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波克拉底的誓言》 理性與人性的羈絆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日內瓦宣言中的希波克拉底醫師誓詞,是進入臨床醫療服務前,醫師們必須恪遵謹記的一種制約,因情節輕重不同,散見於刑法、醫師法與醫療法規中。

妳喜歡屍體嗎?

本書女主角真琴為一位因學分不足而受內科部長之賜,前往法醫學科訓練的實習醫師,開門見山就被欲回祖國當驗屍官的外籍副教授凱西給問倒。由於制度問題,生者大於死者的態度各國皆然,打壓了用在法醫鑑識與解剖經費的開支,比起看活人的醫師待遇有天壤之別,就連美國以法醫為志願的準醫師也僅有0.2%,所以來此報到的不是性格偏執或遭排擠,就是有特別的動機或嗜好。
真琴以上皆非就坦承不諱,並且用學校教的治病扶傷概念,與自我價值觀的認定,無法接受已逝之人與血肉之軀放在同一高度上等閒視之。凱西便引其來到誓詞看板下,追問其是否在之中有看到生死之別;若在接觸一個陌生或不感興趣的學科之前,先有定見,將有違邏輯思維與理性判斷。長年與死者「往來」的光崎教授,便是位不苟言笑、實事求是的孤僻鬼,自律甚嚴的他,講求理性為依歸、解剖為驗證手段,在精湛的技術與懾人的經驗下,常不按牌理出牌遊走於灰色地帶,因而惹人非議。一下子頤指氣使呼喚古手川縣警、一下子當頭棒喝初出茅廬的真琴醫師,將規矩倫理等制度拋諸腦後,卻又可以精闢的分析兩難間的抉擇,不久前還「勸退」了一位打算朝這行發展的年輕醫師。凱西副教授則是為了向遠近馳名的光崎教授學習才遠渡重洋,有明確的動機與目的當然與他志同道合,在先天不良又後天失調的情況下,看來真琴要拿這門學分可謂難如登天。

意外VS他殺?

司法相驗,
是由檢警主導,偕同法醫或檢驗員現場評估外在傷勢,決定是否送解剖或歸還家屬,進而開立相驗屍體證明書的過程。一具雨天酒後凍斃在路旁的屍體,無論在外觀、證詞、證物等跡象,都顯示為單純的意外事件,遭質疑的驗屍官對於執意要進行解剖決定悻悻然,畢竟國家撥給的預算16萬,而病理學會評估解剖一具至少25萬,著實就是個多開多賠、寅吃卯糧的狀態,現在不僅被質疑專業判斷,更是拖垮排擠優先序更高的「他殺者遺體」,最後被教育新人的名義塘塞過去。
在學期間實習過的大體解剖及跟刀經驗,直接被光崎凱西兩人嗤之以鼻,不僅顏色味道與新鮮的屍體大相逕庭,每個器官與細節的呈現都各異其趣,若是用模範的大體老師當gold standard,已經有解答的雛型先入為主,則容易與刑事司法上的相驗證據失之交臂。在凍斃屍體的抽絲剝繭上,光崎教授循循善誘地訴說死因與依據,給古手川真琴上了寶貴的一課,就是憑藉明察秋毫的慧眼,以及嗅出端倪的敏銳感,有助於理解案件態樣與還原真相。
東京都一年報驗的屍體一萬四千具,進入解剖的僅兩千三百具,死者不會發聲、家屬可能還在殤痛中或不願接受二次傷害為由而拒絕解剖,但真相往往就這樣石沉大海。檢調署特聘委外的醫師為兼任性質,幾乎是看活人的醫師,與在大學醫院當法醫學教授的光崎有本質上及專業訓練程度的不同,雖然兩者都是論件計酬及實報實支的方式給付費用,但做出驗屍報告的成果有目共睹。未有縫合線代表未開刀,這樣好意思出具證明報告?台灣之前也有交通事故鑑定未到現場就出具報告,被法院打臉不採的荒唐新聞。恣意依經驗法則認定死亡結果不僅有違醫德倫理,更是對生者與死者的褻瀆,拿預算不足或必要性當擋箭牌根本捉襟見肘、自曝其短,可見有多少已經火化或息事寧人的遺體,就這樣被草草了事?台灣去年甚囂塵上的浮屍事件絕大多數第一時間就認定自殺、意外收尾,又有多少具其實是案件呢?

自殺VS病故?

「應注意,並能注意,而未注意」
是刑法針對過失犯做出的定義。車禍撞死人,受非難的幾乎都是開車肇事的駕駛,畢竟台灣有著死者為大的不成文習俗,而今天如果只是闖紅燈或不遵守交通規則就賠上性命,按過失比例與可歸責責任,怎樣都難逃一劫。但是,若死者是自殺或是事故前就病故或宿疾纏身的話呢?那麼加害者及受害者的天平就有失公允了。好在活人會說謊而屍體不會,病理的表徵、器官的態樣、數值的高低、出血的有無,在生前或事發現場看到的一切,都不如開顱剖腹來的精準深入。有時候事件發生不是一蹴可幾,而是循序漸進所累積的結果,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可能就是大家輕忽的枝微末節。考量到人情世故、資金額度、理事角逐、弱勢疾苦,願意當領頭羊的趨之若「無」。外界視醫師為道德崇高的職業,但內部也有爭名逐利、隻手遮天等不堪入目的醜聞,書中也有抱怨說法醫界只有人頭沒有人才,這種千軍易得、一將難求的窘境,恐怕會劣幣逐良、甚至慢性窒息下去。

眼見為憑VS睜眼閉眼

在固執己見與體諒家屬之間,真琴的觀感也亦步亦趨追隨教授二人,逐漸將感性的部分祛除,取捨之間道德標準何在?就算知道真相,讓它曝光究竟是維護死者的名聲,還是對在世者的交代?抑或只是成就感作祟而已?
我國法醫師法成立於108年,主管機關隸屬於法務部,是世上唯二非「醫師」認定的國家,台大法醫所乙組提供非醫師身分,完訓及通過專技與公務高考後,一樣能從事相關職業,養成之路近十年。其實法醫學教授被告的案例不比臨床少,有時是家屬不同意報告的結果所致,影響著保險金請領或向加害者索賠的問題,而非關醫療過失或司法正義。所以授課內容涵蓋各種法律及鑑識科學,不僅需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還要囊括動植物、昆蟲、微生物病原體等子專業項目,不然本於責任執行的義務卻被千夫所指,豈不捨本逐末?活人比死人可怕那乾脆保守的撰寫病摘或屍檢報告,那業界又折損了一名精銳。
真琴的醫師生涯會如何走下去?續作尚有《希波克拉底的憂鬱》、《希波克拉底的試練》
經專業編輯潤稿後之首發原址如下:https://news.readmoo.com/2023/07/07/230707-hippocratic-oath/
為什麼會看到廣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