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思,與遲來的〈2022精選回顧〉

2023/11/11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時隔五年重返哈崙,成為台灣山岳雜誌154期封面的哈崙四號下索道頭,也象徵我對山林歷史的喜愛和結晶。

時隔五年重返哈崙,成為台灣山岳雜誌154期封面的哈崙四號下索道頭,也象徵我對山林歷史的喜愛和結晶。

每年,我都會從過去一載的影像中,挑選對我而言最具意義、最美的「10張」影像,成為該年度的精選照片。這個精選集到了2023已邁入第九個年頭,並在明年即將滿十年。

毫無疑問,因為今年新春全力籌備道拉吉里而無暇分享的2022精選,代表了一個充滿里程碑的時代:研究所畢業、成為人生第一本著作的旅程、見證劃時代的中央山脈挑戰計畫「赤心巔峰」,還有新婚那一週出現的血月。那真是精彩的一年,讓我感謝所有將我引領到這個位置、這一刻的所有緣分,謝謝你們讓我有這樣精彩的生命,並且還在持續。

然而,今年自從道拉吉里回來、新書也出版之後,我陷入了一種沈思、咀嚼過去的狀態。或許因為與世隔絕太久,又或是演算法在我不在的期間悄悄改變,發文的觸及數低到我不敢置信,並在努力了好一陣子後,依然沒有起色。倒不是說真的沒人想看了,否則不可能在新書出版後,連開12場場場爆滿的新書分享會,而是我感受到我正被一股商業導向的平台力量死死掐著,用極其不自然的觸及擴散變化曲線告訴我:「不乖乖付錢下廣告,我們就不讓你的東西被其他人看到。」

玉山步道上的帝雉。雖然我在大雪山拍過幾百張帝雉倩影,但這個不期而遇的光影,卻是我所擁有過最感動的一張。

玉山步道上的帝雉。雖然我在大雪山拍過幾百張帝雉倩影,但這個不期而遇的光影,卻是我所擁有過最感動的一張。

這是一種被禁錮的感覺,一向追求自由的我對這種事十分反感。這也警示我該動手嘗試新的方法與途徑,也可能需要打破過去「不下廣告」的原則,才能繼續把這些我帶回來的故事和視角,呈現給這個正在重新認識環境、認識自然的世界。

慶幸昨天到台中二中和同學們分享山與我的故事,看見許多有共鳴的老師同學,依然覺得這是一份讓我感到喜悅的工作。希望你們也能感受到同我一樣,來自山的種種美好。

今年讓我意識到這樣的寫作與自媒體經營之路,可能將迎來重大危機,我所追求的「有歷久彌新價值的影像與故事」,這條路到底能讓我持續走到什麼程度?要怎麼能找到不受演算法操弄的長久模式呢?我暫時也沒有答案。

結婚那一週,帶著岳母一起到花蓮玩,正好遇到難得一見的血月,用天文奇景紀念著我們的新人生。

結婚那一週,帶著岳母一起到花蓮玩,正好遇到難得一見的血月,用天文奇景紀念著我們的新人生。

在這樣的外患下,我也正承受著來自長輩的內憂。被嘲笑不會賺錢(對該長輩而言,年薪可能要超過兩百才免強算會賺)、因為我意識到自己不夠會賺錢而決定不生小孩是不正常、不負責任的社會敗類,連騎Uber eat的都不如(是有多討厭Uber eat?)

我很遺憾在這種困難的時刻,正在思索新方向的時刻,還要承受這種來自原生家庭的極端負面指控與羞辱,讓我非常失望。我樂見家裏老人口袋滿滿,但因此羞辱少活三十年的人比不上你是什麼心態?

不過,這也不禁讓我開始懷疑:如果我所堅持的創作道路前方,將是依舊美麗深刻、感動滿滿,但在物質上卻無法滿足「好好養育後代」的現實,收入確實也因為自由而不甚穩定。那麼,我是要放棄「好好養育」這個前提,還是要放棄後代,又或是,為了穩定而更加向商業發展、放棄自由與一部分的理想呢?

是要跪著掙錢,還是站著餓肚子,又或是站著把錢掙了?

年底入手哈蘇中片幅X2D,讓我開啟了嶄新的攝影世界,開始用不同的思維與工具紀錄眼前的景色,並再次思考「自然顏色」的問題。

年底入手哈蘇中片幅X2D,讓我開啟了嶄新的攝影世界,開始用不同的思維與工具紀錄眼前的景色,並再次思考「自然顏色」的問題。

這是一個沒有標準答案的選擇題,我的價值觀認為「沒有好好養才是最大的不負責任」,所以當下,我大概會先選擇放棄後代這件事,並且把長輩對我的指控照單全收,一年賺不了兩百萬的我,經濟上確實蠻魯的,談不上什麼成功,不要想太多了。

雖然現在的我,內心非常富足,擁有許多志同道合的夥伴,但內心的富足是無法讓孩子吃飽的啊!這大概是追尋心之所向的人們,在實踐理想卻又對養兒育女有想法時,會遇見的共同煩惱了吧!原來我也到了這個階段呢。

這一個下午打了又刪、刪了又打,該準備明天華文朗讀節的講稿因為這個心情上的爛事與糾結進度遲緩,很想控訴卻又覺得不該把被長輩砸在我身上,極端負面黑暗的不堪言語分享給大家的我,看著這10幅代表了2022的影像,也回顧著這十年的攝影之路,我發現,那些美麗的瞬間依舊在螢幕的五彩光芒下,重構了一幕幕深刻的場景,是那一個個改變了我、累積成為現在的我的觸動時刻。

能高越嶺道上的夕陽林隙光,是我所見到最華麗的霧景之一。

能高越嶺道上的夕陽林隙光,是我所見到最華麗的霧景之一。

這些穿越時空的影像,是有意義的。

哪怕非短影音的自媒體未來堪慮,哪怕現在的收入還是要被長輩用不堪的言語羞辱,但我擁有的這些時光剪影,與曾身置其中的靈魂連結,原來是我無論身在何方,就算時間長到我形體消滅,都能依然存在、傳遞感動與故事,堆疊成我的存在的靈魂之窗。

正是這一幅幅影像,用多樣的美,引領著我步步向前。

十年前,決定用影像,輔以文字,把山裡的故事帶回人間,甚至賦予藝術意義,真是一個幸福而無悔的決定。這些日子以來,我甚至忘卻「無聊」為何物,真的太久沒有用到這個詞了。

年初帶活動時在朝山步道口拍到的台灣藍鵲。近年越來越多的台灣特有種,卻在我攝影之路將近十年時,才第一次拍好牠,讓我意識到無論物種有多常見多普通,只要沒有好好欣賞過都是粗淺的錯過。

年初帶活動時在朝山步道口拍到的台灣藍鵲。近年越來越多的台灣特有種,卻在我攝影之路將近十年時,才第一次拍好牠,讓我意識到無論物種有多常見多普通,只要沒有好好欣賞過都是粗淺的錯過。

十年攝影十年山,下一個十年除了作家與攝影師外,我究竟還會成為什麼,我必然會繼續找尋。謝謝朋友們和伴侶的陪伴,讓我在這麼低潮的時刻還能有地方傾訴依賴,也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

身為人,有情感的人,失落難免。這或許是我發過最黑暗的一篇影像精選回顧。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正承受著怎麼樣的內憂外患,卻又被這些來自山裡的感動與故事接住,鼓舞著我繼續向前。哪怕面對一片迷霧,也能鼓起勇氣,背起選定的那個背包,無悔行進。

人生能美而有故事,夫復何求?
希望我們,都能恬然尋得自己的方向。

剛入手CANON100-500L時,在我家後山巧遇的朱鸝,這個美麗的身影也正訴說著,無論在平常的地方,只要多走多看,永遠有預期之外的驚喜。

剛入手CANON100-500L時,在我家後山巧遇的朱鸝,這個美麗的身影也正訴說著,無論在平常的地方,只要多走多看,永遠有預期之外的驚喜。

四月與馬遠布農族丹社群青年一起回家的十天旅程,在丹大吊橋下Covid快篩陽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卻也成為了這趟回家之路最戲劇化的篇章。而這段故事也成為了人生第一本著作——《記憶砌成的石階》

四月與馬遠布農族丹社群青年一起回家的十天旅程,在丹大吊橋下Covid快篩陽性,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卻也成為了這趟回家之路最戲劇化的篇章。而這段故事也成為了人生第一本著作——《記憶砌成的石階》

9/30壓死線再次從台大畢業,用當天正好到貨的新35mm鏡頭,記錄下了我人生中拍過最好的台大總圖,也紀念三年的碩士人生。

9/30壓死線再次從台大畢業,用當天正好到貨的新35mm鏡頭,記錄下了我人生中拍過最好的台大總圖,也紀念三年的碩士人生。

十月,以編劇、協力、留守的三重身份,見證了古大哥周青以八天半的時間完成中央山脈高山主脊全段挑戰,這個終點合照留下的不只是感動,也是歷史。

十月,以編劇、協力、留守的三重身份,見證了古大哥周青以八天半的時間完成中央山脈高山主脊全段挑戰,這個終點合照留下的不只是感動,也是歷史。

1.5K會員
155內容數
跟著雪羊的腳步,悠遊山林隨影隨筆,在《共享視界》裡,一起看見山的萬千樣貌,加入以影像與文字探索世界的行列。在文影交流間結識同樣熱愛大自然的同好,輕鬆分享彼此的影像記憶與山林故事,建立山與人最深刻的連結。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