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仿《深河》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丈夫離開後,她覺得世界突然安靜了下來。

在這個狹小的病房中,好像一點輕微的舉動,都會被空間好幾度的放大。不敢大力揮手,因為怕床頭的花瓶被風吹響而晃動,墜落成碎片。角落所積的那一點灰塵,好像很快就會淹沒起來,隨風而起,障礙自己的呼吸、行動。

「真沒想到他會那麼擔心我……。」她翻了個身,咀嚼這得來不易的歡喜。他們就不過是尋常夫妻,在這個廣大的社會,一定有許許多多像他們一樣相處的人吧!剛結婚的時候,他們確實都曾經很開心。不過,時間一久,他們也都慢慢的只是把日子「湊合著過」。不然,還能怎麼樣呢?對他[1]來說,那個人既是倚靠,也是枷鎖。她時常看到丈夫臉上無奈的微笑;想必,自己也是同樣的笑法吧。

「沒想到在這個節骨眼,才真正了解到你仍然愛我……。」她流下了夾雜著歡喜和不安的眼淚,然後,這種體悟很快就隱到心底。她開始害怕,「我就快要死了」的恐懼壓倒了她的全身。

「XX。」

「別忘了我。」




小註:

[1]這裡的「他」字是男女通用的。

2024/04/05

65會員
132內容數
對有興趣的哲學論題進行科普,希望吸引大家來一起討論。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