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の負離子週報】負離子,照顧身體,也加速心理層面的成長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今年(二〇二三)九月,我跟著太太的腳步,踏進負離子健康衣物的事業;身為已執業超過十年的療癒師,在開始使用負離子的產品之後,除了身體被好好照顧了以外,我還感覺到:內在的創傷被療癒的速度,也被加速了好多。

負離子健康衣物,加速內在成長?

截至目前(12月初)為止,我和太太使用產品的時間,其實大概只有二個月多一點;期間,我們因為太太的阿娘使用地非常好(九月底的中秋連假,不明原因發燒、嘔吐、血壓過低而送進加護病房;出院後,原本拿拐杖就能行走的身體,變成只能臥床、連坐起來都非常痛苦。大量使用負離子健康衣物(例如:被子、睡衣和睡褲、襪子、護腰、特製髖骨帶)的一個月之後,竟然又能下床,不僅可以如常外出洗頭,還能坐車到車程二小時外的縣市、花一整天看醫生。),信心被充到相當飽滿。

明確地看到負離子健康衣物讓身體恢復自癒力後,我開始期待:內在的自癒力,是不是也會因著負離子健康衣物而出現、提升?因為生理與心理之間的連動(例如:內在信念的矛盾,會在身體引發自體免疫系統的疾病。),我是非常清楚知道的。

幸運地,我在開始好奇這件事之後,很快地驗證了這件事。

今年暑假期間,我和太太、女兒們的家,發生了足以讓一家四口分崩離析的事情,這對我們來說是非常嚴重的事情,因為身為同志的我,在加入太太和女兒們的家、走了七年之後,才迎來同婚專法、可以和太太與女兒們締結法律關係;我們的關係,一直以來都不是理所當然,是需要努力的。

這件事情,讓我和太太原本親密的關係出現巨大的裂痕,即便雙方觀點不同,我們還是努力修補、建立共識⋯⋯但是,我漸漸發現:過去,原生家庭帶給我的創傷,讓我覺得自己應該扛起建立/修補關係的責任,於是總是非常用力地在經營;療癒到這件事後,我突然感到一陣精疲力竭,也意識到過去的自己其實沒有讓出空間接受他人的愛。

療癒過後,我開始練習「接受」,也更深刻地覺察到他人流向我的愛;特別是當我情緒低落、需要太太的引導的時候,太太能更快地過來擁抱我。這種「即使不舒服,還是能被愛。」的感覺,是我想要的。

但是,前幾天,我莫名地感到焦慮。

這時,太太在忙、沒能照顧我;然後,我因為不想打擾她,就自己跑出門去靜一靜⋯⋯隨著時間過去,內在那股「被拋棄的恐懼」,有如漲潮時的海水那樣,越來越多地侵蝕了理智的海岸;最後,我在回到家、收到太太的關心時,直接斷線、爆炸。

在被太太安撫的過程中,我一直在「想要她過來抱抱我」和「不想接受她的擁抱」之間徘徊,而太太也被這樣的反覆搞到不快、拉開距離;然後,我又因此而難過大哭,跑去靠近太太。

「妳是不是不想要我去工作?」後來,太太一針見血地問。

一開始,我不想承認,因為我是親眼看見太太在進入負離子健康衣物事業後的閃閃發光狀態的,絕對不想要她為了我而放棄這件事;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終於願意承認,而那是沒有記憶的童年時期就有的「分離焦慮」。

三歲時,我被母親接回身邊、準備去上幼兒園;那時的我,哭了一個禮拜,哭到在工作崗位發光發亮的母親差一點要接受父親的提議(辭去工作,專心在家帶孩子。)。三歲之前的那段時光,據說我是出生就給住在中壢的阿姨帶,也有一段時間是給屏東的奶奶帶的;可以想見的,當時在台北打拚的母親和父親,只能偶爾來看我。

每一次的分離,都會讓年幼、沒有時間概念的我,對相聚是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看到這段往事之後,我想到「依附理論」的三種類型:❶安全依附型(相信自己值得被愛,可以放心依賴和信任他人、能夠自然且輕鬆地與人建立關係;不會用過度控制、疏離的方式對待重要他人。)、❷焦慮依附型(因為擔心自己隨時會被遺棄,而在關係裡扮演追逐者,但又會給出太多壓力而讓對方逃離,然後再次形成焦慮,變成惡性循環。)、❸逃避依附型(在關係裡像個逃跑者,因為害怕受到傷害而在關係中建立高牆。)。

我看見:我是焦慮依附型。

在驚覺的同時,我也不想要再這樣繼續下去⋯⋯不想再因為對於對方的離開感到篤定而活在恐懼之中,然後又為了想要擁有關係而去很用力地去愛、去付出,但是在對方給出的時候,又不敢信任地踏出去接受。

我想要回到「安全依附型」。

療癒,會讓人回到愛裡面;最原始的狀態,是以愛為起點地去愛、被愛,而不是以恐懼為出發點⋯⋯我想要知道自己是值得被愛的,不用過度用力就能徜徉在愛裡面,輕鬆地在愛裡面流動,動態地在給出和收到之間取得平衡。

「我要抱抱!」我張開雙臂、堅定地對太太發出邀請,而太太也走了過來。

「我想要成為一個可以穩定輸出愛的人!」在負離子被窩裡一覺好眠之後,我一張開眼睛就對太太這樣說。

「我們一起。」被我喚醒的太太,也肯定地給出回應。

開始穿負離子健康衣物之後,最強烈的是「體溫被留住」的感覺,和過去、穿其他種類的衣服時,需要先給出溫度的感覺差非常多;然後,穿上能給出相同溫度的舊衣物時,又很容易在流汗後感到悶熱、濕濕冷冷的。

體溫就像愛,優先被留在身體裡面,其實就是一種「愛自己」;而且,體溫上升一度,免疫力可以提高五、六倍,真的是好棒的事!然後,身體排出來的濕,也能順利離開,大幅降低生病的機率⋯⋯只是穿衣服,就輕鬆照顧好自己,好幸福~

這些從身體接收到的美好感受,讓我的內在很容易處在充飽電的狀態,也感覺到:除了身體的溫度被提升了,內在因為創傷而凍僵的狀態,也能更快地消融。

過去,我以為自己已經是很能夠給出愛的人了;但是,沒想到,其實還有提升的空間。而且,療癒到的這道創傷,根本不存在於記憶裡,都是母親告訴我的,很難在意識表層的層面上處理⋯⋯根本就是挖到非常、非常、非常深層的核心了啊!


又隔了一天,我和太太出門去。回程、把車停進機械車位的時候,我們又有摩擦;因為太太沒有像平常一樣、幫忙確認機械車位,直接走去電梯旁邊,我明確地說出「停車的時候,妳會先下車,所以會需要妳幫忙確認車位編號;我們是一起完成『停車』的。」的需求⋯⋯太太點了點頭,但是臉色不好看。

「我只是想要讓事情順利,所以要和妳建立共識。」我平穩地說。

「可以讓我不舒服一下嗎?」太太委屈地跑進房間。

過去,對於太太進入自己的不舒服、和我疏離的狀態,我都會很緊張,想要趕快去安撫她、讓她回到能夠與我互動的狀態;然後,我會退讓、把她不想做的事情拿來做,讓她撒嬌、不用分擔可以做的事情。但是,這一次,我看到這個恐懼被翻頁過去,想要穩定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之外,我也相信她能信任我的愛,知道她能感受到我想要優化、而非詆毀她的心情。

「可以不要嗎?妳和別人一起工作,別人和妳溝通如何配合的事情,難道妳也要擺一張臭臉給人家看嗎?」我果決地不同意了,然後也擺出不開心的表情。

太太聽到我的不樂意之後,跑進主臥房轉了一圈;然後,用有史以來最快的速度跑回來我身邊,將自己的脈絡解釋給我聽、讓我能夠理解,不再像過去那樣、花很多時間自責和糾結⋯⋯然後,我們會僵持不下很久。

「過去在原生家庭裡的經驗,讓我認定妳會罵我。」太太的創傷被碰到。

「我不會罵妳!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可以讓我們學習、建立共識的事」我堅定地說。

「我也想要是這樣。」太太抿了抿嘴之後,這樣說道。

「那我們就這樣做,好嗎?」我牽起太太的手,而太太直接給我一個大擁抱。

這個小小的摩擦,讓我在「成為安全依附型的人」的路上跨出第一步。

這前所未有的風景,讓我很期待接下來的發展!也想要加入我的行列嗎?歡迎在LINE裡搜尋「@618lgzfv」,加進【琦琦。心秩序療癒師】官方帳號。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