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藝術的威權下,繪畫如何說出自己的話?閱讀噴汀曼《繪畫獨立 不是宣言的宣言》

2023/11/08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是作品說話,還是文字解說在嘮叨?

如果你是一位喜歡欣賞繪畫、藝術展覽的人,你一定發現過這個現象,就是我們經常看到作品旁邊常常有一些文字,他可能寫得很長,寫的是創作理念、可能是作品解說,然而我們常常發現我們越看越不懂上面究竟在寫什麼。

這些文字寫得像是哲學理論,充滿了某某主義思想,晦澀不已。在看完這些文字後,我們總是似懂非懂,也不確定若看不懂這些文字,是否會影響我們對作品的欣賞,我們會懷疑我們對作品的直觀感受是否錯誤。

有時我們還會發現另一個現象,就是我們覺得一個作品可能不怎麼樣,然後我們會開始思考,這些作品是不是故意做成這樣,我們會想這些感覺有些違和的作品,是不是其實在展現一些理念,只是我們看不懂而已?

raw-image

比理念,藝術家的影響力有政客大嗎?

看不懂作品,讀不懂文字,也許不儘然是身為欣賞者的我們的問題。繪畫創作者噴汀曼在《繪畫獨立 不是宣言的宣言》一書中探討了這個現象,說明了繪畫創作在當代藝術中是如何被壓抑。

噴汀曼認為為藝術而藝術的這個「藝術」的概念,其實是這兩三百年才發明的概念,而人類繪畫的行為卻很早就有了。然而隨著當代藝術越來越重視理念、哲思的重要性時,繪畫的技巧、繪畫獨有的感性、語言等等都被這些觀念性的東西給壓抑了。

噴汀曼嘲諷的說,若要講觀念、理念對於大眾的影響力,這些創作者的功力可能還不如川普這類政治、公眾的人物。當然有人會質疑,川普這樣的人怎麼能算藝術家?關於這點,噴汀曼認為一個人是不是藝術家,一個物件是不是藝術作品,往往不是當事人自己主觀的認定。其實在當代藝術的理念下,若連911事件都能被某些人視為是行動藝術的話,我們難保政治人物哪天不會被視為是藝術家。

參考頁面:藝術家Damien Hirst認為911事件雖然邪惡,卻是藝術


解放繪畫的既有框架?也許這只是指鹿為馬……

當然,也有人會替當代藝術做辯護,認為當代藝術事實上是開放了繪畫的觀念,讓繪畫不再被傳統的框架給侷限。關於這點,噴汀曼做了一個很有趣、看起來也有力的反駁。

噴汀曼認為認為當代藝術解放了繪畫的框架,其實只是一種指鹿為馬的動作。所謂的指鹿為馬,是把觀念上的馬取代生物上的馬,並宣稱這是拓寬馬的定義,噴汀曼認為當代藝術就是做了類似的行為。而且,「既然都去解構繪畫了,為什麼還要將解構的結果稱作繪畫?」噴汀曼這麼說。

噴汀曼認為繪畫應該從藝術的領域獨立出來,繪畫的技法、審美等,都不該再被不是繪畫圈的哲學家、思想家所壓抑,而這也是《繪畫獨立 不是宣言的宣言》的宗旨。

回歸對繪畫的愛,從藝術的崇高權威中解放

《繪畫獨立 不是宣言的宣言》這本書嚴格來說,並非是嚴格的藝術思想的專著,作者假借通訊軟體上藝術繪畫群組的網路論戰,透過問答的形式來闡述其理念。這本書雖然薄薄的一本,但言之有物,有些地方甚至讓我有在閱讀學術文章的感覺。

關於噴汀曼此書的觀點,我雖然認為有些地方還有繼續探討的空間,但我認為至少挑戰、鬆動了當代藝術權力場域的一些權威。我們在欣賞繪畫作品時,其實可以更輕鬆以待,不用把那些言不及義、陳義過高的哲思視為審美唯一的圭臬。而創作者、策展人也無須被學院的規則給捆綁,硬是要生出「像樣的」文字。或許,我們可以把省下的心力更加運用在作品本身與審美之上。

24會員
73內容數
洪七 討厭醜東西。但我的美醜觀可能跟凡民俗子不太一樣。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