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的國度01─離開歷經創傷國度的第一步

2024/02/12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她是一個在自己世界裡兜兜轉轉的女王,等待著經她吶喊與怒吼而來臣服示好的人們,她對著為數不多的子民,表達她受到多少的傷害與虧待,她要求所有進入她王國的子民虔誠上貢,最好是錢財,次之是忠誠與犧牲,至於勸諫與諍言,大可不必,只有換來激怒。


她的子民努力上貢,卻未換得尊重與互愛,於是,除了被賦予特殊關係之名的子民,皆紛紛離去,她大怒,努力咆哮著離去之人的罪過,並覆述著自己被再次的傷害。.


她想到的,只有自己受到的傷害。


她沒有想過,曾經願為她的子民,受到怎樣的對待。


她曾經的子民,在她的咆哮與指責之中,困惑著自己的罪過,羞恥著自己的樣貌,以為自己毫無價值,以為,除她之外,再無人在乎與疼愛。


她所毀壞的外在事物,也許數不勝數,但她真正摧毀的是心中的自我,讓效忠的子民都成為自慚形穢的賤民,這是對她親近與效忠的代價。


如今,要修復那些受到摧毀的自我,需要離開她的國度,需要不再對她效忠,才有可能面對自己的自慚形穢其實並不是真的,而是女王所安在每個子民身上的罪名,只有離開那個國度,才是開始。


子民開始認識到,自己的確有被在國度歲月中所毀壞的部分,可能是關於安全感、自我價值、對於未來的希望感,這些可能不復原本存在的狀態,也許,都有了受損。


可同時,這些只是受損而已,並未被毀壞殆盡,在恐懼之下的,其實是善良與希望,也正是因為善良,相信女王可能有愛,只是不懂得怎麼去愛,可是女王的愛,終究不是適合子民的愛。還有希望,希望有朝一日女王會有改變,可是女王太需要自己的理想國度,改變不是女王的需要,是子民的需要。


子民別無他法,只好徒步離開,並且頻頻回望,希望女王以改變的行動挽留,然而,這終究只能是願望,女王比需要子民而更需要她所擁有的國度。


子民離開後的旅程才真正開始。


他們需要理解與認識自己所遭遇的創傷,那些超乎個人承受的範圍而稱之為創傷。


這些理解,關係著他們會不會在未覺察的狀態下,創造了另一個自己的國度,為了保護自己而如同女王將自己包裹起來。


至於療癒,不會在女王的國度裡習得,子民在她的國度中,為了獲得她的疼愛,而交換了自己的認同,一度,子民可能相信,若如她所說,那麼會不會換來她的祝福與疼愛。


然而,子民終究要走出她的國度,理解她無法給出所盼望的疼愛,而是離開國度,接受自己身上可能有的傷痕,而長出給予自己的對待與疼愛。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你壞掉了,你不再像是你希望的原來的自己那樣美好了,你不再是哪個可以和別人一樣可愛、無瑕的美好了,你甚至會感覺到,你好像不是原來的自己了,你可能會覺得你的害怕、恐懼、防衛、敏感、動輒得咎......都是自己不好的證明。


其實,那不是證明你不好,而只是你受傷的痕跡,你沒有做錯什麼,你只是在某些時候裡受傷而已,那不是你的錯,只是你受傷而已。


只是,你再也不會像是你想的那樣,無所畏懼,能夠對他人開放與自在,對於學習與新的事物滿懷熱情,能夠有足夠的直覺與信心去信賴生活裡的夥伴,這是希望的你,可卻不是會在真實生活中發生的你。


你完全有資格為此難受與悲傷,因為那樣無傷無痕的你,是再怎麼努力也辦不到的事情了,我很遺憾,你再也不會成為那樣的你了,我很遺憾,這不會是你,我可能會不自覺想要安慰你,你會成為一位更好的你,只是,有可能,另外一個並不會是在綜合意義上更好的你,而是另一個不同的你,一個不同於你的願望與所能想像的你。


你會穿越這些傷痕,成為一個不一樣的自己,我完全不敢說,也不能說是不是會更好,或者,我想說的是,這個過程極其辛苦,你不僅要仰賴自己,也要仰賴夥伴,而仰賴可靠的夥伴這件事情,本身對你而言就是辛苦的。在女王的國度裡,你曾經那樣相信你的女王,你所交付的信任,卻被隨意的耗用,甚至用來不平等的對待你。


你第一步的辛苦,就是在關係裡的冒險,就是試著要去分辨眼前或生活裡的他人,是不是可靠的,是不是敵意的,是不是即便是善意的,卻也無法顧及你的,是的,對方極有可能是善意的,卻無法顧及於你,那麼,這也許仍是一段關係,卻不是一段可以療癒的關係,它只能是一段關係。


但你很難很難分辨,因為已經受傷的你,你不由自主地想要相信,最好唾手可得,就能夠快速地擁有一段療癒的關係,好挪去自己身上因為受傷經驗所帶來的不適。


這一點都不怪你,你只是,被傷得太深,想要癒合。


至於,你到底會成為什麼樣的自己,我也十分好奇,帶著這些所有傷痕的你,會成為什麼樣的自己。


如果我夠誠實與務實,我會想說,這可能與你的相信與你所遭遇的人們有關,你能否相信創傷之中仍有希望,你所遭遇的人們能否理解與仍然連結傷痕之下真實的你。


我覺得這兩件事情,一個是你對自己的相信,即便千百萬次你覺得無望,可是你如果願意再次佇足與站立於創傷之地,你的奮力即便只是站在原地,生命都不會辜負你,你仍有機會仍然有許多可能。


另一件事情,他人的理解與願意連結,他人能夠知道你並非惡意的想摧毀自己或任何人,理解你的傷痕與可能的身心反應,看見這樣的你,有限制也有你自己的努力,並持續連結你努力之中的付出,那麼,你就不是孤單的,你就是有人連結的,在你覺得自己很糟、很糟的時候,你知道,有人相信你一點都不糟,你只是受傷太多而已,你沒有任何問題。」


這是離開國度的第一步。

1會員
26內容數
透過自我對話探索過去所迴避與壓抑的情緒與情感,希望慈悲諒解自己。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
從 Google News 追蹤更多 vocus 的最新精選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