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の負離子實驗室】趾間的好轉反應,讓我切換到豐盛的頻道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前天,我左腳第三個腳趾縫的表皮破了,露出紅紅的真皮層!癢痛難耐。

當然,這不是人生中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國中時,我因為流腳汗的緣故,會在鞋子裡撒痱子粉以保持乾燥;只是,會在進到需要脫鞋子的補習班時,被老師高聲嘲笑。高中時,住校的我會把衛生紙折成條狀、纏住腳趾,好吸附不斷流出的組織液;某天,我從上鋪下床時,衛生紙圈圈的掉落引來學姊的訕笑。

上大學之後,因為服裝沒有限制,我為了保持通風、隨時可以清潔,就都穿拖鞋、不穿襪子,香港腳也因此都沒有再復發⋯⋯直到升研究所的那個暑假,我因為出席重要場合而需要穿鞋;然而,穿了那二、三天之後,香港腳不僅復發,還變本加厲地嚴重,而這讓我嚇到了!

幾天之後,我與母親和父親相約在家裡附近的餐廳吃午飯;看著走進店裡的父親,他的腳上竟然穿著我的、那次穿去重要場合的鞋子,而我算是明白了:這一次的香港腳不是復發,是被傳染了!於是,我不解地拋出「為什麼要穿我的鞋子?」的提問,但是父親卻嘻皮笑臉地說出「我以為那是沒人要的啊!」;身體和心裡的不舒服,纏繞在一起。

於是,唸研究所和工作的時候,我繼續穿拖鞋,甚至為了鍛鍊腳的耐寒力,就連冬天、寒流來也堅持不穿襪子、只穿拖鞋;不過,這也讓主管有些微詞。

不穿襪子、只穿拖鞋的生活,默默地累積了二十年。

二〇二〇年的年初,我因為急性腎小球炎而水腫地非常嚴重,腳腫到連原本的潮牌拖鞋都穿不下。就醫、住院採集檢體和服藥的過程裡,我看見這個自體免疫系統的病症背後代表的「內在信念的矛盾」,並且好好地慢下來與身體連結;幾個月過去,身體慢慢地恢復,帶來很多副作用的類固醇也跟著減量⋯⋯最後,腳竟然變得扁扁的、不再像過去那樣浮浮腫腫的,我才知道:原來之前的腳其實都是水腫的,只是沒有嚴重到非常明顯而已。

腳變得不一樣,我開始穿上襪子和鞋子!

不過,我還是需要特別去買吸濕排汗的除臭襪,並且只有在外出時穿著,回到家也還是要馬上脫掉、清潔雙腳,然後會在冬天的晚上穿襪子保溫。

二〇二三年九月,我開始使用【妮芙露|負離子健康衣物寢具】。除了穿衣服和蓋被子之外,襪子的部分,我白天穿含妮美龍纖維70%的「乾爽襪」,晚上穿含妮美龍含量90%的「居家襪」(接下來要嘗試含妮美龍纖維25%的「健康五指襪」)因為這時的我終於知道「腳部保溫」的重要性。

但是,十一月中的時候,香港腳的症狀竟再度出現!

一開始,我很緊張,因為我擔心這是因為頻繁穿襪子而引發的;於是,我帶著擔憂提出疑問,但是使用【妮芙露|負離子健康衣物寢具】的前輩們,反倒開心地恭喜我。無論是從中醫的、排寒/濕的角度來說,或是有「身體過於虛弱的時候,其實無力對抗外來的毒素;當身體強壯到一定程度時,才能與疾病對抗,創造出『生病』狀態。」邏輯的好轉反應

於是,我放下疑慮、細細地觀察和記錄自己的腳。

有趣的是,出現在最後一個趾間的症狀,和過去非常不同,❶不會擴散到其他趾間,❷沒有飄出異味;然後,我依據負離子纖維的使用原則(❶大量、❷長時間、❸近距離)來為自己加量,把腳趾頭纏上碎布,希望可以縮短修復的時間。

果不其然,趾間的皮膚慢慢地長出來,紅紅、癢癢和痛痛的感覺也不翼而飛;而我也對負離子的四大功效(①淨化血液、②活化細胞、③平衡免疫力、④調整自律神經)有了更多的信任。


前天,換第三個趾間出現症狀。

時隔三個月之後的二月,香港腳的症狀再一次出現在我的左腳;不過,不再是最後一個趾間,這件事真的很重要,因為它是最容易有症狀的。然後,一樣沒有擴散到其他趾間且一樣沒有異味。

昨天睡前,趾縫因為表皮脫落而露出紅紅的真皮層。

再次用碎布纏裹了一夜後,趾縫果然長出皮膚、不再紅紅的,這樣的速度真的有夠無敵快的!要知道,香港腳的療程,即使是擦西藥,快的也要2~3週,慢得也需要2~3個月,因為需要讓角質層完全代謝、黴菌完全消除;而且,香港腳還是很容易在免疫力低下的時候再度出現。


對我來說,身體是一面映照內在狀態的鏡子。

童年時期因為焦慮而有的鬼剃頭,大學時期因為課業壓力而自律神經失調(交感神經太活躍,無法讓副交感神經作用、讓腸道蠕動,然後腸道充滿氣體、腹脹而沒有飢餓感,最後送急診。);成為療癒師之後,我漸漸讀懂身體釋放出來的訊號,並且試著拆解,例如:因為矛盾的內在信念而有自體免疫系統的狀況(急性腎小球炎、濕疹)。

這次,我從腳部的狀態中看見過去的原地踏步。

二〇一一年的十月,當時二十九歲的我終於開始療癒〈生理女性的我,在八、九歲時,父親咬了我的胸部和鼠蹊部;身為專門防治家庭暴力社工的母親,選擇了置之不理。〉的童年創傷。

第一次的療癒,讓我因為與內在真實的感受連結而長出了力量、撕掉母親貼住的「性侵未遂受害者」標籤;但是,接下來的十二年,即使時間在走、生活裡已經有了不一樣的人,我還是被這道創傷裡、還未覺察到的刻痕而拉回去那個時空⋯⋯或許,是因為這段時間裡,加害者和知情者的否認、忽視讓傷痕繼續加重,也可能是因為我選擇了用細膩的方式去釐清。

總之,我的狀態就像「腳被千絲萬縷的彈力帶綁住」那樣,反覆地無法前進。

前年(二〇二二)九月,我與出版社簽約,打算將療癒這道童年創傷的歷程撰寫成書,在絞盡腦汁地汲取出重大且關鍵轉折點時,我慢慢地有了「終結這道創傷帶來的傷害」的想法;於是,終於在去年(二〇二三)暑假的時候歸納出寫作大綱,正式進入書寫的階段。

九月,因為「我在八年的自學生涯中擔任女兒們引導者」的緣故而非常緊密的大女兒,進入大學而剝離,而相差一歲的小女兒也開始準備大學的申請,我來到人生的轉折點;就在這時,已經累積十五年療癒師職涯的太太,看見能讓身心整合的【妮芙露】事業,瞬間轉換到這個更大、更具整合性的跑道。

而我也跟著走了進來。

在「負離子」的加乘之下,存放在細胞裡的毒素,無論是生理或心理的,都一一被釋放出來,這讓我對「身心靈整合」有了全新的、更上一個層次的理解,這真的是太神奇、太有趣了!

重點是,西元的出生年月日中有8的我,有力量、豐盛的基本盤,慢慢地發現:過去,需要透過戰勝創傷所烙下的負面信念、重新定義自己的過程裡面感受力量的我,其實會不斷看見自己應該擁有但沒有得到的東西而失落,然後用力地自我給予著;現在,竟然慢慢且自然地轉變成「看見並感恩我所擁有的一切」的狀態,而且是完全不費力、不用強硬地要自己感謝。

這就是「豐盛」的感覺和頻率啊!

早上,我一個人去大賣場買菜。

回程,我把車子停回B5的停車位,因為想要順便運動一下,所以我抱著一箱食物打開逃生梯的門。B5是停車場的最底層,完全沒有任何照明;之前,我都會沿路開燈上去以免跌倒。但是,這一次我沒有要開燈,一是因為手上抱著一箱東西、很不方便,二是因為心裡面升起了「我擁有這段路所需要的所有知覺!」的想法。

但是,真的完全看不到。

於是,我雙手抱著箱子,開始用腳和記憶去探測階梯的位置,因為地下室樓梯的轉彎處沒有都是直角;走到B4時,那裡是有微弱燈光的地方,雖然能用視覺看到輪廓,但是箱子還是會遮住大部分。我專注地和自己的身體在一起,感受腳支撐整個身體的狀態,還特別感覺到膝蓋、大腿前側肌肉的輸出;最後,我來到會被B1燈光稍稍打亮的B2了,並且感覺到瞳孔剛才是放到最大的狀態。

我一一感謝她們。

最後一個樓梯轉彎處,我看見上到一樓的門是敞開的,不自覺地發出感謝,因為那道門的前緣就是階梯、旁邊沒有任何可以稍微放置物品的地方,對這時的我來說是最難開的一道門⋯⋯它是開著的,真是太棒了!

踏進家門,請太太行幫忙氣炸的豆腐也好了,飢腸轆轆的我馬上就有東西可以吃,真的好幸福;然後,原本想要簡單寫一下的貼文,長出了這篇文章,而且不像之前那樣、要花許多時間才能完成,好棒喔!


你也想體驗豐盛嗎?歡迎加我的官方LINE帳號,一起探索人生的新的可能性!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