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偷水案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那是發生在鬼月的事,員警阿富上班時接到一件案件,有民眾阿慧報案他家的水被偷了,他心想這也太奇怪了,處理過偷機車、偷錢、偷手機,沒聽過偷水的,帶齊裝備後他就前往報案地點。

到了現場,那是一棟3層樓高的透天厝,屋齡大概有30幾年了,左右也都有住家,阿慧出來帶阿富進去,阿富看她大約是50歲的婦女,穿著及膝的短褲,T恤,臉上沒有化裝,只對阿富淡淡說了一句:進來吧。雖然阿慧外表及說話還算正常,但是從警20多年經驗告訴他要小心,所以他默默的開啟了秘錄器錄影,進去屋子內,裡面的燈沒有開,有點暗,雖然是夏天,但在屋子內卻有股陰涼的感覺,阿富問阿慧:為什麼會報案被偷水?是誰來偷的?小慧說:我懷疑是隔壁的鄰居偷的,我在半夜的時候,明明整個屋子都沒在用水了,可是頂樓的水塔的卻有馬達的聲音,水也會減少。說完便要帶阿富到頂樓去看水塔的水,他心想我也看不出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我不是水電工啊),不過為了避免被投訴,他還是順著阿慧的意思跟著去看水塔,走在她後面,他悄悄觀察了四周的環境,1樓客廳桌上散亂放了一些東西,空氣中瀰漫著一股因為不流通產生的淡淡霉味,2、3樓都是前後各1間房間,衛浴在樓梯旁,他也跟阿慧聊了幾句,知道了她是一個人獨居在此,有個弟弟在新竹工作,到了頂樓有個直立式水塔,打開蓋子看看裡面,又看看了連接水塔的管線,沒有什麼可疑之處,阿富就跟阿慧說:你應該請水電工來看管線有沒有漏水,或是被私接管線,如果真的有被偷水再打電話來派出所。阿慧回答說:好。說完阿富就走下樓,騎上他的警用機車就回派出所了。

過了3天,大概晚上2點多,派出所接到了一件報案,說隔壁的人大吼大叫,吵得他們沒辦法睡覺。剛好又是阿富備勤,阿富看了看報案單,報案地址怎麼好像跟前幾天處理地點很像,他翻了上次的報案單,發現這次是隔壁鄰居報案的,他到了現場,屋主老林出來說:隔壁一直有尖叫或是大聲講話的聲音,吵得他沒辦法休息。阿富站在門外聽,沒多久就傳來嘶吼尖叫的聲音,不時還有罵人的言語,在半夜時分聽來特別刺耳,阿富就去按隔壁阿慧家的電鈴,沒多久阿慧就出來開門,兩眼睜著大大的看著阿富,阿富問她:有沒有聽到大吼大叫的聲音?她說:沒有。阿富又問她:她剛剛在做什麼?她說:我已經在睡覺了,有什麼事嗎?阿富心想剛剛的聲音跟小慧的聲音不太一樣,也沒有證據是小慧發出來的,就跟她說:隔壁的老林報案有人說話太大聲了,夜深了講話要小聲一點。小慧說:我知道了,轉頭就進去了。阿富在外面待了一下,沒再聽到聲音,就返回派出所了。

處理隔天一樣是晚上2點多,老林又報了跟昨天一樣的案件,依舊是隔壁的人在大吼大叫,也依舊是阿富備勤,他心想這次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誰在大叫,不然一樣的事一直報案,會浪費許多精神和時間處,他到達現場,就跟報案人老林確認狀況,跟昨天的差不多,隔壁一直陸陸續續傳來吼叫的聲音,阿富看了看小慧的家門口,鐵門半開著,他想這樣冒然進去恐怕會被檢舉投訴,他就在外面等著,沒過多久聽到阿慧的屋內傳來「救命啊」的聲音,又聽到另一個聲音說「叫你不要偷,你還偷」,接著還有東西丟來丟去的聲音,阿富心想阿慧不是獨居嗎,為什麼有那麼多人的聲音,他壯起膽子,請老林和他一起進去看看,除了有個照應外,萬一被檢舉投訴了也還有個人證,進到了客廳,東西散落一地,他一邊叫著有人在嗎,一邊注意周遭的狀況,走到樓梯發現了一小灘的血跡,阿富想不會發生什麼事了吧,他抽起了掛在腰旁警棍,逐個房間尋視,都沒看到阿慧,心中開始發毛,整棟屋子都沒看到人,聲音到底從哪裡來的?怎麼之前忘了問附近的人這間屋子有沒有發生過什麼事,半夜就這樣跑進來,是犯傻了嗎。碰的一聲,阿富嚇了一大跳,接著又是幾聲淒厲的叫聲,是從樓上傳來的,他想說應該是頂樓吧,也只剩下那裡還沒看過,鼓起勇氣往上走去,看到阿慧一個人披頭散髮站在水塔旁邊,右手裡拿著一把水果刀到處揮舞,左手的手臂上有割痕,血液慢慢從傷口上滴下來,沒有看到其他人,阿富趕緊以無線電聯絡值班的同仁,請他聯絡消防隊派遣救護車到場,阿慧對阿富說:我看到偷水的小偷了,不要讓他跑了。阿富順著他的話說:對、對、對,我在樓下有看到,已經被我們警察抓到了,你先把刀子放下,我們一起到樓下看看。到了樓下,救護車也來了,阿富和救護員一起把阿慧弄上車後,才發現自己的制服早已溼透,擦了擦頭上的汗,坐到熟悉的警車上,才發現太陽正從東方的天空慢慢升起。

後來阿富去問當地的里長老李有關阿慧的事情,老李說:房子沒有發生過事故,聽說阿慧感情受創過,精神變得有點異常,原本在外地住,今年才回到老家來住,可能是跟鄰居比較不熟,也容易想東想西,和鄰居互動也不佳,常常自己關在家裡。阿富謝過了里長,心想很少聽過鬼害人的,倒是人害人或人嚇人的比較多,總算平安的處理完,便到附近的土地公廟拜拜,祈求工作能夠平安順利。


80會員
100內容數
紀錄生活的點點滴滴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稻田旁的沙龍 的其他內容
悲傷父親節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嘴上功夫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你可能也想看
【詭異治癒】有角沒有角(上)「幸太,我年輕時也曾到過外面,外界的人類對於跟他們所有不一樣的生物都懷有敵意,所以你要小心。」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5-31
【詭異治癒】沒有王(上)與魔王數百個回合的大戰,使勇者元氣大傷,恐怕就算休養一段時間,也未必能回復到全盛時期的狀態了。但是…又有什麼關係吧!反正世界總算是和平了。「你說是吧?魔王。」勇者對身後的魔王說。「嘖,你根本不瞭解這個世界啊,勇者。」魔王。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5-15
【詭異治癒】和平國與戰爭國從前,有一個國家,因為平民持有兩種極端意見,最終分裂成兩個國家。 其中一邊,抱持理性與和平。另外一邊,誓死保衛屬於自己的東西。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5-03
【詭異治癒】槍手與槍槍不要握太緊,像揉搓女人胸部的力度就可以。不用勉強固定手臂,順著身體則可減輕後座力。別高估自己的槍法,耐心靠近到有把握才扣下板機。因為周圍十多米的人們都能聽到槍聲,也許是敵人,也許只是一般路人。千萬別戀戰,這是暗殺,不是流氓槍戰。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4-12
【詭異治癒】下半身‧下半生<p>「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小咪常常這樣自問,明明每一次都拚命去愛,每一次都不是鬧著玩,可笑的是,換來的卻是一道又一道的疤痕。</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2-14
【詭異治癒】時辰未到<p>「唉~拍什麼才能引起注目呢?」我總是機不離手,獨個兒走在街上四處張望,不放過任何一拍成名的機會。「㗩、㗩、㗩…」我停下腳步,身旁的小巷發出奇怪啃噬聲。難道是香港出現生化危機,喪屍躲在裡面吃人嗎?</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2-09
【詭異治癒】我們的時間不同步<p>時鐘在房間裡迴響,餐桌上的蛋糕只吃到一半,香檳的汽泡也全數流失了。兩人緊緊相擁著,男的把女生抱得很緊,彷彿那是最後一次。</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2-02
【詭異治癒】病態的妒忌<p>事後,小麗才察覺到,小雅根本跟自己一點也不相似。她的父親是飛機師,母親煮飯時總是傳出香味。個性開朗,健談,成績好,在體育課時也備受注目,很受老師跟同學歡迎…</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8-01-11
【詭異治癒】密謀出軌<p>很多街坊都笑說,他們剛剛結婚時,正值年青力壯,很多人都替美芬不值,大多人生就斷送給這個憨直的苦力,但數十年過去,兩人都滿頭白髮,再重新評估一次,所有街坊都羨慕說美芬一生人最幸運的就是賺得個好老公。</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7-12-29
【詭異治癒】迷失自我<p>正當我想伸手擠點洗面乳時,我動作僵住了…那隻是誰的手?膚色陰沉,皺巴巴的,看起來毫無彈性,我握一握拳,那隻陌生的手也同時握一握拳…</p>
Thumbnail
avatar
藍橘子
2017-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