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急報

2023/08/30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一整天,蘇期都在等軒轅澈傳來好消息,卻一點動靜都沒有,她百無聊賴地在王帳裡亂轉,又再去箱子裡翻了翻,她之前只是粗略看了看,知道是醫書,但沒想到都是經典本,標準到連門外漢都絕對聽過的那種經典:《黃帝內經》、《備急千金要方》和《本草綱目》……所以南朝這位和親新娘,原本的人設定位難道是促進番邦社會學的發展?

懷著好奇,她隨便翻了翻,雖然看得懂字,但內容實在有些無聊……是以她翻了幾頁就放下了。

「女王。」容若又端了熱茶進來,盤子上還有幾塊貽糖。「看書若乏了,先喝些茶吧。」

「容若,我一直沒問,妳怎麼最近都在讓我喝茶和吃糖?」現在想起來,好像從那一次突如其來的吐血之後,這兩樣東西就變成日常飲食的標配了。

「這是子瞻囑咐的,怕女王覺得藥茶太苦,吃點糖會好些。至於熱茶是暖胃的,他特別叮囑餐前要多喝……」

等等,空腹喝茶……暖胃?「這茶是用什麼泡的?」

「甘草、黃連、板藍根……還有其他幾種藥材。」容若不解地看她突然轉身去翻書的動作。「……女王?」

「我剛剛才在書上看到過這幾個東西……」她快速翻閱手邊那本醫書,上面寫著:

甘草:主要功效為補中益氣、瀉火解毒、潤肺袪痰、緩和藥性、緩急定痛。

大青葉、板藍根:主要功效為清熱解毒、涼血。也常用於丹毒、咽喉腫痛、口瘡、腫毒等症。

金銀花:清熱解毒作用頗強,在外科中為常用之品,一般用於有紅腫熱痛的瘡癰腫毒……

黃連:主要功效為清熱燥濕,瀉火解毒。

七葉膽:功效為清熱解毒、生津止嗽、潤肺怯痰、消炎鎮痛、滋補強壯。

「板藍根……清熱解毒,甘草……溫經脈、緩急止痛……黃連清熱燥濕、瀉火……黃連苦,難怪需要吃糖。」

蘇期好像模模糊糊抓住了一點怪異的什麼。

「報!」門口的哨兵突然喊道:「右副手送來急訊!」

「進來!」容若立刻跑到外室將那個東西取了進來,蘇期見她拉開某個極小的木管,從裡面抽出一張紙頭大小的紙,紙上仍然是狼族文字,篇幅卻出奇的短,蘇期瞥了一眼,居然只有五個字。「他說什麼?」

「速來情北一。」她的表情奇怪的近乎凝重。

「……?」

……容若,要不咱們還是說中文吧。

「王屯北方,一號情報據點……」容若翻譯成白話文方便她理解,但……「……這是子瞻的住處。」

……啊?「所以是……綁住他了……吧?」真有效率啊……她忍不住讚嘆。

一刻鐘後,蘇期已經跟著容若上了馬,奔馳過逐漸熟悉的草原風景,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漫天星斗襯著滿月愈發明亮,可不曉得為什麼,應當皎潔純白的月亮邊緣透了一層淺淺的烏雲,搖搖欲墜般半掛在天邊。

蘇期突然發現,當平坦的地面無限向遠處延伸的時候,反而會感覺整片天像是要塌下般,給人說不出的壓迫感。

或許是風景,或許是突然接到軒轅澈的消息,心裡微微懸著不安,她總覺得有種不祥的預感在隱隱發酵,這讓她無心注意路途的顛簸,腳程居然比之前快多了。

她們很快到了那個地方,一個被遮掩得很好的小營帳,遠遠看徹底與週遭風景融合在一起,完全察覺不出異樣。

容若將手放在唇邊,發出了一聲特殊的嘯聲。

營帳裡傳出了相同的聲音。

「他在裡面。」容若停下馬,自己躍下後扶著蘇期落地。

蘇期一進營帳就跟被五花大綁的歐陽子瞻來了尷尬的四目相對。

「……」

「……」

歐陽子瞻這輩子都沒想過自己居然會被從小到大過命的好友打暈,可王現在正在緊要關頭,他不能被綁在這裡……但更糟糕的情況,女王居然親自來了……

「他今天偷偷摸摸出了王屯,我就順手把他帶回來了……女王,這傢伙嘴硬得很,我問了他半個時辰,就是死活不肯開口……」軒轅澈一把拿掉他嘴裡塞著的布,歐陽子瞻望著蘇期一臉泫然欲泣的表情心裡大聲叫苦。

蘇期往前走了一步,懸了兩個多星期的疑問如今驟然落在眼前,她卻突然有些茫然,不知道要從何問起,也不知道該怎麼問了……於是,她突然就有了更直接的解決方法。

「……不用說了,我自己去問納蘭真。」

說完她轉身就要出去,歐陽子瞻一時情急便吼了出來:「女王不能去!……」他從沒有感覺這麼糾結過……「王是為了妳,別讓他的苦心白費……」

「……什麼意思?」

三個人同時問出了相同的句子。蘇期是不解,軒轅澈是氣急敗壞,容若是驚訝。

「別問了!我是回來翻找醫書的,」歐陽子瞻下意識避開蘇期的眼神,若非已無辦法,他絕不會貿然離開王的身邊……「快放開我!」

「他生病了?……容若,我們走!」蘇期拉著她就想出去,卻讓歐陽子瞻接下來的話驚雷般劈了全身冰涼。

「女王不能去!」他終於吼出來。「王不願見妳的……他……現在已經失了異能,我得替他找出能讓他撐到南朝的藥方……妳們快點放開我吧……」

王現在可是吊著命,一刻都不能耽擱了!

「什麼意思我聽不懂……」蘇期無法理解,兩個星期前不是還好好的?那麼OP的人物設定怎麼可能這麼隨便就被推翻?納蘭真他…..到底做了什麼?!

「……算了,我不想聽。我自己去看。」這是她穿越到這個世界以來第一次的任性。

蘇期轉向軒轅澈,丟下一句「他交給你問,不交代就別鬆綁了。」抓著容若抬腳便走了。

「女王別……唔唔……」嘴裡重新被塞上破布的歐陽子瞻滿臉絕望,她不能去啊啊啊……

6會員
263內容數
蘇期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處在一個全然陌生的地方,她不記得自己的來歷,卻也知道眼前的世界與她概念裡的世界不同。(穿越與穿書都是老套,難道現在流行無前情題要、簡單粗暴的魂穿......?)。於是她開始了不斷在心中吐嘈作者的不歸路。甜寵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