這陣子,我們一家四口都在執行【4+2R代謝飲食法】,為了養出好的腸道菌相,需要遵守「至少執行滿十四天,才能有一次美食放鬆日」的規則。原本,五月中可以有一次美食放鬆日(可以吃蛋糕),但是在母親節前夕,我們回診確認了接下來的進行方向,便取消了五月中的美食放鬆日。

於是,這個母親節蛋糕變得非常唐突。

「我知道,我們現在都不能吃這個蛋糕。但是,它是我的心意⋯⋯」大女兒眼眶濕潤地補充,看了看太太之後,又看了看我。
「媽媽知道,我們再來想辦法!」太太趕忙安慰大女兒。
「⋯⋯ ⋯⋯」對於這個突如其來的禮物感到困惑、不知所措的我,語塞了。
「妳倒是說點什麼啊!」沈浸在喜悅裡的太太,邀請我進入她的氛圍。
「我不知道⋯⋯或許,我真的不喜歡驚喜吧!」我勉為其難地回應。
「嗚⋯⋯」大女兒跌坐在椅子裡,哭了出來。
。。。太太趕忙把蛋糕拿去冰箱,我也用最快的速度整理自己。。。

送出禮物,但是卻不被接受?

「妳知道嗎?我真的很不喜歡這樣⋯⋯我也想要好好接受妳的禮物,但是現在的情況,對我來說非常地『卡』。第❶,妳知道我不是一個喜歡吃蛋糕的人,如果真的是甜食,我也是喜歡吃巧克力;而所我知道的妳,是一個會貼近對方需求地來準備禮物的人,怎麼會挑草莓蛋糕呢?因爲那是媽媽喜歡的?」我整理好自己之後,打算將交錯在內心的三種想法向大女兒全盤托出,而語氣中也帶了鼻音。
「那是蔓越莓的啦!」感覺被責備了的大女兒,辯解道。
「好!偏酸的,還算有中我的口味⋯⋯第❷,我以前也有『送出禮物,但是不被接受』的經驗。國小的時候,我跟著合唱團一起去日本;那是我第一次出國,又因為『都是團進團出,沒有什麼單獨行動的機會』和『在那之前,每次母親出國返家的時候,都會帶伴手禮給我們和辦公室同仁』」,於是我就在遊覽車上買了一包我也蠻喜歡的白巧克力糖果回家,結果被媽媽說了一句『妳不會買,就不要買!』。」回憶起那個經驗,我像是再次變成小學生,幽幽地說。
「我知道那件事!」同樣也是療癒師的太太,跟著進入我的內心世界。
「在那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買過禮物給我媽媽。工作後,我又和即將結婚的大學同學去了一趟日本;我有帶禮物回來給爸爸和姐姐,分別是他們一定會用到的亨利領T恤、襪子和鞋子,但是沒有給媽媽的⋯⋯那次,我媽有問『怎麼沒有給我的禮物?』,我就說『妳不是說:不會買,就不要買!』嗎?」那個兒時記憶,我一直耿耿於懷到,也成為後來行為模式中的一環。
「被那樣說,很不舒服吧!」太太順勢往下切。
「非常很不舒服啊!所以,我真的非常不想要這樣對妳⋯⋯」我的眼淚再也抑制不住地大滴滾落。
「⋯⋯ ⋯⋯」原本連腳和臉都蜷縮進椅子的大女兒,抬起頭來看向我。
「但是⋯⋯第❸,我不想說謊!在收到禮物的時候,我不希望自己因為害怕你會受傷,就裝出一副『我很喜歡』的樣子,然後妳又因為我很喜歡這樣的禮物,而持續送這樣的東西給我。我相信,妳也會希望送出我真心喜歡的禮物吧?」跳進另一個思緒之後,我向大女兒確認。
「當然!」大女兒點了點頭。
「小時候,我的外公來我們家的時候,都會帶那種保麗龍盒裝的芋仔冰,我媽都會很開心地收下;但是,那盒芋仔冰會就此放在冷凍櫃裡面,不僅佔去將近一半的空間,而且還因為沒有人吃,於是放在那裡好長一段時間⋯⋯我有向我媽提出『為什麼不讓外公知道其實我們沒有喜歡吃?』的疑問,但是我媽卻說『不能讓阿公知道,歡喜收下就好!』。我對此感到非常困惑;因為這樣一來,明明是最親近的家人,不就對對方的喜好一無所知了嗎?」我說出這個想法背後的脈絡。
「我會想要知道妳真實的想法!」大女兒放下原本縮在椅子上的雙腳,說道。
「我也覺得妳會是想要知道『真實的、我的想法』的人⋯⋯換妳說說吧?為什麼今年的母親節,要特別買蛋糕;過去,我們都不會特別慶祝的,不是嗎?」我把話語權交還給大女兒。

「對我來說,我也有很多『送出禮物,但是不被接受』的經驗;畢竟,四、五歲的時候,爸爸和媽媽離婚、不願意讓出監護權,所以我和妹妹只能在爸爸和奶奶身邊生活。那二年裡,我們送給他們的東西,都是被放在一旁,甚至會當著我的面直接丟進垃圾桶;當然,那些都是我們採的花、畫的畫⋯⋯,對他們來說可能是無聊的東西吧!」大女兒情緒低落地說。
「妳們送的禮物,我們都是非常珍愛的!」我跑到太太的桌上拿出一封信;那是女兒們在小學一、二年級的時候,撕下作業簿裡的一張紙之後,夾雜注音和國字地寫著「媽媽,我愛妳!」的卡片,裡面還包著一張一百元。
「哇噻⋯⋯妳到現在還留著?那張一百元怎麼不拿出來花?」大女兒看到信裡面歪歪扭扭的字,大笑出聲。
「怎麼可以花!那是妳們包給我的第一個紅包捏!」太太一臉幸福地將白色的、薄薄的那張作業紙壓在胸口。

草率的母親節禮物?

「所以,為什麼這次要送蛋糕?」我把大女兒拉回對話的主題。
「那是五月初就訂好的!五月四~九日,我要去澎湖拍攝紀錄片。在那之前,我一直都在準備拍攝計畫,回來之後,我還要整理資料⋯⋯沒有時間可以買母親節禮物。」大女兒緩緩說道。
「我有猜到,妳可能是因為忙,所以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準備⋯⋯但是,為什麼是『蛋糕』?我跟媽咪都沒有特別喜歡吃蛋糕啊!」我接著問。
「網路上都在推母親節蛋糕啊!」大女兒解釋。
「聽妳這樣講,這顆蛋糕變得很草率捏!有一種『我沒時間啦!反正大家母親節都會送蛋糕,那我也來訂一顆吧!』的感覺。」我用無所謂的語氣表演著。
「我不是這樣想的!」大女兒氣急敗壞地說。
「我也覺得妳的想法不是這樣,所以我才在問啊⋯⋯」我帶著好奇再次詢問。
「今年是妳收養我和妹妹、成為我們法律上的母親之後的第一個母親節,我覺得非常特別;而且,九月後,原本因為在家自學而總是和妳們在一起的我,就要去唸大學了,可能會沒有那麼多時間給妳們,所以我才會想要慶祝嘛!」終於說出真實想法的大女兒,一邊哭一邊說著。
「原來是這樣⋯⋯我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對妳來說有這樣的份量!」我的眼淚也跟著大顆大顆地滑落。
「但是,我把這件事情搞砸了啦!」大女兒邊哭邊跺腳。

瞭解彼此的心意

「其實,對我來說,妳把剛剛講的那些心意寫在一張卡片裡面,就可以了!如果有時間,妳就畫畫,像那張貼在床頭的明信片,上面有妳自己畫的抹香鯨,就很漂亮⋯⋯沒有時間,就寫文字,我會收到的。」我試著讓大女兒收到「我有收下她的心意」的想法。
「這樣就可以了?」從頭到尾在一旁不發一語的小女兒,突然問道。
「對啊!愛不是有五種語言(肯定的言語、服務的行動、真心的禮物、精心時刻和身體接觸)嗎?禮物只是其中一種,而且禮物的形式更是非常多種,然後我的禮物更是非常難買,妳們也知道⋯⋯前幾天,媽咪才在這十一年來、第一次送了一個有送到心坎裡的禮物,對吧?(詳情請閱讀〈今年生日,我收到的禮物,用錢也買不到!〉)」我連結了前陣子才發生的事情,讓女兒們可以更瞭解我。
「對!妳的禮物真的很難買。」大女兒嘆了口氣說道。
「所以,與其這樣,CP值更高的『禮物』,就是寫上心意、肯定言語的卡片了呀⋯⋯誒!我在教妳們怎麼愛我捏!」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正在做這樣的事情。
「有!我有記起來!」原本眼睛就很大的小女兒,瞪大眼睛說道。
「我知道了!那這顆蛋糕要怎麼處理?」確認我有收到心意的大女兒,終於願意放那顆蛋糕離開。

我給出的是愛,更是他們從來都不要

「等一下!我也有話要說。」就在我和女兒們以為話題已經結束的時候,原本都沒有說話的太太,突然開口。
原來!太太也有「送出禮物,但是卻不被接受」的經驗,那是太太與她的阿娘和阿爸之間的故事;從小到大,太太的阿爸非常有事業心,耗盡年輕體力和早餐店打拼下來的基礎,讓他轉向發展瓦斯行和代書事務所,也希望三個子女都能參與在家族事業中。
身為大女兒的太太,在學習更多商業知識後,有了「到外面的公司去歷練,然後再將經驗帶回家中事業」的想法,並且與「更希望孩子可以在家裡幫忙」的阿爸和阿娘有了衝突;在那之後,在外事業有成的太太(當年還不是我的太太!),特意買禮物送給他們的時候,總是得到「妳買貴了啦!」和「禮物被收在角落、不被使用(例如:鞋子、皮帶⋯⋯等等)」有聲和無聲的回應,讓她非常挫折且難過。
「那是一種『我給出的,從來都不是他們想要的』的感覺⋯⋯」太太不再和那股混雜著沮喪和無力的痛苦對抗,透過進入那股情緒,得到徹底的釋放。
「真的是辛苦了⋯⋯」我對太太說,也對我自己和大女兒說。
「真的好累⋯⋯」太太應聲,大女兒也跟著點頭。
「我們就⋯⋯輕鬆給愛,輕鬆被愛吧!」我帶著她們一起重新設定信念。
。。。各自好好感受情緒之後,情緒也慢慢離開。。。
「那這顆蛋糕⋯⋯要怎麼辦?」小女兒待大家都回神後,這樣問道。
「送給阿嬤?」太太靈機一動地說。
「阿娘有糖尿病,又不能吃⋯⋯」務實的我,提出反對意見。
「這個應該要送『冷藏』!」太太自顧自地走向冰箱。
「⋯⋯ ⋯⋯」大女兒對我擺了擺手,表達出「讓她去處理」的意思。
「好吧!」我抿了抿嘴說道。

「我們還是要幫那顆蛋糕拍張照片吧?雖然我們沒有要吃⋯⋯」做完事情的我,突然想起那顆蛋糕,站起身來走向冰箱。
「對呀!我們還是要跟它合照一下!」大女兒拿著手機湊了過來。
「我已經包好了啦!也已經聯絡好貨運囉!」看著站在冰箱前面、瞪著已經裝進紙箱(完全看不到漂亮紙盒)的蛋糕的我和大女兒,太太大笑出聲。
「動作也太快了吧!」對於太太罕見的迅速,我和大女兒面面相覷。

「太謝謝妳了!」太太首度收到這樣的訊息。

隔天,我和太太在散步去大賣場採買的路上,太太的手機收到阿娘發來的訊息;訊息內容竟然是「這顆蛋糕真的太漂亮了!」和「太謝謝妳了!」,而五十年來第一次收到如此回饋的太太,眼眶直接爆出眼淚。
「真的是⋯⋯」我不可置信地搖著頭,但是嘴角是掩不住的笑意。
「輕鬆給愛,輕鬆被愛!」太太重複說著新的設定。
「對啊!這樣真的很幸福⋯⋯」我張開雙臂把太太抱進懷裡,好好感受這股前所未有的愜意。

我們的本質是愛

或許,在人生的這條路上,我們一直在給出愛的過程裡,受到了許多嗑嗑碰碰,從而害怕去付出;但是,透過回到自己的初心,回到原本的、愛的出發點,最終還是能夠遇見願意瞭解、歡喜接收這份愛的人。
然後,我們也能在與「願意理解自己的人」互動的過程中,不是一昧地將焦點放在「自己的付出」上面,而是可以在理解對方的情況下,給出更貼近自身心意和對方需求的愛的形式。
祝福我們都在愛的路上,越走越順!:)
最後,邀請你贊助這個專欄,支持我繼續寫作。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