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息遊戲遇到敵國O上將怎麼辦?可是很香1》連續版試閱02(本回與節錄版02相同)

~第一章~

  說到元帥或司令官的寢室,一般人就算沒想到鑲金掛銀的奢華空間,也肯定不是和普通士兵房差別不大的空間。

  不過在地球聯邦宇宙軍中央軍第三軍團的旗艦「赤潮」上,司令官的房間就與普通士兵一樣簡樸,唯二的不同只有司令官是單人房,並且多了一扇觀景窗。

  長與寬皆是一公尺的合金玻璃窗外一半是深幽的宇宙,一半是隨船艦前進逐漸放大的翠藍行星,窗前則漂浮著一名帶著全罩式耳機與眼罩的青年。

  青年的腰上繫著固定繩,繩子另一端扣在窗框旁,紅棕色的髮絲微微飄起,髮絲下是一張端正英氣的臉龐,一百八十多公分的身軀修長挺拔,將軍方統一配發的白襯衫與白長褲穿出雜誌模特兒的效果。

  單論身高和五官,大多數人都會直覺判斷青年是Alpha,但細看就會發現他的面容比尋常Alpha精緻,肌肉精實但不壯碩,而是散發藝術品般的優雅。

  青年是Omega,比大多數Omega挺拔,比眾多Alpha纖美,宛如幽谷中被荊棘環繞的玫瑰般,孤高、迫人、銳利中透著一絲冶豔的Omega。

  門鈴聲打破房內的寂靜,青年遲了數秒才拉下眼罩摘掉耳機,轉身輕踢牆面,飄到門旁的控制面板,打開鏡頭看見站在外頭站著一名戴細框眼鏡的男性Beta。

  「學長?你不是在艦橋……」

  「我坐太久屁股硬了,出來飄一飄。」

  第三軍團團的副司令兼旗艦艦長──李覓聳肩,指指螢幕左上角的電子鐘道:「玫卿,再五分鐘就要進宇宙港了,該到艦橋給新兵發表結訓談話了。」

  「我穿好衣服就過去」

  第三軍團團總司令──顧玫卿回答,抓起衣架上的軍服上衣,扣好釦子後簡單整理儀容後,打開門和李覓一起沿長廊前往艦橋。

  「我剛剛是打擾你欣賞音樂了嗎?」李覓飄在顧玫卿身旁,手推牆壁前進。

  「沒有,為何這麼說?」

  「因為我叫你時,你脖子上掛著耳機。那不是在聽音樂嗎?」

  「不是,是聽對話紀錄。」

  「對話紀錄?誰跟誰的?」

  「是……」

  顧玫卿拉長語尾,停頓一會才接續道:「網友的。俘虜們的狀態如何?」

  李覓臉上的輕鬆迅速消散,板起臉冷聲道:「拜您一人殲滅兩個艦隊的豐功偉業之賜,走私團和海盜乖到只要您不殺他們,連姥姥都願意出賣;可惜西方邊境的第六、第七軍團沒 目睹您的煙花秀,還是各種『這裡不屬於你們的管轄範圍』、『我房間夾層裡的毒品、貴金屬、獸人奴隸和我有什麼關係!』的鬼樣。」

  「只要他們不反抗,沒理由製造更多傷亡。」

  顧玫卿瞄了副官與老友一眼,低聲問:「你在生氣嗎?」

  「氣死了,你下次再利用甲板的緊急彈射強行讓機甲進入光速單兵追擊敵人,我就把這功能給拆了。」

  「不這麼做,走私團首腦會逃走。」

  「他逃不了多遠。」

  李覓看見通往艦橋的自動門,踢地板先一步來到門前,用指紋解鎖開門。

  顧玫卿穿過門扉進入艦橋,來到正後方司令席坐下,扣上安全帶看著螢幕上的宇宙港緩緩放大,輕敲司令席的扶手,啟動全艦隊廣播功能。

  「午安,我是第三軍團總司令,顧玫卿上將。本次邊境巡航任務至今日結束,接下來諸位會獲得期十天的常規休假,和十天的榮譽假,假期期間請注意安全,務必準時歸營。」

  艦橋乃至整個艦隊都爆出歡呼,不過在士兵與軍官們開始討論要上哪吃喝玩樂前,李覓湊近司令席道:「這裡是第三軍團團副司令李覓少將,我來宣布假期期間的補充事項。首先,本季體檢訂於收假當日,所有不達標準的人,都需要接受至少兩周的體能訓練。」

  「咦!」

  「騙人的吧!」

  「這是什麼釣魚執法!」

  司令席左側和前方的軍官們爆出哀號,而同樣的反應也發生於餐廳、遊戲室和部分士兵的寢室。

  「當然是真的,體建項目和合格標準已經發到諸位的信箱。」

  李覓冷淡地瞪視部屬,再收回目光道:「接著是本次任務中,電戰偵查隊的表現差強人意,因此扣除維修人員,所有電戰偵查隊的成員與直屬長官都必須在收假後三天內,繳交包含模擬戰數據的改進報告。」

  「副司令你是惡魔嗎!」

  咆嘯聲響徹艦橋,但出聲的不是橋中成員,而是位在機甲庫的Alpha女軍官。

  女軍官出現在艦橋螢幕角落的小視窗上,英氣大過嬌氣的臉龐整個脹紅.手指視窗外的李覓道:「那個混蛋走私團的警覺性和反偵能力高得嚇人,哥哥他們又要帶新兵,能撐到包圍網成形前一刻才被發現已經很厲害了,你不要在宇宙裡面找大氣!」

  「被發現就是被發現,普通部隊能允許這種過失,但作為聯邦軍的菁英部隊,那怕是在包圍網成形前一秒才被察覺,也是重大過失。」

  「你……」

  「然後白猋少校,你有替白靜中校與其下屬求情的餘地嗎?。」

  李覓目光冰冷地瞪著Alpha女軍官──白猋──道:「我出航前給所有機甲都訂下最高彈藥使用量,你猜猜整個三軍團中誰超標最多?」

  白猋嘴角一顫,別開頭低聲道:「戰場上變化那麼大,要隨機應變。」

  「新兵中有三分之二都沒超標。」

  「他們的擊墜數也不能跟我比啊!」

  「總司令的擊墜數比你多一倍,用彈量卻只有你的三分之二。」

  「老大可是宇宙第一的機甲駕駛員,我怎麼能跟他比!」

  「公孫少校的用彈量是你的四分之三,擊墜數還比你多五架。」

  「公孫開的是在第一線開殺的戰式機甲,我則是負責保護Omega和偵查隊的衛式機甲,武裝不同位置也不同,敵方得先闖過他才能被我打成蜂窩,獵物量差那麼多怎麼能比!」

  白猋在咆嘯時注意到李覓嘴角上揚,直覺自己掉進對方的陷阱,但卻已來不及收回話。

  「原來你還記得,自己駕駛的負責保護后式機甲的衛式機甲啊。」

  李覓冷笑,點了點手上的腕式個人處理器,叫出白猋機甲的移動軌跡,只著那明顯往前線衝的曲線問:「白猋白少校,可以麻煩妳解釋解釋,為什麼你會拋下全員皆Omega的偵查隊,一個勁地追擊敵人嗎?」

  「呃!這個是因為,因為那個……」白猋的視線左右飄移,久久吐不出下文。

  一隻纖白的手搭上白猋的肩膀,白猋的兄長,也是第三軍團偵查電戰隊隊長──白靜將妹妹推開,向李覓道:「因為小猋判斷我和偵查隊足以自保,但戰鬥隊似乎有潰散跡象,才果斷前往支援。」

  「……白靜中校,恕我直言,慈母和慈兄都會寵出敗兒。」

  「我會銘記在心。」白靜微笑。

  李覓微微垂下肩膀,重新看向白猋的移動軌跡圖道:「不過這倒提醒我,這次任務戰鬥隊也有需要檢討的地方,那麼比照偵查電戰隊,收假三天內給我改進報告。」

  此話一出,原本坐在機甲庫小視窗角落喝茶看戲的軍官一個個從椅子、牆邊、機甲駕駛座上彈起來,「不不不我的假期!」、「不要把我們扯進去啊啊啊」、「靜中校什麼都好,就是護妹不擇手段這點……」種種哀號此起彼落。

  顧玫卿望著從聽覺到視覺都只能用「哀鴻遍野」形容的小視窗,蹙眉思索片刻後道:「李少將,檢討改進不只有寫報告一種方式。」

  小視窗內,以及不在窗中但同樣從天堂落入地獄的機甲駕駛員們同時抬頭,望著對話視窗或艦內廣播系統,露出在荒星看見宇宙艦、月底瞧見薪水入帳通知的熱切眼神。

李覓則挑起眉毛問:「總司令的意思是?」

  「用模擬戰取代報告。」

  顧玫卿的聲音和表情中平靜到近乎冷漠,但若是細看淺灰色的眼瞳,就會發現純粹的善意與一絲興奮:「收假後,找一天讓戰甲、偵查電戰隊的成員以我為對手打一場,能避開我的偵查,或是打中紅拂姬一次就算合格。」

  回應顧玫卿的是從艦橋到機甲庫,乃至整個第三軍團團機甲部隊的寂靜,他們像是忽然墜入工業急凍液一般,面色慘白呼吸停滯思緒中斷。

  而在短暫也漫長的半分鐘後,白猋嚴肅地舉手問:「如果是交報告,要寫多少字?」

  李覓道:「上限沒有,下限不得低於六百,且不含模擬戰數據、標點符號與空格,遲交一天增加一百字。」

  「居然還有遲交懲罰,太陰險了吧!」

  「準時繳交就陰不到你。」

  李覓冷聲回應,低下頭向顧玫卿問:「總司令覺得呢?是要交報告,還是打模擬戰?」

  「報告我可以寫七百……不!八百字也行!」白猋大聲承諾,身後的機甲駕駛員們也猛力點頭。

  顧玫卿望著殷切與惶恐兼具地部屬,放在身側的手握起,靜默片刻透垂下眼睫道:「交報告吧。」

4會員
44內容數
M.貓子的沙龍,基本上拿來放小說、工商宣傳和不定期掉落的碎碎念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