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短篇小說- 髮型師畫家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每逢週二、週五發表的短篇文藝/科幻故事)


總部在美國德克薩斯州達拉斯的建築設計公司 AECOM ,業務遍及全球150 多個國家,其城市建築設計,無論在台、港、中等地區都赫赫有名,台中「草悟道」就是她們的傑作,每個人只要到這裡走一走,無不掛上又驚訝又愉悅的神情。那感覺簡直是書香文藝的幻想之城。


我跟朋友開設的一家髮廊,因著幾年的疫情,終於捱不下去。由於對素描有一定興趣,我到草悟道隨意「擺檔」。我畫的不算太好,算不上太有天份,比例不夠準確是最大的問題,所以畫出來的人像只有八成相似。但看來客人們並不介意,因為我總私自改變他們的髮型和衣飾,這種創意令他們嘆為觀止。


一對男女甜蜜地讓我繪畫,他們真的愛得很纏綿,男的頗英俊,女生五官端正,深具純情氣質,我對她很有印象。不多久的一個黃昏,看見那女生心事重重走過,我主動跟她打招呼:「這麼巧,又見到妳,沒甚麼生意,我替妳畫上一幅,不收錢,當為練習練習,賞面麼。」她咬咬咀唇:「也好,反正心情不大好。」


打了草稿,不按牌理,先畫了咀唇,為的想跟她交談:「妳的樣貌很討好人。」她嘆了口氣:「不見得,上次你替我們畫的那張,我把它撕掉了,因為我跟他和平分手了。」我也不知可以怎樣安慰:「希望不至於讓妳難過。」「唉!還好啦!」


有那麼一刻的沉默,我繼續說:「其實妳長的不錯。」「我不覺得,平平凡凡而已,我有自知之名。」很快我畫好了,我告訴她:「妳的髮型極之庸俗,但如果換上現代版的清湯掛面,妳會迷死人,請妳看看。」


她有點不可置信:「這真的是我麼?」我不但改變了她的髮型,還為她配上女警制服,秀麗中透著英氣,判若兩人。她十分開心地離去。


兩天之後,她再次出現,對我說:「我叫髮型師幫我剪一個跟圖畫上一樣的髮型,好看嗎。」她真的改變成我畫的那個髮型,穿上了女生行政套裝,她好美,我看的有點發呆,我告訴她:「我忽然有靈感,妳可以作我的模特兒麼?」她很爽快地答應。


她的髮型配上民初的鳳仙裝也很好看,旁邊我替她畫上一位沒有面孔,穿著電影「似曾相識」那位君子的服裝,我也認為畫得很美。她呆呆的望著這幅畫:「那男的是誰?」我笑一笑:「我也不知道,他一定是一位很幸福的人。日後妳可以帶他來,我再補上。」


靜了一刻,她說:「把你的面貌畫上去好麼?」「當然好。」我急不及待完成了此佳作,真的很美。我們都沉默無聲。


我终於開口:「我真的渴望在現實中都是畫中的那人,那人好幸福,妳可以陪我吃晚餐麼?」她也答的很爽快:「好哦!」


不多久我又再次開了一間髮廊,生意還算不錯。牆上掛了幾幅都是她「現代清湯掛面」,卻又不同風韻的炭筆素描畫像,很多女生都要求剪這個髮型,我會坦白地告訴她們不是每一個女孩面形都適合的,建議替她們配上我認為對她們好看的髮型,結果我的生意愈來愈好。


我很少再有時間素描畫畫,但我每個星期都會替她修剪,只有她配上這個髮型最漂亮,她是愈看愈美麗動人的女生,我很喜愛修她的髮,凝視著她,大概看上「永遠」也不會膩。她是我的新婚妻子艾薇。就是畫上的那個女生。



84會員
428內容數
如果華人界中只有五個人可以舉出十大全球輕音樂團是誰,余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專於輕音樂介紹,時代進步,後轉寫一頁過小說,亦試圖以「文創實驗」形式去書寫長篇小說,意圖將長篇拆成每一篇都是獨立小品,無需知道前面的劇情,這種「文創」是方便斷斷續續觀看的讀者。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