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療癒師の負離子實驗室】當鼻子不再過敏,我的情緒也不再過度反應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我竟然忘記鼻子過敏帶來的不適感了!

去年(二〇二三)九月,致力於身心靈整合且療癒師執涯長達十二和十五年的我和太太接觸了【妮芙露|負離子健康衣物寢具】,也因為產品有神奇的效果(例如:原本需要在睡覺時在膝窩底下墊一顆枕頭來舒緩腰部緊繃的我,在腰部鋪上一塊入會就會贈送的小方毯後,便都不再需要枕頭了!),我和太太看見療癒的新的可能性:當「身心靈」裡的「身」(身體/生理)被好好照顧時,人就會更有餘裕來面對「心」(心理;情緒/感受),並且轉動「靈」(信念/自我認知)。

於是,我開始將這份感動分享出去,並且在短短三個月之內來到高級區域經理的聘階,這是最高聘階(區域總經理)的前一個位階。

過程中,我和許久未見的同學碰面;在和他們對話的時候,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記得以前上學的時候,妳很常打噴嚏、流鼻水,鼻涕紙不僅弄到整桌都是,有時不到半天就用掉整包衛生紙。」,我才意識到:我好像已經快要忘記鼻子過敏是什麼感覺了!

印象中,上一次過敏,竟然已經是去年(二〇二三)九月底的事。

當時,住在新竹的我們才剛收到經理套組的部分商品,住在枋寮的太太的阿娘就在中秋連假的第一天住進加護病房,我和太太急忙打包、開四小時的車趕到醫院。晚上,當然就住在太太阿爸和阿娘的家裡。

只是,除了阿爸和阿娘的臥室以外,另一間房間,雖然有一張雙人床,但是平時其實是拿來晾曬衣物的地方,周邊也堆放了雜物,不僅沒有人使用,還是貓咪們經常會經過的地方⋯⋯總之,過敏原很多。

果不其然,躺上床後,我的鼻子馬上過敏。

面對這個情況,我只能活用手邊僅有的負離子商品:❶入會袋裡面的、30公分見方的小方毯,是妮美龍纖維含量/負離子產量最多的兩用被套的樣品,我把它墊在枕頭上以隔絕漫出來的過敏原;❷160x60的格倫披肩,則是從脖子開始纏繞整個頭部,還拉起二層遮住口鼻。

就這樣,我不知不覺睡著了!直到二、三個小時過後,我摸黑起身去上廁所,因為浴室只有在阿爸和阿娘的臥室裡,不想中斷阿爸睡眠的太太,跟著我一起去。

「妳沒有在流鼻水了!」站在我面前的太太,突然驚呼。

「嗯?真的捏!」坐在馬桶上的我,迷迷糊糊地摸了摸鼻孔,跟著發現新大陸。

這真的是有史以來最快速消除鼻過敏症狀的方式(我從不使用藥物);於是,待在枋寮的那幾天,我始終披肩不離身;因為我光是因為洗臉、換衣服才拿下來而已,鼻子馬上就會癢起來。


說實話,大約在十六年前,我也曾用非藥物的方式來處理鼻過敏。那時是喝抗氧化物的營養補充品,的確也有效果,但是因為抗氧化物是喝進去體內,沒辦法如我所願地直接去服務想處理的症狀,所以是大量且長期服用了一段時間後才見效,之後沒有這麼大量時,症狀也會再跑出來;所以,妮芙露的產品真的大大地讓我驚艷!包覆在需要減緩的部位,就能非常迅速且直觀地看到效果。

於是,我開始好奇:負離子,到底是什麼?

翻閱負離子相關書籍的過程中,我都先讀到很熟悉的、會讓身體老化和病變的自由基,但是卻得到一個全新的知識:人體內的吞噬細胞(白血球的一種,佔白血球總數的50~60%)和粒線體中的電子傳遞鏈⋯⋯等,均會產生超氧化自由基(五種常見自由基的其中一種),會在瞬間轉換成過氧化氫、羥基自由基和單線態氧(五種常見自由基的另外三種)。(摘自《神奇的負離子纖維》第一章|都是自由基惹的禍)

此外,自由基是帶有正電的分子,喜歡到處尋找電子中和自己,以形成穩定物質;而被奪去電子的物質,原來的穩定狀態就被破壞,稱為氧化。正常情況下,自由基對身體的免疫系統是起正面作用的,當身體受到病毒、細菌侵襲而發炎時,白血球會分泌自由基來幫忙,造成病原體死亡。但是,若是自由基過多,或是自由基完成工作後卻沒有及時退場,就會變得不易控制;因為沒有破損細胞的電子可奪取,便搶奪正常細胞的電子,破壞健康的正常細胞,引起各種慢性炎症,不但會加速老化,還會縮短壽命。(摘自〈「打赤腳」有益健康!每天這樣做20分鐘,清除身體自由基〉中自然醫學博士陳俊旭所言。)

而負離子就是帶負電的離子,可以中和自由基;對我的「鼻過敏」來說,就是可以阻斷過敏反應的意思。而且,負離子在大自然裡是常見的東西(只是我們不知道),最常被舉例的就是在瀑布旁能感受到的清新空氣,而這更是諾貝爾獎得主菲利普・萊納德博士所發現的呢!


在感受並理解負離子對身體的幫助時,內在也起了變化。

昨晚,我的肚子在晚餐過後變得腹脹難耐;回程的路上,為了讓我休息而接過方向盤的太太,咀嚼著傍晚和朋友的對話。快到家的時候,太太開心說出的「如果,和我的和盤加總為8就是適合一起開創事業的夥伴,那大女兒和小女兒都是很好的合作對象!」,被我聽成「我不僅不特別,更是可以被輕鬆取代的人。」,並且陷入深深的難過之中。

後來,原本嘟著嘴、浸泡在負面感受裡的我,把心裡面的想法說了出來,這讓太太因為被誤會而給出辯駁,讓我覺得被責備而戒備、逃開⋯⋯回家後,因為腹脹的情況還在,我趕忙洗澡、換上妮美龍纖維最多/福離子產量最大的暖心睡衣,然後在肚子前面鋪了一片兩用被小方毯;沒過多久,我便睡著了!

大約一個小時後,太太上床睡覺。因為被子被拉動而醒來的我,再次感受到腹脹,只好跑去再拿一條小方毯來加量;但是可能因為已經小睡了一下,這次變得很難迅速入眠,只能一直感受腹部傳來的難過⋯⋯於是,我伸手拍了拍太太,請她幫忙照顧我的身體;而太太也把厚厚、長長的圍脖對折放在我的腹部,並且有意識地將療癒的能量注入在手的動作裡,沿著腸胃的方向抓掉不適感。

慢慢地,我再度入睡;直到隔天醒來,只剩下一點點腹脹。

我把圍脖翻面後,喝下太太拿來的溫水和益生菌,我們便聊起昨晚的對話。我一邊說著「我感覺自己對妳來說並不特別,隨時可以被替換。」,蓋在九層萬用方巾製成的眼罩底下的眼睛也跟著流下眼淚;而太太終於同理到:我的不安全感,因為身體的不舒服而被刺激到了!

但是,太太的語氣裡還是有被誤會的不悅,讓我再次戒備,截斷了對話。

一開始,我的腦海裡升起「過去,當太太這樣遠離我的時候,我會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和回應,採用激烈但負面的作法。」的畫面,但是此時此刻的我竟然打住了這個念頭,並且轉換語調地對跑去廚房的太太說出「我知道,這個想法背後所代表的信念是要療癒的,妳可以再回來幫我釐清嗎?」。

「『覺得自己會被取代』真正讓妳難過的是什麼?」太太溫暖地坐在床邊問道。

「我覺得自己的付出不被看見⋯⋯我很認真在和妳合作、搭配捏!」我氣餒地說著。

「這讓妳聯想到媽媽?」太太單刀直入地帶我進【療癒❺步驟】裡的〔步驟❷回溯原生家庭裡的初始事件〕。

「嗯!特別是『與父親和好』的部分。」我言簡意賅地回應;發生〈八、九歲時,父親咬了我的胸口和大腿內側〉後,母親對我提出「與父親和好」的要求。

「但是,我有看到妳的付出啊!而且,如果我沒有看懂,妳也可以說出來讓我理解。」太太躺到我的身邊,摸了摸我的頭。

「我,對妳來說,是特別的嗎?」我想要獲得正面答覆。

「當然啊!這還用說。」太太堅定地點了點頭。

得到這個答案後,我感受到了放鬆,腹部雖然還有一點脹,但是已經消減了將近九成;然後,我的眼皮也變得沈重。最後,我又睡著了;再次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早上十點,但是精神變得飽滿。

這樣的差異,讓我發現⋯⋯

以前,內在因為外在的事件而引發負面感受的時候,會自動且滑坡式地掉進發生過的、最差的情景,然後不知不覺地陷入「我不值得被愛」、「做錯事情的人是我」⋯⋯等等的負面信念之中,然後包裝在「我愛你」、「我能夠處理」⋯⋯等等的行動之中,然後過度付出。

然而,在這之前,我甚至不覺得自己辛苦,更以為這都是為了愛。

現在,身體偶爾也還是會不舒服(或者說,連細微的不適感都能覺察到,然後一丁點都不想再忍受下去,哈!),也會連動到讓情緒變得低落,但是我變得可以把生理和心理的不舒適拆開;雖然心裡還是有負面的自我認知因為身體機能下降而浮現,但是我變得能讓它停在這裡、不再往下延伸,並且在身體恢復之後再來進行療癒。

負離子,中和了身體裡的自由基,也阻斷心理的過度反應,真的是太有趣了!


想和我一起體驗負離子為身體和內在帶來的益處嗎?歡迎加入我的官方LINE帳號,一起身心健康的新的可能性!:)

「內在小孩轉大人」將書寫在生活中和內在小孩扯上邊的事,可能是我自己的事,發生在我和太座之間、或是與孩子之間;也可能是孩子的事,發生在和我們之間或與同儕之間。總之,包羅萬象因為「從生活中所發生的事,抽絲剝繭之後找到引發不舒服感受的源頭」的這檔事,真的太好玩了!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