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三、苦衷成為了我的言不由衷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不知道每個揣懷新娘夢的人最後的婚禮是美夢成真抑或回想起來是惡夢一場?可能像我沒有宴客辦婚禮的人在當時真的不多吧!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內容是多年不見的朋友,忽然送喜餅,收到餅的當事人覺得對方就是要禮金,所以最後還是心不甘情不願包了紅包給新娘祝福。可是心裡卻非常不滿這種行為,明明很久沒聯絡,新娘卻滿心期待親自送餅堅持拿禮金。

結婚時,我因為準備住院治療,所以我跟長輩們說我不準備宴客,媽媽起初不同意,覺得要風風光光嫁女兒,婆婆也不贊成,可是當時我因為處於鬱期,根本沒有辦法辦一場婚宴。妥協後我告訴爸媽和公婆一定會發餅。

由於我沒有宴客,當時光是喜餅就發了大約三百盒,只是為了分享喜訊。媽媽也跟親戚朋友表明不收禮金,可是我自己的朋友和同學們還是都有回禮,很大一部份是因為她們都陸續在我前幾年結婚,我都有出席,他們自然是覺得不好意思。

我要提的是少部份的朋友,可能他們接到我的餅也是會有種莫名其妙、不知道要不要包禮金的懷疑。對我而言,大可不必,因為若很多年沒聯絡我卻在結婚時惦念你了,必定是在我生命裡你曾有過一席之地,我想把喜訊與你分享,如此而已。之所以沒有細說,是因為我生病的事也很難一一向外人解釋,那就是我的苦衷,謝謝沒有追問的每一位朋友。

成年人的世界大多數的言不由衷都是有苦衷的,不知道要從何說起,也不知道說了實話多少人能真的懂。尤其像生病這種事,說多了反而好像是在解釋病情。長大後終究還是懂了「欲說還休, 欲說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的心境。

如若下次收到喜餅,真的不用太拘泥禮不禮金的,就當是一個好久沒見的朋友捎來的一份思念、一份包裝完整的想念。

140會員
257內容數
躁鬱症又稱雙相情感疾患,它剝奪了生命中許多美好,但也同時在絕望中看見許多人性光輝。想分享自己十多年來用如何藉著一些實用的方式,讓自己感覺好一些,尤其在面對自殺議題時,該如何自處。願患者都能更自在、平靜的面對這場生命風暴,也知道就算生病了,還是可以有很多不一樣的選擇。
留言0
查看全部
發表第一個留言支持創作者!