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兔寫短篇~柳家有女初長成(24)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北國王子出使來訪、皇宮內發生凶殺案後、公主娘娘健康情形再度惡化,接二連三的事情,攝政王並未主動積極處理,他聽著蘇悄悄的報告,手指頭依舊是敲著。大家都以為這是攝政王思考時的特有習慣,蘇悄悄留心聽著主子指令的特有方式。會出現這樣的特殊指令模式,代表著宮內或者出現了內鬼,他們都不太能確定自己身邊的人是否也被滲入。

攝政王要移動笑笑到宮外,隨時候傳。

皇帝在皇宮內震怒之後,彷彿抒發胸臆的一口悶氣,他感到輕鬆,但隨即感到落寞。

「小桂子,有看到攝政王嗎?」他頻頻問。

攝政王終究放心不下這個姪子,還是來探望一下他。

「皇叔!」他興沖沖地向他邁去。
「嗯?」攝政王只給了一聲,少年皇帝馬上放慢腳步。

「皇叔!你知道嗎?宮裡有人要謀害母后。」

「公主娘娘與世無爭,謀害動機在哪?」攝政王拋出問題。

「有找到凶器嗎?」攝政王再問,這讓皇帝好生困擾。

侍衛長搜遍宮內,並未找到帶血的物件,能造成宮女頭部重創的物品必是質地堅硬,應該很難短時間銷毀;另外,依照頭部傷口的大小,這物品也非小巧可以隨身攜帶,但就是不見凶器。凶器不明,宮女意識不清,無法釐清當時案發情形,事情似乎陷入膠著。皇帝知道侍衛長職責是防衛宮廷安全,調查案件並非所長,震怒之後,他馬上他隨即指揮刑部偕同調查,畢竟刑部經驗豐富。

皇帝將案件的爭點連在一起後,他腦海裡似乎有個譜形成了。這時小桂子說:
「酉儷郡主求見。」

皇帝臉色一喜,隨即恢復苦惱色,此時並未帶妝。他馬上站到攝政王身後。

「酉儷郡主為何求見?」攝政王問。

「喔?皇上不在。沒關係,攝政王在,也一樣。」她指揮著酉愁端上一碗冰。「天氣熱,吃點冰降火氣。加上數杓的桂花釀呢!」

攝政王接了過來,但冰都已經化成水。

「郡主是在唬人吧!」皇帝站在攝政王身後,悄聲地說,但下一秒鐘他愣住了。

攝政王也看出這冰的端倪,他站了起來將冰擱置在旁,走近柳青青身旁居高臨下看著:
「郡主怕是有話要說吧!」

柳青青悄悄退了兩步,她怕下一秒攝政王又會把她抓了起來。

「身邊的人。」

「郡主!你踰矩了。」身後的皇帝步聽出皇叔的聲音比平時低沉,這是不高興的意思。

「只消攝政王派人細查即可。」柳青青又退了兩步。

他第一個想到的是水蓮女官。水蓮女官雖非皇室人員,是母后的堂姊,自幼水蓮女官對自己百般照護,娘親疏於教養時,亦是水蓮姑姑承擔了責任,如今懷疑她是嫌疑犯,無論對自己或皇叔,當然都是冒犯,但酉儷郡主雖然行事有些出格,應非隨意誣指,更遑論柳將軍為官耿直,家風亦是。

「下去吧!」身後的皇帝趕緊出聲,免得皇叔真的生氣。

「謝攝政王。」她趕緊行禮要離去,腳步遲疑一下:
「謝謝後面那一位,下次請你吃冰。」

柳青青離去之後,皇帝趕緊換小桂子端走那一碗已化成糖水的冰,並指示他去內務單位調查最近提取冰鑒的名單。

「皇叔!酉儷郡主應該不是唐突之人,她應有所本。」

「這小姑娘應該學學她姑姑,事情點到為止即可。宮裡的事,處理或如何處理,不應該由她決定。」攝政王傷腦筋著這個小妮子好像不知害怕是什麼,橫衝直撞的個性,未來如何適應皇宮,畢竟姪兒對她的不同,明顯地看得出,只是雙方自己都很無知。

「或許是貼身侍女受難,關心則亂。」

「皇上難得替她講話。」

小桂子回來了,帶著他們都不想證實的名單。




    13會員
    124內容數
    兔走東西南北,所見所聞有感思,紀錄為了將來好回憶。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