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裂的海】讀後心得:台澎 金馬間三個我們應該了解的「連結」

2024/01/05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raw-image


這本書讓我更深刻了解我們身處的台灣,中華民國需要共感的部分,兩位記者耗時五年,藉由彼此不同的視角,一位澎湖人、一個曾在馬祖服役,道出金門與馬祖兩地,好似身為台灣人,都應該能了解的地方,實際上在歷史、生活、環境、經濟等各層面,都大不相同,我曾以為的台澎金馬,看完本書,也能看到那條台澎–金馬間,那條橫跨數十年歷史的海,把我們隔了開來的原因,也因此更能同理與真正了解,關於我們的這塊土地的故事。

斷裂的海也隔開了我們的情感文化。


為什麼翻開這本書?

近期越接近2024總統大選,台灣與中國的話題仍是大選的交鋒重點,中華民國的台澎金馬,好似在學生時期就印在腦中的領土,但印象中曾有過金門的立委,在媒體上的發言,讓我感覺,好像我跟這個「金門」生活的人,想法有很大的落差,也一直放在心中的那個好奇,在看到《斷裂的海》這書名時,再次被點燃了起來,可能也是因為想更了解,我們身處這塊土地的故事,看完此書,我帶走了三個金馬與台灣間的不同與連結,以下與各位分享。

1949年以前,關於那個不存在的地方

「馬祖」在1949年前,主要是出海口散布的小島,主要是漁民出海時所需要停泊補給休息的地方,並無常駐的居民,也在明、清代陸續有海盜躲藏的一處基地。1927年起陸續經歷寧漢分裂、中日戰爭,直到1949年後,中華民國於國共內戰中戰敗,以「五島」共同劃入連江縣統稱為馬祖。連江縣也成了兩岸唯一共有的地名。而與金門不同的地方,雖然都同為戰爭的前線,馬祖並沒有發生像是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等大規模砲戰與陸戰。

原來記憶中的金馬,在歷史的角度來看,是在國共內戰中所產生的地方,而處在長久歷史的影響下,在第一線的馬祖人,在遇到戰爭時,會覺得又要被台灣人拋棄,讓給中共,或也會有長輩會出現想要投靠對岸的心情出現,這是地理位置與過往記憶,所油然而生的一種矛盾的想法。不過也因為身為前線的特殊位置,得到許多中央政府建設的機會,形成軍民一體的生活線,軍方當時留下的高粱酒廠,就相當具有代表性,除了為當地特產也是工作機會的來源。

『在地青年曹雅評,進一步用兩地的高粱酒精準譬喻金、馬民情不同:「你喝過馬祖陳高了吧?是不是比較溫順、容易入口,不會想金門高粱風格強烈、像刀子一樣?」她說,「這就是兩地不同的風格,金門人比較悍,比較敢表達自己的意見,馬祖很講求和諧、比較溫和,這就是我們的文化,這樣你就懂了。」』這段話是我最印象深刻,且準確的區分金馬間的文化特色。


戰地政務,台澎—金馬,不同調?!

原來在1954年前,美國連簽訂《防禦條約》都十分猶豫,也不贊成國民政府反攻大陸,然後就在1954年的五月起,中共與國民黨軍隊開始在浙江沿海一帶,發生軍事衝突,在八月十一日,中共總理周恩來發言要「解放台灣」,各人民團體發表「解放台灣共同宣言」。

「一九四九年九月三日下午五點,解放軍在廈門集結數百門火砲,突然向金門發射砲彈,一時之間,金門充斥者震耳欲聾的砲聲與各式建築物遭擊中的巨大聲響。開戰的前十二小時,共軍對金門發射了超過六千枚砲彈;中華民國國軍則自九月五日開始反擊,派出戰鬥機轟炸廈門。」看到這段,我第一個想到的是近期的以巴衝突,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在2023年10月7日清晨,朝以色列進行大規模突襲,朝以色列境內發射超過5000枚以上的飛彈,雖然在不同的歷史架構下,但戰爭其實離我們很近,前有烏俄戰爭、現有以巴衝突,而在1949年的九三砲戰,進而促成了《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的簽訂。我在思考的是,除了戰爭的可怕與生靈塗炭的悲劇外,烏俄戰爭與以巴衝突何時結束?又會產生什麼樣新的局面。

因為簽訂共同防禦協定,金馬在一九五六年,正式進入「戰地政務」的時期,需有嚴格的軍事管控,更有全民皆兵的要求。全島進入長時間的宵禁,長達一千三百公尺的坑道有著傳令的日常不斷發生,民防生活下的生活堪比地獄,歷經三十六年,在一九九二年十一月七日,解除戰地政務,是的,九二共識與辜汪會談就是在同年發生。

在經歷「戰地政務」的金馬地區,平行時空的台灣發生了什麼事?沒錯,就是「台灣錢淹腳目」的時代,從1960年帶到2000年間,台灣經濟崛起,從1950年代的勞力密集的輕工業,轉型到1960年的出口擴張政策,到1970年代發展重工業並發展十大建設,1980年代後發展技術密集的電子、機械、半導體產業,台灣經濟起飛,金馬人則靠著軍人生意致富,在這平行時空下,有著許多落差,金馬與台澎間仍有著一條隱形的線。


生而為台灣人,不可不知金馬事

2022年8月2日晚間,台美外交迎來睽違25年來的重大突破,時任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所率領的訪問團,降落台北松山機場,訪問團行程滿檔,從拜會立法院、總統府、國家人權博物館景美紀念園區,也與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討論半導體等供應鏈問題,直至8月3日傍晚5點多結束行程。

裴洛西抵台後,中國的官媒《新華社》隨即發布公告,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在環繞台灣島的六個海域進行實彈軍事演習,從8月4日中午12時至7日中午12點,連續三天,範圍處於台灣周邊12海里內,6個海空域範圍,這也是中共對台最大規模的一次軍事演習。也是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以來,中共對台灣最大的武力威嚇行動,同時也跨越了台海中線。

『裴洛西訪台期間,連江縣長劉增應告訴媒體,馬祖鄉親對中共軍演「不是不擔心,而是擔心也沒用,」重申了「不希望擦槍走火」、「不希望戰爭再臨」的願望。』若我們不曾理解1949年後的金馬地區,曾經歷與台灣不同的戰地政務,又怎麼可能了解,身在其中的他們,究竟是怎麼想的,這是一部台灣的戰爭史,台澎金馬是個共同體,相互理解我想適合從這本書開始。



在閱讀「斷裂的海」期間,讓我漸漸將學生時期學到的台灣歷史,拼湊了幾片遺失的拼圖,像是金馬撤軍論,雖原希望讓金馬地區非軍事化,立意良善,卻給了當地居民一種被拋棄的感覺,也因此在金馬地區的政治色彩分明,許久不曾改變。至此我能理解,為何在媒體上看到金門的政治人物,發言的角度,跟身在台灣的我,為什麼會有完全不同的想法,那是來自這塊土地不同的記憶與經歷,而看到文中提及,李問到馬祖經營深耕,我想這樣的相互理解會被漸漸看見。還記得2023年11月25日落幕的「金馬獎」嗎?我印象深刻的是吳慷仁,在「富都青年」中印象深刻且令人動容的演技,而在閱讀本書一直在金馬金馬的閱讀時,我忽然想到…難道這之間...有關聯嗎?果不其然,金馬獎創始於1962年,也是全球第一個華語電影獎項,原本早期都訂於10月31日舉行,目的向蔣公祝壽,當年因香港電影公司蓬勃發展,台灣電影士氣低迷,時任新聞局長沈劍虹,希望能鼓勵電影業界,效法金、馬兩地前線官兵們的堅毅精神,激勵國內電影人的創作,故以「金馬」二字命名。



泰杉
泰杉
總認為每個人都是一本書,有著接連不斷的故事,去體驗人生的酸甜苦辣,喜歡閱讀、運動、學習,希望能常保好奇心,也藉由閱讀一起認識不同的世界與觀點。快樂分享閱讀心得、時事與生活觀察,相信思考與分享,能帶來更多改變。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