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の負離子週報】活著,該是什麼樣子?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上週二(1/9)是我初次在【妮芙露|負離子健康寢具衣物】的【真善美成功團隊】在桃園舉辦的說明會上擔任主持人,有位相近恨晚的夥伴特地從台北來參與,會後我們一起吃晚餐。

席間,我哭了!其實我不太記得夥伴確切說的是什麼,好像是「我們為什麼要活著?」之類的話,但是搭配上深有體悟但也還在摸索的語氣,讓我不禁反思「我有想要活下去嗎?」,而大腦飛也似地閃過「開始工作,但是沒有熱情的那段日子。」,以及「療癒童年創傷之後,有熱忱但沒有太多收入的那幾年。」⋯⋯答案竟然是直辣辣的「沒有!我沒有想要活著。」。

「我沒有想要活著。」我被無聲但震耳欲聾的答案嚇到。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自己很認真地在活著,也在實踐裡尋找活著的意義,所以我從來不知道自己其實不想活著;但是,現在的我,內在竟然已經有力量可以去承認、去意識到這件事情了呢!超棒的~


「我沒有想要活著?」我再次思索。

二〇〇〇年暑假,十八歲的我,剛結束漫長的、從三歲就開始的體制內教育,就要藉著「選填志願」來決定未來的人生;最後落點在工業設計系,而後又茫然地跟著同儕報考和進入玩具與遊戲設計研究所,畢業後就開啟設計師的生涯⋯⋯但是,這沒有解決內在的徬徨。

在不同的公司裡兜轉,也會在轉職期間停滯一段時間,但是都無法很投入,因為我只是在做我會做的事,而不是在做我想做、有興趣和熱忱的事;中途,我甚至加入過直銷,學到一些有趣的東西,但是也不了了之。

二〇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歲的我,開始療癒那道塵封二十年的童年創傷(八、九歲時,生理女性的我被父親壓在床上、咬了左邊胸口;驚恐的我,在尋求在專門防治家庭暴力的基金會擔任社工的母親之後,得到「我會告誡父親不可以再這樣!」的承諾。但是,信任家人的我卻再次被父親壓制在床上,咬了大腿內側、靠近鼠蹊部的地方;然後得到的是母親的「妳怎麼不會保護自己?」,以及綿延不絕的置之不理。)。

第一次的療癒,讓我因著撕掉「直系血親性侵未遂受害者」的標籤而脫胎換骨,甚至能主動和父親、母親就此事進行對話;於是,我對「療癒」產生非常大的興趣,便在培訓過後轉職為「療癒師」。在成為療癒師的十二年之中,我在持續不斷療癒自己和他人的經驗裡精進,也將療癒必經的過程化約為【療癒❺步驟】,讓學員們可以在參與培訓後自主療癒。

但是,說實話,我始終沒有認真地想要賺錢。

去年九月,同樣也是療癒師的太太,秉著「身心靈整合」的想法,一腳踏進了【妮芙露|負離子健康衣物寢具】事業;而我也在寫完下一本書的初稿後,加入了她的行列。

一開始時,相較於太太的篤定,我的理性面其實是有些猶疑的,但是感性的直覺卻一直在說「就是這個!」。於是,我讓自己好好地使用【妮芙露】的負離子衣物和寢具,也真的感受到它們為我帶來的效益;然後,我也花了點時間熟悉【真善美成功團隊】舉辦的種種講座、培訓和聚會,也發現團隊的文化就是我一直以來想創造的氛圍!

這週,我又參加團隊舉辦的〔快樂成長營〕。

結束後,我所屬的「閃亮亮家族」的大家長—愛米拉超級領袖(超級領袖是年業績超過一億才會有的頭銜;此外,她曾任十年急診室護理師和靈氣老師,是非常有愛且有強大包容力的人。),在營隊結束後的分享裡說到「我們都要『眼裡有光,心裡有愛,口袋有錢。』,好嗎?」⋯⋯後面,又有一些人分享感受;但是,這句話一直在我的腦海裡迴盪。

「眼裡有光,心裡有愛,口袋有錢!」就是活著?

療癒創傷之前,我的眼睛裡沒有光,心裡面更沒有愛。初次療癒過後,我的眼睛慢慢地有了光,心裡也慢慢地有了更多的愛;然後,這幾年間,雖然偶爾還是會有擔心金錢的時候,但是基本上都有驚無險地度過⋯⋯直到接觸到【妮芙露】,理解到「活著的二大要件:健康和金錢。」,我才意識到:其實我們一直處在危險邊緣,而宇宙其實在幾年前就給過提醒。

二〇二〇年的年初,我的身體爆出急性腎小球炎。嚴重水腫、無法如常地思考和對話、怎麼吃都會肚子餓的我,原本的工作、引導自學生女兒們的學習都只能停擺;後來,我又住院四天,個案量較大、家中主要經濟來源的太太,也為了照顧我而放下學員、女兒們。

那次之後,年屆四十的我,終於意識到健康的重要性,但是還沒悟到「金錢」的層面。

在加入【妮芙露】後、已經領到獎金的三個月裡,我和太太加起來的收入分別是六萬、九萬和二十萬。這樣的數字和成長幅度,讓超過十二年沒有固定且大量收入的我,興奮不已;除了金錢本身可以讓我生活無虞以外,這些數字的背後代表的更是我們把健康和事業機會帶給更多人,而他們帶著信任地成為了我們的夥伴,並且有更好的工具可以讓自己和家人身體健康、財務健全。

這是在過去、從事療癒師的時期裡,辦不到的事情。

之前、在當療癒師的時候,我知道「療癒」很好,療癒能讓人跳脫創傷所帶來的制約、離開限制性信念⋯⋯然後,創造出不一樣的人際關係和人生;一度,我們也想邀請學員成為工作夥伴、一起賺錢,但是卻會陷入為他人承擔責任的窘境。

但是,在【妮芙露】不一樣。

我們是彼此的夥伴,但也為著自己的想要而努力,無論是健康,或是財富;每個人都為自己負責任,然後在行有餘力之時樂於給出付出。其中,最特別的是,人在被【負離子健康衣物寢具】照顧、身體健康之後,心自然而然就會湧出很多愛,很容易給出微笑、支持和幫助、理解和傾聽⋯⋯各式各樣的愛的表達,在這裡迸發出來,百花齊放到美不勝收!

此外,在這段時間裡,除了收到許多領導人毫不吝嗇的協助、引導和鼓勵以外,我也在摸索與夥伴之間的流動。在當療癒師的時候,我只能坐等學員上門;學員進入療癒後,有的人甚至會閃躲應當面對的議題,讓我也不一定能夠使上力;但是在【妮芙露】裡,有意願前進的夥伴很容易就能被辨識出來,有的人會在我的觀察和剖析裡突破盲點、更上一層樓,有的人則是在我們的分享裡就能自我覺察、有所行動。

重點是,他們在財務和自我成長上都收穫到了實實在在的進步,這是最令我感到開心的事情。


「我想要活著!」重新梳理之後,我肯定地說。

小時候,我們都寫過「我的志願」,那時寫的可能是總統、老師、醫生⋯⋯,覺得某個職稱就代表著什麼。長大之後,我發現:同樣都是擁有某個職稱的人,卻有著大不相同的樣貌;這讓我感到困惑。

開始療癒童年創傷、成為療癒師之後,我意識到:創傷會限制住「我」,會讓我因為心裡面的痛而無法好好地與人互動,會讓我覺得自己無能為力、無法跳脫社會框架⋯⋯;於是,我在持續不斷地療癒裡發掘了真實的自己,也開始喜歡自己,即使喜歡/不喜歡某些人事物、擅長/不擅長某些事。

與此同時,「我」也因著拿掉創傷所帶來的制約而持續擴張著,並且了悟了「靈魂進入肉身、來到人世間,就是要體驗靈魂無法經驗到的情緒感受。」,而我也在過去的十二年裡面練就了不再畏懼負面情緒的功夫。

但是,在進入【妮芙露】、穿/蓋上負離子的衣服和寢具之後,我發現:當身體的每個細胞都被負離子包圍時,那些負面的情緒,就像原本因為細胞不夠健康而只能沾附和停留在體內的寒氣、細菌和癌細胞一樣,變得好容易就可以離開;然後,正向的感受就像被維持住的體溫和免疫力一樣,不會逸散⋯⋯沒有不舒服的感覺,就是最好的感覺,也是最棒的起點,是享受和浸泡在各種美好人事物的「家」。

在這裡,我能安心、安在地朝著「更完整的自己」前進!


想和我一起活出完整的自己嗎?快加入我的行列吧!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