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務員日常不日常 Day129:蚊子抓抓抓之貼單打雜這天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話說登革熱案例減少後,需要去市區衛生所支援的天數變少,改由各課室指派人員排班。

剛去支援回來的我,見其他同仁都興致缺缺,於是自告奮勇再去一次。

不用待在公所,什麼都好!壓罐我來啦!

於是過了兩週,我再度踏上前往市區的路途。


到了衛生所,看起來又憔悴了一些的衛生所承辦朝我招手,示意我往四樓去。

咦?不用出門嗎?

我不明所以的爬上四樓,走進一個堆滿各種雜物文件的辦公室。

上次見過的兩位登革熱監測人員正坐在座位上,一位長髮嬌小、一位短髮高挑,我向她倆簡單打個招呼。

每天來來去去支援的同仁如此多,她們對我一定沒印象,而我倒是印象深刻,畢竟壓罐貼單都是特別的體驗。

對她們而言卻只是日常的一部分。

「今天沒有要壓罐嗎?」我舉手發問。

「不知道,等承辦指示。」她倆聳肩。

此時承辦走了進來,看樣子一口氣爬到四樓,整個氣喘吁吁。

「我讓另一組人去壓罐了,兩位監測請去貼單,地圖在這。妹妹你待在辦公室幫忙整理資料。」她交代道,手揮向旁邊大長桌上滿滿厚厚無數疊文件。

什麼!竟然不能出門!

我眼巴巴望著承辦將文件交給兩位姐姐,但承辦的動作頓了頓,似在思考。

「這次有九十幾戶要貼,還是讓妹妹一起去好了,三個人比較快。下午再整理資料。」

聞言,我立刻抓起安全帽,趁承辦改變主意前跟上姐姐們。

雖然不是壓罐,但能出去晃晃總是不錯的。


貼單的區域離衛生所不遠,機車騎數分鐘就到達。

我們三人走進鬧區中的巷弄,蜿蜒曲折的小巷兩側住家正是兩天後要進行化學噴藥的區域。

儘管案件數量只剩零星,有餘力防堵就要盡力去做。

我回想著上次貼單的情況,準備開始一家家按門鈴拜訪。

但正要動作,長髮姐姐已經敏捷的一戶戶門鈴按過去,短髮姐姐也迅速寫起紀錄表。

「這區老人家居多,等他們走下樓開門都幾分鐘過去了,先按再說。」姐姐道,遇到沒門鈴的就敲敲門,朝裡頭喊了幾聲。

好像郵差。話說我們這樣也像在送信沒錯。

我跟在她後頭貼起通知單,沒應門的一戶貼一張,有開門的則是親自交給住戶,順便詢問樓層及有無行動不便者等事項。

一戶、又一戶,果然跟姐姐說的一樣,過了好一會就會聽到方才經過的房屋大門打開的聲響,外加一枚探頭疑惑的老人家。

講台語好難,平常都講水果呀補助呀休耕呀之類的台語,現在講登革熱噴藥各種卡詞。

好不容易覺得自己講話比較順了,我在下一戶開門的那刻,和一雙藍眼睛對上目光。

……怎麼有外國人!

救命,登革熱的英文怎麼講?

我傻眼,原本流利一連串台語開場直接打結,滿腦子只有夭壽我上次講英文是何時、我對不起我的英文老師等等懺悔的想法。

「你住這?」我只能擠出一句類似意思的英文。

金髮碧眼的對方只簡短回答了「Airbnb」。原來是共享房間的私人住宿。

我嘗試告訴他兩天後要噴藥的消息,也請他將通知單轉交屋主。監測姐姐靠了過來,聽到我們之間斷斷續續的英文對話,又悄悄溜走。

……喂,來陪我啊!

好不容易讓那位外國人點頭拿走單子,我已感到精疲力竭。

忽然覺得台語好親切。嗚嗚嗚。

經歷過英文考驗後,跟老人家們溝通忽然不算什麼了。


時間未到中午,我們完成了貼單工作。

離開前,姐姐們仔細確認了清單的地址,並將遺漏的門牌號碼補上,備註清楚。聽說她們前一週出差受訓,來支援的公所人員只能自己來貼單,結果東漏一張西漏一張,導致後續噴藥各種狀況。

我能理解,沒人帶領的話根本不知道怎麼做,加上只是來支援的心理,當然不會認真且嚴格執行。

說到底,支援這件事真的有意義嗎?

不免有些懷疑。

但既然我特地來了這趟,就好好做事吧。

跟她們聊著聊著,讓我下定決心下午要認真整理資料,當個強力的支援人員。


午後,我雙手叉腰看著面前滿滿的文件,蓄勢待發。

這些是近幾個月每場化噴及孳清的資料。承辦姐姐請我先照里別排序,再將散落的簽到表及名冊地圖等紙張夾進去。

從比較早期的資料凌亂程度可以窺見當時的混亂,近幾天的文件相對井然有序。

我懂、我懂,一開始案件多又緊急,光是能維持住每天進度就很厲害了,資料歸檔留到此時處理才是正解。

然而我隱約有種既視感,現在整理資料的我,根本像當年負責做打雜工作的安心上工呀。

好久沒做這樣單純的工作了。

我感慨著,對承辦的說明一一點頭表示理解。

承辦似乎很不放心,同樣的說明重複好幾次,並親自示範給我看。

「不知道地圖屬於哪個里別可以問監測……」

不用不用,我可以上網查呀!

「這個名冊是這樣查看的,看得懂嗎?我再找一份給你看……」

我懂了懂了!你還是去忙你的事情吧,工作要緊,雜事我很會!

我瘋狂點頭,並加快手中的揀文件速度,讓承辦知道我有進入狀況。承辦終於安心放我自己處理,步履蹣跚下樓去。

我也是在一疊疊災害申報資料打滾過的,這些真的不算什麼。

經歷過承辦的角度後,處理基本事務的感受相當不同。


接近下班時刻,我已經整理完資料,還順道將一疊疊文件依日期排好,只差沒有去幫忙其他人登錄資料。

「妹妹動作蠻快的呢。」承辦走進會議室,一愣一愣的說。

這是最好的稱讚了,哼哼哼。

我趁機表示想要提早下班,順利取得同意,趕在下班人潮湧現前離開了市區。


近期工作剛好是淡季,若還有其他需要支援的日期,能幫多少就盡量幫囉。

正這麼想著,隔天就接到民政課同仁的轉達。

「XX區衛生所通知,本所即日起不需再派員支援。」

什麼!


……該不會我資料都歸類錯誤吧,承辦不爽了叫我們不要來了?

……還是我動作太快,把剩下的工作都做完了?

希望是後者,嗚嗚嗚。


短暫而特別的登革熱跨區支援,在疫情減緩後,正式告一段落。

菜鳥公務員一枚,現任職於南部某地方公所農業課,過著每天跟農民拼命、拼感情的日子。在這裡紀錄生活,但是很怕被主管抓包。如果哪一天不再更新,可能是被抓去政風室泡茶聊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