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總是撩我-22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杜平安從來不知道簽證可以辦這麼快,他還在驚嚇狀態中,就被蕭景和連人帶行李的丟上了飛機。

「總算可以和你獨處了。」沒有家長,沒有僕人,只有杜平安和他。蕭景和把臉埋在杜平安的頸窩,深深地吸了口氣,然後滿足的抱著他就要睡覺;杜平安從來沒坐過頭等艙,更沒坐過私人飛機,可以四肢舒展的平躺在飛機上對他來說是一件非常夢幻的事。

「蕭總那邊……」雖然要不要登記對杜平安來說沒差,只要蕭景和高興就好,但至少應該跟蕭麗人打個招呼吧!杜平安好不容易才從蕭景和的懷抱中抽出一隻手,還沒碰到手機就被蕭景和拍了回去:「飛航模式。」

「……哦。」除了起飛和降落,其他時間平穩的跟在家裡一樣,杜平安差點忘了他們在飛機上!怎麼有個先斬後奏,蕭麗人就算生氣也無可奈何的預感呢?杜平安揉著不斷跳動的右眼,蕭景和溫熱的嘴唇馬上貼了上來,細細的親吻著杜平安的臉,杜平安怕他又留下吻痕,開口想阻止,不過蕭景和就是在等待杜平安張嘴的這瞬間,奪走了他的呼吸。

「唔、嗚……啾……」蕭景和非常熱衷於接吻這件事,每次不把杜平安吻到渾身發軟決不罷休,杜平安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縫隙呼吸,喘著氣阻止:「你、你……等一下……」再親下去就著火了!杜平安不想在飛機上洗澡!

「怎麼了?」蕭景和露出迷人的笑容,說話的同時還舔了舔杜平安的嘴唇,評價道:「好甜。」

「……!」不是霸道總裁,是風流總裁!被調戲的杜平安惱羞成怒的背對蕭景和睡,蕭景和歪了歪頭,心想自己哪裡做錯了?《霸道總裁俏嬌妻》這本小說是這樣寫的啊?還是自己文字理解錯誤?蕭景和小心翼翼的戳了戳杜平安的背:「你不喜歡我舔你?」

這什麼問句!杜平安整個臉都紅了,他閉上眼裝睡,可是通紅的耳朵出賣了他,蕭景和看到那小巧可愛又紅透的耳垂,忍不住咬了上去,杜平安的呼吸瞬間亂了拍,蕭景和發現杜平安有反應,於是更進一步的試探:他吸吮著杜平安的耳垂,然後逐漸往下,輕輕的啃咬著他的頸子。

「你……」杜平安的聲音變了調,契合的性愛是一件讓人愉悅的事,但禁不起天天做啊!杜平安眼神溼潤的回頭望著蕭景和,蕭景和的呼吸一窒,忍不住貼了上來,但杜平安卻像是排球托球一樣擋住他的臉,不讓他靠近:「今天……可以不要進來嗎?」

對喔,忘記這樣的性愛對杜平安負擔很大了……蕭景和默默反省太過興奮的自己,可是硬梆梆的下體讓他睡不著:「那怎麼辦……」

糟糕,蕭景和無辜的表情攻擊性太強了!杜平安覺得自己的堅持遭到了九萬點的暴擊,碎成一片片的再也拼不起來……他腦中瞬間浮出各種各樣不插入也能射精的方式:腿交口交手淫等等……但仔細想想,前兩個風險太大,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偷襲成功!他吭哧著氣,轉身面對蕭景和,一手遮著他的眼睛不讓他偷看,一手探進了他那沒穿內褲的睡袍當中。

杜平安一直到最近才發現,蕭景和睡覺只穿著睡袍,裡面不穿內褲!怪不得之前臨時去他家過夜的時候,他只拿睡衣給自己換洗;再仔細想想……第一次買早餐給他的時候,蕭景和是穿著睡袍來開門,也就是說,除了那件睡袍,他底下什麼都沒穿!是因為在國外待過比較開放嗎?杜平安握著那滾燙的東西無法思考。

「平安……」要害被人握著不動,蕭景和也急了,他當然知道怎麼手淫,只是戀人就在身邊,他不想靠自己。蕭景和的粗喘噴在杜平安的臉上,讓他早就紅透的臉又增添了一分熱度,他伸手擼了兩下之後,發現蕭景和太大了,單手無法完全掌握,也無法顧及所有他覺得舒服的部位,光是插入做就可以堅持那麼久才射精,這樣不上不下的擼肯定是弄不出來的!

杜平安意識到這點之後,拿起枕頭蒙住蕭景和的臉,惱羞成怒的命令道:「你不准……不准偷看!」語畢,杜平安挪動位置,低下頭去含住了蕭景和的龜頭,並竭盡所能的用舌頭描繪著溝槽及鈴口部位,雙手則是握住了柱身上下擼動著,還時不時的左右搓揉,啾啾的吸吮聲讓整個機艙的氣氛瞬間變得曖昧,蕭景和跳動的青筋讓杜平安下意識的收縮著後庭,回憶起被摩擦的快樂。

「呼……哼……」不准偷看?怎麼可能!自己的戀人一心一意的為自己服務的模樣讓蕭景和的內心一陣悸動,他低聲喘著氣,悄悄挪開了枕頭,看著杜平安努力吞吐著的模樣,終於忍不住抓著杜平安的肩,將他按在床上:「平安……」

低沉磁性,有如陳年老酒般醉人的嗓音,再加上一點委屈的撒嬌,直擊杜平安的心臟,他大腦一片空白,沒有反抗,蕭景和見狀,便得寸進尺的抱著他磨蹭,杜平安身上因為過於疲累而沒有反應的部位也被蹭起來了,杜平安憤恨的咬上蕭景和的肩,罵道:「你……混蛋……」軟弱無力的聲音毫無說服力,蕭景和只是蹭著杜平安的大腿,沒有進一步動作:「呼……呼……讓我抱一下。」

蕭景和褪下杜平安的內褲,將兩人滾燙的部位併在一起,伸出他寬大的手掌握住擼動,杜平安眼神迷茫地喘著氣,兩人的呼吸交織在一起,形成曖昧的布幕,籠罩著機艙;親吻的黏膩水聲夾雜著愉悅的喘息,體溫一點一點的升高,四處流竄的熱流全部集中到蕭景和的手掌之中,最後,像是璀璨的煙火一樣升空,綻放。

「呼、呼……」蕭景和饜足的抱著杜平安不肯移動,激情過後,大腦終於歸位,杜平安推了推趴在他身上的蕭景和:「黏黏的……」在飛機上沒辦法開窗透氣,這情色的氣息還要好一陣子才會透過空調去除,但至少,沾上精液的睡衣可以先換下吧!

「啾!」蕭景和寵膩的在杜平安的額頭親了一下,用內線電話跟外頭的管家吩咐了聲,隨即,乾淨的熱毛巾和睡衣就被送上來了。

杜平安紅著臉擦拭著兩人下體並換上睡衣,然後背對著蕭景和睡下,蕭景和後知後覺的發現這是杜平安害羞的反應,開心的抱著他啃,杜平安知道自己身上一定又都是吻痕了,終於忍無可忍的罵道:「你、你是屬狗的嗎!」

蕭景和沒聽懂這其中的含意,只是莫名其妙的回答:「對啊,怎麼了?」

「……」竟然還真的屬狗!杜平安不知道該從哪裡吐嘈起,他最後用棉被蒙住自己的頭,悶悶地說道:「睡覺!」

「哦。」害羞的杜平安也好可愛!蕭景和在不斷被杜平安拍開,磨到他終於放棄後,心滿意足的抱著他睡覺,杜平安心裡只想哭:媽,我男朋友用兩天時間就抓到我所有的弱點了怎麼辦?

1會員
80內容數
沒肉吃只好自割大腿肉的作者一枚,主要寫原創BL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